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负责任的协议代币投资

月亮🌛   |     |   1600 次阅读

Tom Ding 是一位早期的区块链创业者,同时也是String Labs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在上周的“Consensus 2017”会议和Token Summit(代币峰会)上,几乎每一个我遇到的人都会问一个大致相同的问题:“你持有待销售的代币吗? 我应该买什么代币呢?”

这个现象是很正常的。 当与风险投资相比较时,代币投资对所有的参与者来说都更快、更易变现、更公平。加之,难道这不是一种使用户激增的出其不意的黑客式营销吗?

这就是代币投资的前景,只要各种事情都设计合理的话,这个前景大体上是有保证的。

然而,作为一个长期的加密创业者和代币参与者,我对一些项目的资金结构十分担忧。 其中一些缺乏实质的技术研究和发展,没有合适的团队(通常的“顾问”技巧除外)或者考虑到代币分配可以是创始人的一次变现退出机会,那就更糟了。

随着价格上涨,投资者之间的FOMO(错失恐惧)仍然一直处于一个很高的状态。

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围绕着这个严峻的话题开展一个讨论。 我们作为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有责任自律,并为这个新兴行业塑造正确的市场动态。

我们到底在投资什么?

协议本质上是软件,但它不仅仅是任何旧概念的软件。 它们是一套软件代码,通过在其人类和/或机器参与者之间正式化(经济)关系来提供协调的服务。 通过设计,它可以有利于公众,并且一个正确设计的协议擅长提供一种被称为“社会可扩展性”的高价值,正如Nick Szabo所解释的。

更准确地说,我们真正投资的通常是一个协议的具体实例(Dapp) 。 给以太坊投资的这笔1800万美元主要是联系到以太坊网络(ETH)的一个实例上的,这个实例具有特定的创始区块结构,并得到了非盈利组织“Ethereum Foundation”的支持。 (虽然也可以说是Ethereum Classic和其他分支可以从中受益)

那么和现在这些传统的技术创业公司比起来如何呢?

  • 对于一家由私营公司投资的创业公司来,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它对于最大化股东价值具有信托责任。
  • 另一方面,协议实例的目标是最大化其所有公众参与者的价值。

公共协议从定义上来讲是开源的,无许可化的(允许参与)以及独立自主的(功能上独立于它的开发人员)。

因此我们可以从逻辑上延伸出:

为公共协议捐赠的资金实际上是在对大家做贡献。 我们正在用私人资金,大规模的和经济激励的方式投资公共的优质产品。

投资通用以及可持续发展的网络与投资私营公司的关键区别应该对我们如何考虑这些投资行为给出定义,而不是仅仅重复一些创业公司的发展逻辑。

例如,对基于协议的网络代币进行估值与普通初创企业的估值有着截然不同,即使它具有相似的功能,用户定位和增长轨迹。

这是因为许多不同的原因 - 其中包括:
* 更好的流动性
* 代币激励的参与者拥有很高的忠诚度。
* “货币速度”效应(对于DAPP代币来说)
* 该协议作为独立网络的价值
* 它并没有遭受典型组织不确定性的影响。

(请参阅Aleksandr Bulkin的优秀文章,来查看更多讨论。)

与开发者们的激励一致

这些公共协议背后的代币被创建为一种用来激励大型独立行为者集体行动的工具,来使基于协议的网络具有更高的价值,尤其是对以下两组人来说:

  • 奖励开发者的初创努力和持续开发。
  • 激励协议中的参与者去贡献他们的资源,如提供计算资源,上传数据,参与者作为附加安全因素等之类。

在“去信任”协议中,隐含了赋予其开发人员(以及其背后的基金会/公司)最强烈的信任,保护协议不被破坏,无论是有意为之还是缺乏动力或竞争力造成的。

因此,我们应该不断优化的事情就是激励他们,并将其与社区其余部分的利益保持一致。

1. 投资基金会还是私营公司

考虑到公共协议本身也类似于公共资产,所以有一个强有力的论据,那就是许多项目(一些特殊项目例外)都应该采用一种非营利模式,这种模式中收集的所有钱和一部分代币将作为捐赠基金流动到基金会里。

然而,一个具体的细节在于如何处理在代币分配之前,为推动项目进行的早期贡献者或重大投资者。 已知比较合理的做法包括将投资作为债务(具有风险调整权益)返还,或者按照初始投资比例来奖励一部分代币。

创始人们:这不是你们的“退出机制”。

我们应该对将代币投资转变为投资人“退出”事件这方面特别谨慎。 代币的分配仅仅只是一个新的dapp或区块链网络的开始。 奖励创始团队的出发点是激励他们继续为网络创造价值,并将其利益与更广泛的利益相关者保持一致。

然而,一旦创始人和其团队变现退出,这对于尚未经受代码质量,安全性以及用户采用测试的新网络来说创造了一种危险的激励措施 - 捐赠者隐含地接受了一个重要的“付款” - 这点他们可能也无法完全意识到。

我们应该用代币来资助私营公司吗?

