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拜占庭政治经济体

hongji   |     |   1500 次阅读

三十几年来,经济学家和密码学家一直在致力于解决同一个问题。

但是他们双方从未认识到自己为对方做出的贡献。

但是原来如何协调社会以及如何确保沟通值得信任是同一个问题,只是措辞不同。

我们在这篇文章中的论点很简单:密码学家所说的拜占庭容错和经济学家指的强大政治经济体是一回事。

结果这一发现对于理解经济思想史和制度加密经济学(编者注:中译本见文末。)方向有重大影响。

但是为了解释原因,让我们先快速重温一遍经济学史上最重要的争论之一。

社会主义计算争论

从亚当·斯密(Adam Smith)开始,经济学家就一直试图解释国家财富的问题——为什么有些国家繁荣,而其他国家不繁荣。直到20世纪,这场争论就上升成一场关于两种经济体制(共产主义中央计划经济或资本主义分散式市场)哪种更能带来繁荣的争论。

亚当·斯密论证道市场社会的特征是自发秩序。社会秩序源于市场激励。

卡尔·马克思(Karl Marx)反驳:国家(或一些中央协调机构)可以通过有意识的故意计划带来对市场很好的结果。

在社会主义计算争论前,自由主义对社会主义的批评主要集中在激励机制问题上——如果社会主义社会的劳动成果被重新分配,那社会主义社会如何说服人们努力工作?(例子可见1887年Bruce Smith的《论自由与自由主义》这本书中关于社会主义的阐述)

1920年奥地利经济学家路德维希·冯·米塞斯 (Ludwig von Mises) 出版了《社会主义共和国中的经济计算》。在这篇文章中,米塞斯就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根本性批评——信息问题(the problem of information)

米塞斯争论说,在市场经济中,价格构成了一种商品或服务最高价值用途的信号,也指明了哪些商品有需求市场,哪些供过于求。

但是社会主义制度中没有价格。正如我们中一人所描述的米塞斯的观点。

[一个社会主义规划师]将如何决定是否要将橡胶送到轮胎工厂12或软管工厂7呢?在市场经济中,最需要橡胶的工厂会自愿出最高价。但是社会主义没有自然价格机制——消费者价格是由规划师决定的,而橡胶是按照强制命令来分配的。

1

-弗里德里希·哈耶克 (Friedrich Hayek)和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

莱昂内尔·罗宾斯 (Lionel Robbins) 和弗里德里希·哈耶克拓展并详细阐述了米塞斯关于社会主义的批评。哈耶克把这一论点写成了经济学中最好的文章之一:‘知识在社会中的运用’,其中他将价格描述成是一个分散式知识网络。

中央计算机社会主义

米塞斯和哈耶克的论点如今已非常著名,尤其是自柏林墙倒塌他们被证明是对的后更是如此。相比之下,他们在争论中的对手如今却很少看到。

波兰经济学家奥斯卡∙兰格 (Oskar Lange) 回应了米塞斯和哈耶克的批判,而出生于俄罗斯的哈耶克的学生阿巴·勒纳 (Abba Lerner) 则扩展了他的批判。

兰格和勒纳接受了价格机制在组织经济活动中的重要性。但是他们反驳道该机制可进行数学模拟。

.维尔弗雷多·帕累托 (Vilfredo Pareto) 和里昂·瓦尔拉斯 (Léon Walras) 坚定地为均衡经济学派工作,他们把价格机制想象成一台计算机器。在1936年和1937年首次出版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中,兰格总结道社会主义经济可以反复试验来模拟价格机制的效果。

兰格30年后重温了自己的观点。“如果今天我来重写我的文章,那我的任务就简单多了”,兰格写道:

我对哈耶克和罗宾斯的回答是:有那么难吗?让我们在电子计算机上用联立方程式,不到一秒就能得出答案。试探起来很繁琐的市场流程似乎有点过时。确实,它可能被认为是前电子时代的一个计算装置。

计算机不仅可以模拟市场,还可以进行长期的计划并实施该计划——“一个市场永远都无法实现的功能”。

哈耶克的市场到底有多分散?

将对经济的两种构想概括成兰格的中央计划经济和哈耶克的分散市场,这是很经典的做法。

但是哈耶克式分权中仍有很多中央集权的成分。

这里马克思主义者是正确的。政府在自由市场中介入了很多。财产是私有的,但是其执行主要依赖于公共机关——法律制度法院、治安官和警察。

但是哈耶克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都没注意到的是财产权不是仅仅与强制执行有关,还与产权鉴定和核实有关。且(现在)国家负责其中大部分工作。

正如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论证道,现代国家做的主要工作是支持、管理和核实社会关系分类账。国家管理着财产所有权登记和社会保障福利分类账。国家还管理谁是公民及其因此能参与政治谈判的分类账。

