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币系统对会计准则和企业财务革新的启示

曹艾米   |     |   1103 次阅读

摘要:企业出于经营管理和证券评估的目的建帐,但历史成本和公允价值导向的会计制度现在都处于争议之中。美国国会《2008年紧急经济稳定法》严重质疑证券市场会计制度。
代币系统是否能够为金融市场这一根本、重大的问题解决,起到有益的作用。

我们以两段引文开始。

第一段引文论证“公允价值”的必要性,出自Richard C. Breeden, 1990年任美国证监会主席时一次讲话,他说:“银行使用历史成本法记帐规则,金融机构用摊余成本记录其资产,即使在资产的当前价值实质上已经严重缩水时仍旧如此。则,基于市场行情的准则是能更为精确的测度金融机构健康程度的准则。”
这一理论即“盯市”定价,mark to market, market value accounting 派别,听起来极为雄辩,但是有一个问题是,金融市场上体现的价格不一定是长期投资的价格,而是一个活跃的炒作价格,也就是边际投资者的交易价格。而且所谓“公允价值”是一个怎么推算都可以的推算值,可以随意操纵,历史成本法好歹是客观的。

第二段引文论证“历史成本”的必要性,出自2009年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前总裁艾萨克在众议院证词时(许多金融机构其实多年来一直在抗议盯市会计),他说“我们能不能找到一种既能反映市场估价又不影响利润和资本的会计系统呢?我认为,历史成本会计模式作为公认会计原则的基石,几十年来是胜任这一要求的。在历史成本会计下,证券投资(债券)在银行帐面是以摊余成本列报的,资产负债表附表披露证券投资组合的当前市价。这使得投资者能够评估银行的资本和未来盈利水平……而,如今的会计准则是具有破坏性和误导性的。”

再举一个例子比如美图秀秀,若干亿人在使用美图秀秀,这些用户在感觉上是公司资产,现有的估值模式认为就按每个用户1块钱、2块钱的方式去评估公司的价值,但是明显这种估值实在太勉强,是一种没办法的办法。

财务原来是这么不靠谱的。

那么代币构建的经济系统,有没有可能更直观的解决企业(平台)估值的问题?是如何解决的?
这几个问题我们也不能完全回答,只能提出问题,用一些例子来抛砖引玉。
第一组例子用来说明“代币经济系统的控制域”,来自现实世界的月饼券、礼品卡和Q币。
第二组例子用来说明“代币经济的脱实向虚”,就是炒币作为代币投资的基石和刚需,如何炒炒更健康。
第三组例子用来说明“代币代表的真实价值”,为什么说代币记帐更直观、且准确,代币是不是比股票靠谱的承诺。

关于第一个问题,代币的控制域。
一种代币的流通范围,决定了代币的价值和权力。比方被称为腐败卡的礼品卡,用户原价买,可以在超市消费,但是发礼品卡的公司专门派人打折回收这些卡,白挣一笔面子手续费。人类的面子,就值大约“0.5折”。知名月饼厂家出售的月饼券,有一半用于回收,所以月饼券在当地的小卖部可以当钱花。Q币通过专门的网站可以转卖、可以充话费,可以玩游戏,甚至可以用来发微信红包,这就相当于Q币的二级市场。二级市场的职能是给代币提供流动性,进而扩大代币的用途,即控制域。
第二个问题,脱实向虚,即代币容易被用于炒作和投资,在初期例如项目ICO,炒作心理可以给项目提供初始资金;但如果平台进入健康发展,乐观预期会使代币价格畸高,真正要用代币的人反而买不起了,就像北京的房子一样。上面的例子Q币,如果Q币也能在微信上打赏,发红包,可能就造成有人不顾一切的去刷Q币,运维成本就太高了,系统就不健康。
第三个问题,代币的真实价值。我们曾经提出过一个简单的模型,即“预售性质的价值初始投放+定义经济增长行为、爬行跟进发行代币”,前者是债务,后者是资产,换句话说二级市场上的全是债务,经济系统中的全是资产。系统自动发行的代币总额,就是经济系统的增长。二级市场上炒作、投资行为形成的交易增量与真实增长的比率,就是代币的影响力或者溢价,即商誉价值,前者体现了一种心理价位和预期。
比如如果企业的工资、电脑都能用代币支付,那这个企业的资产就多,费用就少。
概念很简单,主要在于把“基础价值和经济增长”两个维度,定义到具体的用户行为、实际交易上去,而且还要有效的防止刷币。
代币系统的好处是有效的区分真实增长和投机、投资溢价,但是要建立在代币投放规则的良性价值观基础上,完全可能有人制定纯赌徒规则,法律允许不允许这种系统存在呢?当然绝大部分法律辖区不允许。
如果着眼于增长和公平分配,定义人类社会的价值创造链条有可行性。微观经济学的研究汗牛充栋,也需要现在的无论是搞公允价值或者精通历史成本法的财务专业人士来把经济理论落地到代币系统。将来平台与平台间的竞争,可能就是更优化的代币发放制度的竞争。经济发展的动力来源于哪个特定个体、特定行为,新代币就应该按科学的比例、全自动的奖赏给创新链条上的人,每一个币产出后立即分配,每一个阶段,分配方法是不同的,创新组织可以很灵活。当然这只是设想,需要具体的应用案例去验证,比如协同办公系统。
至于维护代币系统稳定防止刷币,应该说与区块链的开发思想是一致的,即其一部分构建在博弈系统上。防止刷币就是一种防攻击的思想,与技术开发思想是相通的,而且如淘宝、电子游戏一类的平台,长期面对恶意用户,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手段。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代币投放规则是否中心化的”。比特币受诟病的一点,就是越早参与的人,获得代币的代价越低,这明显是不公平的,最关键没有赋予用户选择权,这是一个必须接受的规则,而且是不能回头的规则。而在同一行业里,不同的代币发放规则,用户是可以自由选择的,因此是去中心的。

最后还有一点,代币对共同经济体的形成和公平、正义的促进。

跟货币是有点类似的,就是作为交易手段,人类认知有限,只会接受两三种最普通的币,再也容不下第四种了。所以,如果一种代币获得“商誉”,这种代币会尽力将影响力和控制力输出,构建更多的应用,不像现实世界的公司,动不动就弃壳跑路,或者控制股东占用资金、转移利润,损害小股东利益。持币者的地位,比小股东的地位要主动太多。所以,代币对传统上控制股东与小股东之间的无解僵局,也可能起到纾解的作用。
代币经济是直观、全透明的,内幕交易可能就变的没什么危害。组织首先是动态的,如果一个组织希望尽量稳定,设定加速期权合约就可以;而一个在开发者组织工作的员工,他增持这个币种,他的优势信息可能无非是一种乐观,但信息对外部人和内部人都一样是透明的。

综上,我们认为代币的直观性、全透明、高度竞争的属性,对于现在财务操纵、不透明造成的虚假估值、损害股东利益的无解困局,可能起到破除积弊的作用。

 
1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