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币系统的激励、吸附、溢出与崩溃

曹艾米   |     |   163 次阅读

法币的本质含义,在于我们不能拒绝为之提供服务,即法币不可被拒收。无论是超发的货币、贪腐的货币,各种脏钱,我们可以憎恨它、质疑它不法,但是别人给就得拿着:货币有绝对的权力,让你直接或者间接的为之付出血汗和劳动。
当然,在法律上,我们也有绝对的权力,要求自己付出每一分可交易的资产和劳动,都要体现为公平的货币价值。在这样的双方义务下,万物皆有价。

“代币”的特点是自由符号,没有强制力的代币没有价值内容。
Ether是一种燃料币,在以太平台上不得拒收和拒付,这样围绕以太,平台上建立起了通兑的代币体系。比如在trustlines系统里,想要建立两个关系相当远的人之间的信用关系,断掉的一环“trustline”可以用Ether实际补足,相当于信用不足不成立保证人“连保”时,提供了保证金担保。Ether与Dapp代币之间经常性的互换互兑通道,是保证币值弹性和金融安全的决定性环节,区块链上会出现自然生态和合从连横。
这里插入说一下trustlines系统逻辑中的一个基本问题,即授信是否具有无条件传递性?trustline, 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古老的“联保”制度,包括银钱往来提供保人承担“连带责任”,也包括“住户相邻、邻里守望”的保甲制,后者的链条长达十人。多人保证可能是连带保证、全额承保,也可能是“分保”,就是按份额保证。保证的结构应该是trustlines上每一位保证人有权选择的,而保证责任的常规分配应该是决定将来有无可能出现“多人合谋”、信用欺诈的决定性环节。如果设定中间人的保证责任,比如在我国的话,当物的担保与人的担保共存时,保证人只就物不能偿还的部分有保证责任,换句话有物的担保,人的担保是用不上的。所以其实trustlines触及了基本法律秩序,它的业务逻辑必须适应地球上各种法律,才能得到履行保证。
现在假设建立在IOU经济基础上的信用创造系统成功了,我们持有IOU代币,而IOU也有一定的流通范围,那么在实际支付时,我们一定选择付出手中的IOU,留下Ether?还是反之?这里存在多种可能性,因为IOU是经常使用的代币,所以可能收付方都乐意提供。Ether如果太贵、难找零,可能就会成为商用甚至于只在不得不用的gas上才能得到花费。这里不仅是简单的劣币驱逐良币规则,而且还存在易用性的问题,我们愿意支付的代币获得了很好的流动性,而有储藏价值的币反而会退出流通,但是退出流通的代币却仍旧保持了通兑的特征,在任何Dapp中都可以作为通货。
但储藏真的是人类的天性,如果Ether被提前储藏,开发者可以通过ICO召回够用的,用户就要花大钱。Ether在它创造的时候,也是按照通缩的逻辑创设的,通缩就吸引了投机者和储藏者,例如现在的情况就是Ether遭炒作价格太高,Dapp已经开始寻找如何降低gas费用的办法,例如设定一个算法,不到万不得已不付打包费。所以Ether寻求扩展,就会把流通的功能转让给Dapp创造的代币、甚至把权益证明也转让给这些代币。
但目前Ether的兑换范围主要还真不是代币,我们来看ICO的天量吸筹,比特币和以太坊在严重的“溢出效应”中,它们在ICO承担的主要功能是法币兑换,在ICO后中心交易所托管了大量的法币用于理财投资,同时托管了大量的数字货币用于短线套利。数字货币的法币价格就是一个泡沫,将来Dapp的使用者真的会买单吗?这或许是数字币领域的货币战争,无弹性和无价值的币种一定会崩溃。
实际上我们当然知道,无论ICO每天在创造多少代币,这些代币多数都处于冻结状态,没有流动起来或者在人工水循环;将来也只有一部分代币会形成渗透性的水循环。但在将来流动的代币中,会产生那几只用于支付的通货币,它也与法币产生兑换、价钱合适,是我们钱包里置顶的那一只。