为私营公司或财团提供资金有时候有很多正当的理由,或至少足够合理的理由,而不是为非营利性组织提供资金。

例如,正在开发的协议处于一个高度专业化的基于区域的垂直结构,或者说被资助的公司对引导初始网络做出了重大贡献。 另一个考虑是,协议在层次结构哪一层上工作? 越接近底层区块链层,私营公司就越不可能出现。

一个(重要的)“私营投资折扣”应该被应用于融资额度和网络估值,以适应:

  • 一家私营公司的不确定性(与一个治理良好的公共基金会相比)
  • 其对网络的利益驱动影响
  • 代码将被“分叉”到新网络中的可能性

对平衡和抑制营利性公司应该采取的补充性措施,如:

  • 定期报告资金和可交付成果
  • 基于可交付的资金归属

2. 早期贡献者的代币归属

代币经济是基于核心开发者和贡献者的,他们因为过去贡献和急需的未来贡献从而被奖励了的代币分配中很大一部分。

因此至少他们拥有的一部分代币,特别是作为工资回报的代币,应在一段时间(例如6-12个月或更长时间)后分配,以确保他们有足够的激励来这个项目作出积极贡献。

这可以由智能合约来实现。 归属权的控制可以由一个独立的基金会来掌握,这个独立基金会可以是一个多重签名密钥的社区代表或是一些社区治理机制类型。

3. 多轮筹款的论据

你提出了一个去中心化X的大想法。写了一份精美的白皮书。 组建了一个良好的团队。 然后发布代币! 24小时之后,就拥有了价值500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但是问题是,创始人真的可以执行这个想法吗? 现在代币捐赠者所面临的困境是,他们几乎从来都没有一个仔细评估投资公司的机会。 在单轮投资中可以考虑的时间是仓促的。

对于复杂的项目来说,一个更负责任的方式是将它们分成六个月或更长时间的较小轮次,以便人们可以承担被控制的风险,并观察团队如何在现实世界中执行他们的想法。

这可以通过一个明确规定每轮规则的智能合约来实现。 (以DFINITY FDC为例)

4. 增加上限还是无上限

这是一个具有争论的问题。

没有投资上限一开始听起来很贪婪:“你会用这些钱来做什么?” 另一方面历史告诉我们即使是好的企业家也大大低估了实施精心制作的产品所需要的资金。

当你消耗完投资后,项目就直接失败了,大家都不开心。

此外在一个牛市中,上限可以很容易地导致代币最后被少数几个人所持有。 Brave的基本注意力代币刚刚完成了在45秒内售出3500万美元的记录,其中的25%显然流动到了同一个以太坊地址。 所以在这里有三个相互独立的基本问题。

我们需要:

  • 为了更好的去中心化来采取更广泛的分配。
  • 给团队提供更多的资金来达到最大的成功几率。
  • 平等参与权

预算资金来源

假设资金会被投入一个非营利性基金会,我们需要在预算中考虑到基金会的寿命(如5-10年)。 这与你的典型初创公司投资有所不同,这种投资通常假设有12-18个月的回旋余地,因为它预计会有更多的资金或收入。

然而,最初的众筹资金并不是唯一的资金来源。

你可以...

  • 如第3节所述的那样采取多轮融资
  • 持有你的协议代币,如果你在适配和技术方面的工作做得不错的话,它们的价值应该会增加。 (事实上从长期的角度来看,协议基金会的表现应该至少部分地由代币价值增长度来衡量)
  • 如果社区同意额外的通货膨胀值得基金会创造的增量值,则可以使用内置的“代币创建”机制来使得协议可以向基金会发送更多的代币

参与和分配的平等性

将一个匿名去中心化的网络与一个牛市相结合,结果就是大鱼会吃掉你设定的任何上限。这对更广泛地分配代币,是非常不利的。

以下是一些可能的想法,关于试图平衡这个目标与“太多的钱”问题:

  • 设置一个软上限,这个上限对于之后的上限来说带有一个陡峭溢价
  • 将融资事件与预测市场相结合,这样可以验证项目在技术,适配等方面的成功率

未来的路径

更难的问题当然是为什么创始团队想要更少的钱? 他们的支出和余额是多少?

在我看来,未来协议类型的基金会可能有以下的两种有趣的发展路径:

  • 在其规章中,协议基金会至少部分受到一个链上社区治理机制的控制,这个机制具有一定预算或者否决权。 试想在一个3个人的董事会里有一张投票权的“机器人”
  • 一个完全“无基金会”的结构,将完整的预算和战略控制放在一个复杂的链上治理结构中。 当坚实的稳定货币系统(如PHI)变得可用并与复杂的治理(如区块链神经系统)相结合时,这将变得强大10倍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tom_ding/a-discussion-on-responsible-protocol-token-funding-6b5270366119
作者:Tom Ding
翻译&校对:Stuart & Elisa

 
1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