这是国家所起的一个非常大、非常重要却未得赏识的作用。国家负责这些重要的分类账,因为这是一大“可信的”实体。但是当然,我们对这个国家的可信任度是值得怀疑的。

区块链的出现给我们带来了新制度的选择。

新型政治经济体

在我们的新型政治经济体中,政治思想排列在集权经济和分散经济以及集中型分类账和分散式分类账的网格中。

在兰格的计算机社会主义中,经济是集权式的,分类账是集中型的——政府是一个计划机器,负责管理分类账并执行一个全球性的计划。

前马克思主义社群主义中,比如由威尔士乌托邦社会主义者罗伯特·欧文 (Robert Owen) 构思的计划书中,经济计划是集权的,但是相关的司法机构——即提供分类账的机关——包括地方性志愿的社会主义群体。

2

哈耶克式分布式资本主义有一个分散经济——计划是由个体而非国家来完成的——但是国家仍然组织、记录、审核并更新身份、权利、义务和福利的分类账。

相反,加密经济中的经济和分类账都是分散式的。区块链使得国家不用进行计划和审核。

信息与激励措施

市场起作用是因为它们将激励措施与生产结合起来,并有效利用分布式信息。

二十世纪后半期,公共选择学派将激励措施拓展到包括规划师自己的激励。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如何能确保规划师是为社会利益而非个人利益工作的呢?

如今,学者现在称为“强大的政治经济体”(见Mark Pennington的书Peter T. Leeson和J. Robert Subrick写的这篇文章)的是一个旨在解决信息激励措施双重问题的经济体制 。我们要如何调整行动——进行交流、建立关系和团体——还处在一个信息不全潜在寻租型的世界里?然后突然发现,密码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也在努力解决这两个问题。

拜占庭将军问题

分布式计算机系统不得不面对著名的拜占庭将军问题。

这个问题是在1982年首次提出的。想象一下,一个拜占庭军队将一座敌人城市包围住。

3-12世纪时Madrid Skylitzes对拜占庭811年至1057年间历史的描述-

该军队由几个师组成,每个师由一个将军领导,而且他们需要就具体什么时候攻城达成一致。

集权式命令是不可能的。没有哪个将军能看到所有将军——或有权威立马将共识强加于整个军队。他们只能通过信使交流。

所以有一个信息问题。将军们需要一个体系——一个算法——能使得所有将军达成共识。

由于不确定是否所有将军都忠实,所以这个问题就变得更难了。有些将军已被敌军贿赂,正积极地试图破坏计划。叛变了的将军不想让忠诚的将军们达成一致意见。

因此拜占庭将军问题描述的是这样一个挑战,a)在分布式的分散系统中达成共识 b) 此时信息流通不畅, 且 c) 对手在场。

区块链能解决拜占庭容错问题,部分原因是将其视作是一个激励问题。比特币工作量证明机制鼓励良好的行为,它使得网络攻击极其昂贵,并减少了成功攻击的回报。

所谓的比特币“51%”攻击——占总算力大多数的哈希算力能够协作并破坏网络的可能性——是如果一半以上将军都是背叛者时将会发生的情况。(当然,攻击本身就很难协调。)

两个领域结合在一起

同时攻城的决定只是普通经济问题的一小部分,即:当信息不全,沟通不畅,且人们很懒惰、投机取巧又自私时,如何来协调活动。

计算机科学家一直试图从算法上解决的问题,经济学家一直在尝试从体制上去解决。

密码学家公钥密码学和工作量证明机制中找到了解决办法的问题,经济学家从市场、规则和制度中找到了解决办法。

区块链将这两个领域结合在一起。它们将体制问题转化为算法问题,将算法问题变成体制问题。

拜占庭政治经济体

看待这个的一个方法就是把这个看作是两个毫不相关的领域(计算机科学和经济学)几乎同时致力于解决一个结构相似的问题(分散式协调)并找到同种解决办法(共识协议和市场制度)的一个奇怪历史实例。

但是有一个更有趣的角度是现实中区块链实际上将这些领域连接在一起了。区块链能为产权信息及审核提供安全且容错的分散层,并随着产权信息的变更而更新,这能支撑一个分散式市场经济层。

社会主义者满怀希望地认为(中央)计算机将取代市场,这是错误的。实际上,分布式计算机(区块链)才会取代政府。

市场一直需要管理,且一个市场社会的限制一直以来都在于国家提供产权交易记录保存、生效和核实的服务的能力。 反过来,国家征税以为这些服务提供资金。区块链是一种容错管理的新技术,可以提供管理以巩固市场经济和社会。

我们把这个称为拜占庭政治经济体。


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cryptoeconomics/byzantine-political-economy-de25bf8f047e
作者: Chris Berg, Sinclair Davidson, Jason Potts
翻译&校对: 李丽 & Elisa

Chris Berg, Sinclair Davidson 和 Jason Potts来自于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区块链创新中心,这是世界上首个研究区块链技术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和法学的社会科学研究中心。

本文由作者授权翻译及再出版。


你可能还会喜欢:

干货 | 区块链经济学:制度加密经济学入门指南
科普 | 了解区块链基本原理的第一节:拜占庭容错
TrueBit:一个可扩展的去中心化计算的代码执行法庭

 
1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