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数字货币资产属性的再思考

曹艾米   |     |   1227 次阅读

币市狂泻,同时消息称瑞士私人银行开始开展比特币理财业务。
比特币产生的最初,是一种IT服务,通过发送、接收几枚比特币,完成几个数字的传递。后来用比特币传递数额的人多了,比特币就有了市值。这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有真实价值的是全球传递价值符号的稳定服务,所以比特币就无可取代的成了记帐单位。这时我们界定比特币的资产属性,就要从它在现实世界中具体发挥的功能、代表的价值来评判。

可以用“全球储备资产”这个词来定义。
作为一种非全流通的资产,比特币坚挺的价格必然由储备支撑;价格的波动取决于比特币兑换法币的实时交易需求。

储备资产不一定是储备货币,比特币作为货币,那缺点还不是一般明显,严重通缩、价格波动大、难以入帐,无论用来买啤酒还是用来买房,都很难拿捏。山寨币就更不用说了。
数字加密货币最大的特点就是全球性,无论你在什么地方,当然在地球外火星仓的人类也没问题,只要能登录网络,就能够在全球网络的范围内自由支配自己的资产、安全便捷。一个地址内的资产,可以独立支配,也可以设立共管(多重签名的智能合约)共同支配。
我们地大物博、政治稳定、国泰民安甚至自给自足,对于跨境支配资产感觉到需求不大。但全球还有多少国家处于战乱,以及比如海外华人如何在突然的暴乱中将财产转移?是不是有一些政府总是遭到国际谴责,那里的国民匿名转移财富,虽然政府一定反对,但又孰是孰非呢?所以瑞士银行本着其一贯超脱的立场,称比特币交易的非法或者合法,同比特币本身的财富属性没有关系,业务该开展就开展。
往极端里说,中国海岸线不太平,恰好东亚周边国家就率先积极承认比特货币,大洋彼岸的美国就完全没有这个动力,在美国讲虚拟货币,强调的是汇兑费用低,那边银行服务太扒皮。我国货币超发,对肯定比特币的资产属性毫不犹豫,承认民众有买卖的自由。

这是全球储备的含义,世界有多少危险、异议和不定性,对法币有多少不信任和不满意,就需要多少避险资产,加密货币是媲美黄金的完美避险资产。

黄金曾经是人类能找到的最好的储备,好拿好保存好转移、易分割,性能优异。差一点的硬通货如珠宝钻石,价值不好衡量却可避继承税,富人纷纷拥有,往往成为惊天大劫案的目标对象。但黄金毕竟是一种物品,除了会被抢走之外,携带保管诸多不便,因此还发展了“纸黄金”,免去交割实物更“投资”。比特币这类数字资产最重要的突破就是无实物、免交割,并且创造了发行上限,使之绝对稀缺。
出现这样一个免维护、免交割,多年来已经证明安全可靠过任何银行保险柜,用时只要交点手续费的全球储备网,当然是人类科技的一大进步。和珠宝类比的话,在数字加密货币群族里的交易都应该不计税负。

比特币可能并非人类社会上出现的第一种将使用价值、收藏价值与投资属性分离的货币,即没什么实用性,只有投资属性,就是用来储备,就是用来投资,除了信用,也不发展观赏性。应该说人类社会在物质稀缺时代,出现的最早的货币,如贝壳,就是因为什么用都没有,才拿来作货币用途,没用当然不影响使用、不浪费。最明显的例子,如果法币靠一线城市房产来保值,那就影响房子的正常居住,政府还得限购。而无论比特币涨或者跌,如果即时交易、对敲法币资金的话,不会发生很大的损耗,即比特币从100涨到10000,这边汇出1000个法朗,那边也能收到等值的美元。而支撑比特币币值的,则是将比特作为储备的资金量、而不是交易资金量。
比特币的发展已经进入了爆发期,知名度起来了,用户会越来越多。作为支付工具、比特币发挥资产管理的作用;但是不能通过价格手段进行资源配置。这样,将比特定义为储备资产,瑞士私人银行“理财”就有依据建立分析框架,去判断比特币的价格波动、设定承诺回报率。

如果说比特币代表一种金融资产,价格构成成分可能很复杂:

1、首先它多半并非一种“稳定指数”,但一定是一种“剩余指数”,现阶段用比特币作储备,一定不是要急用的。
2、其次它代表一定的不稳定性,世界政治、金融和法治的不稳定,人民对政府治理和经济体制的满意度和参与度,都会体现在比特币的价格上,比如股市令人失望,币市就会凭空涨起。比特币会被非法使用即用来洗钱,与犯罪率相关。
3、最后一部分是边际投资,即炒作因素。价格波动和不断的P2P买卖交易,会使得利润越来越平均。就是说,如果比特币直线上升,那么持币人惜售不出,就不产生交易量;但比特币有下跌风险,会使得持币者倾向于及时出手,炒币利润就一直处于均匀分配的状态,回到实体经济中形成循环。
几部分影响因素在比特币价格中构成的比重,相信有了“银行理财”一类的专业分析后,不久会得到研究和披露。由于价格成分复杂,边际交易量小,比特币有可能保持“无风三尺浪”的价格波动。
全球储备的空间可以多大,这是充满想象空间的一个问题,这也足以解释为什么这么多空转的山寨币总能有很好的价格——无他,实在是太安全、太方便了。

以太坊上的货币,以太币则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况,这种代币的经济含义比现实世界中任何货币都复杂,它是一种真正的货币。

1、以太坊是一个平台,发行以太币,其上可以建立各种合约,合约可以发行自己的代币。比特币的汇兑是无因的,发起汇兑和收到汇兑的原因在区块链上没有记录,但是以太坊可以约束和记录以太币的转移的条件,包括一定量以太币转移特定标的。
2、以太币无上限,有固定增长,以太坊构建的是一个有增量的生态,以太币可以用于编程、担保和交易,假设以太坊上的应用可以不断增加,以太币应当保持增长。
3、以太币先发行给矿工,再通过交易进行再分配。以太坊采用PoS权益证明方式发行代币后,新产生的代币仍旧是向维护系统运行的参与者发放,再通过交易进行再分配。
没有相应的以太币保证,无法激活一个合约。以太坊上实时运行多少交易,就需要多少以太币。而且这种以太币是刚需,比如我要预定十天的共享汽车,获取一串十天内可以打开车门的密钥许可,就需要支付相应的代币抵押,否则交易无法发起。
以太币同样也具备安全、便捷的操作性和全球加密的性质,适用于储备和炒作,但它绑定了智能合约,无时无刻不在与合约标的资产互相定价,形成以太币对数字交易市场资产的动态交换价格,以太币用于定价、结算和支付。智能合约提供储蓄功能,也可以交易,以太可以直接为交易品定价,也可以通过以太对美元等法币的兑换价间接定价交易标的。空转的、不记载交易原因、只发生不断倒手交易的储备币与资产是没有这种互动锚定的价值尺度功能的。
实际上,以太币是在“比特神教的比特币”和“比特币之外的山寨币”这两类储备资产之外,真正创造了适于交易、结算和价值衡量的货币,可以说:以太是真正的货币、是数字化交易的代表货币。

 
3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