这些代币的购买力如何呢?
最近一条八卦对这个问题很有启发,讲日本的情人旅馆纷纷倒闭,日本政府正准备修改法律将其改造为青年旅舍,原因是近年日本人的消费结构变“宅腐”,不结婚、不买汽车、不买房、不买奢侈品。要知道只是二十年以前,日本是出名的名包消费国,但现在的消费都在虚拟世界里。虚拟世界可循环的经济体量,如果照日本的样子,法币兑代币恐怕就不再那么容易。法币的购买力还是强大物质世界保证的,不过绝不会有任何一个持有优质代币的用户,去兑换自称有用途实际炒空气的代币。代币的鄙视链还没有建立和健全,这是值得拭目以待的一件事。
日本人之所以对生活失去欲望,据观点称是父母一辈太辛苦,感同身受的下一代宁愿选择放弃生活。这真是悲惨的故事,社会似乎应该留给群体自由定义价值的机会。所以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日本立即承认了比特币的货币地位,尽管比特币是那么不适合用来花。
适合不适合用来花,是指对代币标价的共识如何得到。
法币的价格,就是法币的购买力;代币的价格,至少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实际使用范围,二是兑基准货币的比价,或者是法币或者是Ether。
金融类应用如trustlines,是将现实世界的法币债务关系直接映射为代币,从而得到代币价格。那么供应链类应用呢?应用内特定服务和劳务的代币价格呢?跨代币传导的基本价值是什么,这种传导又何时失灵?
这里有一个冷知识,就是代币记帐的物物交换实际上在企业间与国际贸易中大量存在,国际渠道零售商之间百分之三四十的货物调剂以易货方式结算,都无须动用法币,清算计价单位如trade Euro, trade Dollar, 代表非常大的交易体量。
当我们把一条占有一个行业产值百分之几的供应链搬上链的过程中,用户在心理上会将代币兑法币有基本的计算,如果代币的价格实际优于法币、产生溢价的情况下,用户会越来越倾向于使用、储藏代币,而并不依赖于代币本身是否稀缺和具投资性。在法币制造者的角度,最好是代币系统有效解决了就业和社会稳定问题,并且更有效的贡献税收。
代币必须有效的表示经济系统内的价格相对关系,并且一定要优于法币的机制。最近我们发现最基本的像比特币持续减半产出的“强制通缩”,可以表示为“一定折旧下的滚动投放”,“相对关系”的量化就是这里的通缩率。具体说,比如有一定寿命的资产,而且无法预期该资产可能产生多大的收益,对于经营者如何激励呢?就可以采用代币滚动投放,即经营者在初始投放的代币确实收回的时候,在代币注销时得到一定比例的奖金或者说代币收入。这种作法是法币财务系统不可能做到的,它既不是利润滚动投放,也不是奖金,而且由于代币的价格是有波动的,一般情况下经营者得到代币(消费者正在花钱)的时点是代币价格攀升的阶段。由此我们发现,在经济激励系统中,代币价格的波动性可能是代币最大的优点,而非最大的缺点。这一点留待探讨。
代币是内生变量,与法币是反向操作的关系。在这个角度,代币首先是一套会计系统,并且通过生产要素与其他代币以及法币形成连结和兑换。资本投入、劳动以及劳动成果将是其中首要的连结要素,多轨制定价应该是非常多见的。通过要素相互连结的代币系统最终稳定下来,供套利者穿行其间。
则法币同代币的关系也很清楚了:法币是外在的信用创造,代币是经济体内部的记帐单位、应尽可能准确的体现“关系”并量化“比例”,并且在与外部要素尤其是法币资本的复杂交换中获得交换价格和流通范围。个人突发奇想有可能会出现零钱币和大额币的区分,不具稀缺性、易于创造、持续供应的代币成为sweetie零钱币;而像Ether一类,可能类似百万美元一张的大额美钞;还有其他高值币,作为某量级的代表在流通。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