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技术宅的区块链简介: 1.共识

月亮🌛   |     |   2286 次阅读

这篇推送是区块链技术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在该系列中,我想给出一份非专业性的介绍。这篇推送是关于共识的,它也许看起来有些离题,但却是试图理解区块链力量的一个重要基础。


共识是美妙的。无论它所蕴含的共识是哪支足球队最好、哪种奶酪好吃,还是是哪个政治候选人将使一个国家变得更好。如果你回顾历史、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不同类型的共识存在于所有地方。这里面不仅仅指明确表达出来的共识(谈话的主题),你可以与另一个人交流抽象的观念,这一事实也建立在你们对表达的词语含义的共识之上。

这里可不止一个共识

不同类型的共识具有不同程度的社会重要性。对于某些主题来说,达成共识是不重要的,举个例子,你跟你的朋友关于最好吃的奶酪的共识并不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个情景中,你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然后去吃你更喜欢的奶酪。还有一些共识更重要一点,比如说你们是一对夫妇,只能买得起一种类型的奶酪,如果你们不能就购买哪种奶酪达成共识,也许随之而来的就是嫌隙和争吵。但对于作为一个整体的社会来说,这里的共识仍然不是那么重要。(下图)这个标尺的另一端才是对一个社会来说,为了使自身得以运转,要达成共识的真正重要的东西。其中一个,就是对语言和词语含义的共识。

为了让社会运转,对于一些更为重要的主题来说,社会需要达成共识。一个显而易见的起点,就是对社会规则的共识,也就是人们所知的法律。

关于协议的共识

这些法律中的一种是用来允许人们与其他人缔结有约束力的协议(也是一种共识)的。这种共识定义了哪些社会成员可以与之建立协议,以及如果一项协议不被履行的话要遵循怎样的程序(使之得以解决)。本质上来说,这就是一种关于如何处理社会成员之间的协议的社会共识。

这一协议存在于大多数现代社会中,它也不是毫无限制的。人们不能加入他们想加入的所有协议。最低工资就是其中一种限制的例子——你不被(法律)允许参加每小时工资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工作。

这一关于协议的共识就是人们所知的合同法。现代社会往往有一个中央权威机构来编制、更新以及强制执行合同法。如果一项协议存在争议,你可以将这份协议提交到政府,它随后会对争议进行处理(这也是人们所知的上法庭)。

所有权

另一个对达成社会共识来说重要的事物是,社会中的成员到底是否能够拥有某样东西。这也许听起来有些弱智,但它确实不是一定如此的,一些嬉皮士社区就是一个(没有私有产权的)例子。

一旦你确立了人们可以占有物品的共识,下一步就是确保有一个关于谁占有什么的共识。对于一些物品来说,比如我身着之物的所有权,这还是非常清楚的。如果我用麻做了一些凉鞋,它们或者在我脚上,或者在我公寓里。就算我意外弄丢了它们,这也不是世界末日。类似地,弄丢了另一件衣服、我的钱包、我的游戏机遥控器以及诸如此类的情况令人烦躁。但同样地,这不是世界末日,日子还可以继续过。

但确实存在一些贵重物品,一些你弄丢了就会产生很大影响的东西。贵重物品的一个例子是你拥有的公寓。失去这间公寓会变成人生的转折。如果像偷取一个手提包那样就能够窃取一间公寓,窃贼们就会这样做(偷盗公寓),因为这将是能赚大钱的事情。人们会花时间来保护他们的公寓,以及,作为一个整体的社会将不能良好运作。因此,对于贵重物品来说,让整个社会就谁拥有它达成一致是重要的。

所以,当我穿着我的新麻布凉鞋在城中闲逛的时候,是什么阻止了另一个人偷偷溜进我的公寓然后声称这属于他?
让我们从想象一个小部落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开始,回答这个问题。在一个小部落里,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是非常简单的。每个人都认识其他所有人,并且,部落里也没有许多人和泥筑小屋需要记录。部落成员因此可以记得哪栋泥屋属于哪个人。本质上来说,部落里的大多数成员对于记忆中的所有权都有共识。

如果一个成员选择用泥屋换取另一个家庭的几头牛,那么这项交易会传达给部落中的其他成员,而他们头脑里面关于所有权的共识就会更新。如果一个部落成员试图声称拥有一栋并不属于他的泥屋,那么部落中的其他成员会知道他在说谎。

在现代社会中,这一方法的挑战在于我们只有有限的记忆、思考和通信能力。用这种分散化的方式来追踪所有权对人类来说是不可能的。因此,在现代社会中,这一问题一直通过政府来解决,政府会保有一个关于谁拥有哪些不动产的中心化登记簿。这一登记簿是由政府来维护、更新和强制执行的。

不动产只是一个例子,但其他贵重物品的所有权通常也是通过中心登记簿来解决的。下面是一些其它的用登记簿来记录谁拥有什么东西的例子:

  • 政府用一个登记牌照的登记簿来记录交通工具的所有权。
  • 养狗人俱乐部通过一个品种登记簿来记录谁拥有哪条狗。
  • ICANN以及登记员们记录谁拥有哪个网址。
  • 银行保存一个实时更新的总帐来记录账户所有者的余额。

记录主体间性

建立起现代社会共识的一些话题并不是客观现实的一部分。这些我们共同的迷思包括民族国家、所有权、货币、法律、合约、宗教和人权。这些现象没有一个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但其中一些对现代社会的运转来说仍然是必要的。

这一套被广泛认可的主观信仰一直被称为主体间性。因为一个大型社群里的许多个体都信仰它们,从个体的视角出发它们就作为客观现象运作起来。除非你的银行账单也这么说,你如何声称你是一个百万富翁实在无关紧要。

正如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Harari)在他的书《智人:人类简史》中主张的,数量众多的一群陌生人可以高效合作的唯一方式就是信仰一套共同的迷思。我乐于用我的麻鞋交换货币,因为我相信其他人在我购买食物的时候也会乐于接受同样的货币。

因为主体间性并不客观存在,现代社会通过使之成文来形式化这些共识并且宣称它们是真理。信任机构就是用来维护这一个又一个的“真理”唯一来源的。协议一直被这种中心化的方式维护,因为也没有其它方式能够维护它们。
直到现在!

区块链技术使共识可以被所有人共同维护,驱逐了来自中央当局对“真理”维护的垄断。在我的本系列的第二篇文章里,我将不带任何科技术语来解释区块链了是如何做到这点的。


原文链接: https://hackernoon.com/blockchain-for-non-techies-1-agreement-4a54857b82ba
作者: William Rode
翻译&校对: 阿剑 & Elisa

 
1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