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per机制的历史起源-第四篇

月亮🌛   |     |   1359 次阅读


Casper机制的历史起源-第一篇
Casper机制的历史起源-第二篇
Casper机制的历史起源-第三篇


在这一章,我将描述几件导致我们的经济建模假设发生变化的事件。这些变化体现了我们所采取的一些方法论的基础,而这些方法论也正是我们以太坊研究队伍(至少是Casper和数据库分片的研究者)所努力研究和发展的分析和架构基础之上的。在这一篇章中所描述的设计理念(恕我直言),很大程度上将我们现在在以太坊做的工作与同一领域中其他项目所做的工作明显区分开来。

面对寡头垄断

在2014年12月,Matthew Wampler-Doty 加入了以太坊研究团队。在我们之间前几次Skype通话中,Matthew和我就早期数据分片协议中的经济建模问题展开了一场争论。在我的观点中,当考虑到协议保证的安全性时,我想仅仅考虑“一个开展贿赂攻击的对手,为了使在特定分片中的协议保证失败,所必须支付的预算”。然而Matthew坚持我们应该假设存款保证金规模的分布会符合帕累托分布(Pareto distribution)。我们两个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因为存款保证金的分布模型并不必然地影响因某次攻击而损失的存款保证金数目。此外,Matthew他又以构建“异常的线性假设”这一原因诟病我,然而这个假设我是不可能通过贿赂行为攻击者模型而推断出来的。这第一次给了我暗示,财富的集中可能和公共区块链的经济分析有关。

在2015年1月,Matthew Wampler-Doty,Jae Kwon,Ethan Buchman,Zackary Hess,Pink Penguin和我在圣弗朗西斯科共同度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要从Crytoeconomicon 1(加密经济学座谈会)开始算起。Jae Kwon,Dominic Williams,Zack Hess和我开了一个关于权益证明的研讨会。我在当时做了一个”为了实现信息安全目标的实用经济学——加密经济学“的演讲。而Matthew也做了一个演讲,他认为“通过选择区块囊括的交易,来最大化以太坊矿工收益”的问题是一个背包问题(渐缩问题)。

“Tendermint其实是两个东西!”Matthew Wampler-Doty在一天晚上激动地对我说道。随之他解释道,在未来将会产生一个持有多于三分之二的安全存款保证金的Tendermint验证者卡特尔(垄断联盟),因为构建最终的区块并不需要其余验证者的参与(这些“非卡特尔验证者”只持有少于三分之一的安全存款保证金)。这些少于三分之一的节点将被屏蔽,以至最终被移除出验证者名单。一组新的持有多于三分之二(现在总量会少一点)的安全存款保证金集卡特尔将随之产生,并且这一过程将会一直持续运作到仅剩(最多)两个验证者存在。

这次探讨简直算是醍醐灌顶了。它从根本上改变了我对于在公共区块链领域的经济建模和博弈理论的想法。这是从高效/竞争性经济模型向寡头垄断型经济模型首次迈出的具体的一步。它也将基于单独的验证者研究变为了对一组验证者卡特尔(垄断联盟)的研究。还有,它也体现了一个从“普通的”(自主选择)博弈向社会选择/合作博弈的转变。

这是对贿赂行为攻击者模型的巨大的变革。我不再假设每一个节点都愿意并能够接受贿赂,而假设利益最大化的验证者卡特尔将产生,而那些不在该卡特尔中的验证者将不会执行卡特尔的战略选择。在此之后,我就能就“一个给定规模的卡特尔在破坏一个协议保证金时,会失去多少收益”这一问题为切入口,好好地考虑考虑经济安全性了。

我们的研究团队现在又有了另一项有用的关于经济安全性的模型理论。

与贿赂行为攻击者模型不同,这一个新的模型格外地现实。加密数字货币就如同采矿能力一样,是十分集中的。而就寡头竞争来说,它是很多现实存在的市场之中的常态。一小部分的相对富裕的验证者的合作会比一大批的相对贫穷的验证者的合作要来的更加容易。综上所述,在这个情况下,验证者卡特尔的形成是完全在意料之中的。

所以这也是我直到今天,如何转变为投入到促进Casper发展的设计理念之中去的:

区块链的架构是一种为了寡头市场而作的机制设计。
(如果我们能正确地设计的话……)

感谢Matthew,你所做的贡献已经在我所有的工作中起到了一个十分重大而又持久的的影响。哦,你真是我的英雄!

一场行动呼吁

让我们从Casper历史中跳出来,现在我将花一点时间来审视一下现有的区块链项目,看看有哪些为了利益最大化的卡特尔,直接从破坏协议保证中获得了利益。

任何一个工作量证明区块链中的51%的矿工组成的卡特尔会因为直接激励,从而去屏蔽那些非卡特尔中矿工。这一行为(在挖矿难度调整之后)会将他们从区块奖励中获得的收益几乎翻上一倍。而这一问题存在于比特币、以太坊、狗狗币和ZCash(举几个我认为最明显的例子)之中。

而任何一个不成熟的权益证明协议中的51%的权益币组成的卡特尔也有这个相同的能力,即通过屏蔽非卡特尔一方来获得直接利益。比如NXT,PPC以及NEM--我也在说你们(别的币种和平台)。

此外,任何一个相容性偏好的传统共识协议中的67%的绑定币组成的卡特尔也因为类似的直接激励,从而屏蔽那些非卡特尔的一方;同时,这些协议中34%的一方可以通过否决区块(通过阻止最终共识)来屏蔽交易。比如说Cosmos (Tendermint)和Polkadot--我现在正在研究你们。

目前我所能看到的就是,在这领域中的每一个项目,在卡特尔分析下都会暴露出很多严重的问题。对于这些项目,运用合作博弈理论来分析并不是常态,甚至一些项目根本不会运用哪怕一点点博弈论。大多数处于这一领域的项目都是依赖于一个假设,那就是“故障节点数量不会超过一定量”(或者是错误权益不会超过一定比例)。在公有链中,故障计数假设是不适用的,因为公有链是存在于寡头垄断的环境中的,其中极少数的矿工或者代币持有者(又或者,在一些特殊的架构里,是名誉持有者)可以通过协商一致,持有大比重的算力、代币或者名誉。

藉此,我想要呼吁所有区块链领域的分析师和建筑师采取寡头市场模型和协调博弈论作为他们日后实践的支柱。因为毕竟这些理论是完全实事求是的。如果你们不去假设权力集中的存在,不去假设参与者会协调他们的战略的话,那么你就将严重损害你的客户服务。你在让你的客户独自抵挡卡特尔的影响。

我知道在这些模型的大背景下,提供协议保证听上去很难,但是这是我们所在的环境。我们不能因为软件现有情况离能够避免卡特尔搞砸你的客户并从中获利的情形还很遥远,就借口忽视我们的客户利益。

在剩下的关于Casper历史的章节里,我将记录我们在定义Casper所经历的过程,一个适合寡头垄断型世界的共识协议。


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Vlad_Zamfir/the-history-of-casper-chapter-4-3855638b5f0e
作者: Vlad Zamfir
翻译&校对: Lola & Elisa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