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区块链的二三感想(三)

hongji   |     |   711 次阅读

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处于密码学、分布式系统、经济学和政治学的交汇点上。每个人看到这都会觉得,“我能搞定经济学和政治学,但密码学和分布式系统实在太难了。”但我认为,可能反之才是对的。

密码学和分布式系统是很复杂且难以确定的,但大多是未知的知识。
当有人开始谈论起默克尔树和SHA-256,每个人都会问“那是什么?”,他们深知自己并不了解这些。相反,经济学和政治学却是“未知的未知”,其实我们并不知道关于政治学和经济学哪些是我们未知的。

去年,我发现自己Facebook上几乎所有的朋友都算是政治经济方面的专家,但他们却完全无法预测政治和经济体系未来将如何运作。我们对这些体系太过无知了,但我们却仍然觉得自己是了解的,就像卡尼曼(Kahneman)所说的,“我们对自己的盲目一无所知”。

加密领域使得这一点更加明显,因为政治是公开运行的。
评论员都在谈论加密领域的Twitter如何如何有毒,但是,如果你读过任何大公司员工的工作回忆录,那疯狂程度比起加密领域一点也不逊色。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是关着门在董事会中进行的。而在加密领域,却会发生在Twitter、留言板、Slack和其他公共渠道上。
在某种程度上说,这些政治和经济动态讨论是人的本性。然而,系统论告诉我们的是,你可以用相同的组成部分来设计一个系统,但是不同的交互和激励机制将会得到截然不同的结果。

在*The Dictator’s Handbook *一书中,de Mesquita 和Smith向我们展示了为何民主优于专政。https://t.co/c4e1CmQAJX
不是因为总统本质上比独裁者优秀,而是因为民主制度将权力进行分化,难以压迫人民。一位对现实不满的独裁者可以直接把他手下的几名军阀叫进房间,并告诉他们:“你必须做我想做的事,否则我就砍掉你的脑袋并且杀了你的家人。”而一位总统却需要更多的人来协助他完成工作,所以他们之间必须努力达成一个更合理的共识。2017年就是一个有趣的试验:尽管川普占据很多疯狂的新闻头条,但他基本没有完成任何事情。他需要政府的其他官员给予帮助,但很多人并不合作。

巴菲特有句名言是,“要购买那些极为出色的公司的股票。出色到就连傻瓜也可以把它们运营好。因为,迟早这些公司都会由傻瓜来运营。”在政治上,就相当于说,“要建立一个极为优秀的政府管理体系,优秀到连傻瓜都能运行,因为,迟早政府都会由傻瓜来运行。”丘吉尔有句言论,即使现在看来都是准确的:“除了其他所有的政体之外,民主是最糟糕的政体。”

对我而言,问题不在于“区块链是下一代互联网吗?”我想,很明显就是如此。而我最近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区块链是下一代民主吗?”
我们也许正处于这样一个阶段,类似于在制定《十三州邦联宪法》(美国第一部宪法):我们正尝试建立一个全新的管理体系,它前景光明但仍有不少的缺陷亟待解决。

我们需要扩大规模吗? 中本聪(比特币的发明者)的愿景是什么样的?我们应该在意他的愿景吗?或是根据我们当前的需要来调整?这些问题类似于“谁应该被允许投票?宪法制定者提到有权携带武器是什么用意?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这种管理新形式的潜力就在于带来了一种不同的机制/体系去克服这些问题。@NickSazbo4 把它称之为“社会可扩展性”。https://t.co/loVLS6ITu0

像如何扩展协议这样的基本问题可能太复杂了,我们根本无法知道。但我们现在能够把宪法硬分叉,并引导新的管理体系来了解哪个是最有效的吗?@Naval 表示,我们或许正在探索一种更加精英化、更少暴力的管理形式。https://t.co/FeC0mSPx0v
我们应当谨慎,因为20世纪给我们的教训就是,测试新的政体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我不知道它将具体如何发展,但加入这个新的尝试本身就碉堡了。

像往常一样,我们很欢迎大家发送意见、反馈和评论。
图片来源:@josephkelly @dhruvbansal
不要脸地给自己加一则广告,我每一两周都会在这里发一篇推送哒!

(The director's handbook概要: https://taylorpearson.me/disintermediation/ …)


原文链接: https://twitter.com/TaylorPearsonMe/status/923998769045127168?s=05
作者: Taylor Pearson
翻译&校对: 俊颖 & Elisa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