代币模型的价值

elisa   |     |   101 次阅读

自从我之前发布有关应用程序币(我认为现在更合适的术语是代币或区块链代币)的帖子以来,我们已经知道有越来越多的项目使用这个模型。现在,这一趋势正在改变。截至2015年,有超过10亿美元的风险投资进入比特币和基于区块链的创业公司,2016年有超过1亿美元众包的非风险投资基金投入到60多个项目中。随着势头的增长,已经出现了一些针对该模型的批判,但这也有助于我们深入研究代币真正提供的价值。我特别欣赏其中两种说法,有人认为开放代币智能合约的端口以直接使用以太币将更为有效,还能因此减少代币种类。他之所以觉得这种情况会发生,是基于以下两点:1)这种做法消除了在以太币和代币之间兑换的成本;2)比起其他代币,以太币是一种“更好的货币”,由于它被更广泛地使用,也因此更加稳定,所以人们会更倾向于使用以太币。我想简单地描述一下代币模型的核心价值,并借此探讨以下一些常见的批判。


治理

人们希望对自己的社区进行治理,这个社区独立于以太坊(或任何其他基础区块链)的全球治理之外。对于这个子治理来说,代币是必需的。没有次级管理,那是很可怕的。就像任何拥有美元的人能够走进谷歌的股东大会进行投票,而不需要持有谷歌股票,仅仅因为谷歌的股票恰巧是以美元计价;或者就像美国的每个人都能投票支持旧金山某个社会俱乐部的规章制度,仅仅因为这个俱乐部恰巧设立在美国。

代币可以为社区治理提供安全性。虽然任何人都可以用以太币购买代币,但为了有意义地影响这个代币社区的治理,他们必须大量购买,而这样做的同时也刺激了价格的大幅度提高。最终,如果他们投票支持了一些不利于社区发展的事情,那么他们也就破坏了自己所拥有的东西的价值。

可能一些社区的规则和协议可以是静态的,因此不需要治理,但我想大多数人会希望保有能够演化的选择。

货币政策

以太坊可能会做出诸如“保持1%的通货膨胀以支持以太坊协议的持续发展”的货币政策决议。某一种建立在以太坊上的代币没准也想做同样的事情,而你希望它们能各自独立地操作这件事。这就与我们所看到的欧元很类似:你不一定想要没有财政联盟的货币联盟。

调整激励

代币使得开发者、参与者、使用者和投资者之间的物质激励一致。它们允许每个想要参与项目的人都有机会尽早上车。这就为建立在网络效应上的系统解决了经典的鸡和蛋的问题。

对最初一些批判的探讨

“使用以太币更有效,因为它能消除以太币和代币之间进行兑换的成本。”

在我看来,有关“为何以太币创建合约更便宜”的边际成本论点是很薄弱的。代币兑换以太币的成本已经低到不超过0.25%,并将接近0。

我认为更有意思的经济力量是以太币的持有者有着强烈的经济动机,他们可以采取任何有效的代币协议,并将其直接移植到以太。比方说,Filecoin获得了以太市场份额的30%,如果以太币的持有者成功移植——只是简单地拷贝智能合约的代码(编者按:应该只适用于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约项目),他们就会获取这一价值,而他们的以太币价值也随之上升。看起来会有人尝试的,问题在于它是否会起作用。在基于上述理由,某种代币实出所需的情况中,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另外,我想知道当代币开始跨越多重基础区块链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例如:假设Filecoin是它自己的虚拟区块链,而它的分类帐本状态是通过跨区块链维护的,那将会怎么样?如果可能的话,你可以想象一种不依赖于任何区块链的代币。

“相比代币,大家会更青睐以太币,因为以太币在价值上更稳定。”

持有以太,或用以太定价而非选用其他代币同样有利有弊。从好的方面来说,以太币可能更稳定。从坏的方面来说,这些社区可能不愿意随着以太币价格的变化而变化。如果代币可以开始跨越多重基本区块链而存活,这种效应会变得格外真实。但无论如何,我认为这一点是最不重要的,因为持有代币并非必须,毕竟它们可以与以太币即时兑换。

总结

因为与早期的互联网创业公司相关,一些代币模型也没有意义。每一次巨大成功的背后都会有极少数次微小的成功和无数次的失败,所以当失败的时候我们不必感到意外。然而,代币模型的基本原理是有价值的也是很强大的。它们允许社区进行自我治理和经济治理,还以强大的方式团结一个社区,这些方式让开源系统以一种先前不可能有的方式蓬勃发展。

感谢Linda Xie。


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FEhrsam/value-of-the-token-model-6c65f09bcba8
作者: Fred Ehrsam
翻译&校对: 俊颖 & Elisa

 
1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