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最好的区块链推文的反思

elisa   |     |   2644 次阅读

如果你不知道Naval Ravikant,那么你应该知道。在投资方面,他是最好的。他投资了超过100家公司,其中包括像Twitter和Uber这样的迅速成功的科技独角兽。他还创建了AngelList,一种天使投资人和企业家的速配资源。

但这还不足以让我相信这个人。不像很多人,我不被成功所迷惑。你可以成功,也可以成为一个白痴。正如埃克哈特·托尔(Eckhart Tolle)曾经说过的:“你不一定要很聪明才能赚钱,你只要有小聪明就行。”

但是Ravikant是聪明的。

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畅销书清单和我最喜欢的一些书很接近。

在我的一生中,我可能读过《悉达多》(希尔达·罗纳翻译)大约20次。如果你惊讶于天使投资者名单上的一系列精神和哲学书籍,那应该是你的第一个线索,你在一个独特的头脑中。我在纽约大学认识的大多数商学院的兄弟们认为,艾恩·兰德的《源泉》是唯一一本书。

翻翻Ravikant的推特,或者听听这个采访,你很快就会意识到,他非常知道应该如何思考。批判性思维是当今和未来世界最基本的技能。

最近,他一直在考虑区块链(以及其他两项我认为最改变世界的技术,CRISPR和AI)。几周后,他发表了一篇关于区块链和未来市场的史诗般的36条推文。他们注定会成为经典。我已经读过这些推文几十遍了,我会再读几十遍。每次我看着他们,都能有更深层次的见解。

【视频URL:https://youtu.be/BTiZD7p_oTc?list=RDBTiZD7p_oTc
它们(指视频中的对象)是分形的,似乎永远消失了。

他没有办法把他们拆分。如果他真的做到了,上帝保佑他,他甚至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但我对此表示怀疑。很明显,他们代表了多年来思考区块链对于社会和世界的意义的清晰的升华。

区块链革命就像一场海啸,将重塑社会的各个方面,但大多数人还没有看到。这是因为他们真正的影响还在后头。人人常常很难理解突破性的技术,因为他们没有任何参考框架。想象一下,将一个web浏览器介绍给一个18世纪的农民,它甚至一点意义都没有。
直到今天,甚至我所欣赏的许多杰出人物仍把比特币和加密数字货币视为:
* 庞氏骗局
* 郁金香狂热
* 自由主义者接管世界的邪恶阴谋
* 毒贩的货币
* 书呆子的钱
大众媒体关于加密数字货币的报道一直很糟糕(尽管它在持续增长和繁荣的情况下已经被宣布死亡大约1000次),但它正在逐渐变好。在我的文章"为什么所有人都错过了最近500年内最重要的发明"中(译者注:该文章中文翻译第一章、第二章),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来消除这些争论,但当然,大多数人都不会让逻辑妨碍良好的下意识反应。最后,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为向世界证明自己,需要遵循一个老作家的格言:

展现出来,而不是说出来。

换句话说,要让普通人明白区块链,他们必须支持实际需求,而不仅仅是日常交易。这即将到来。但在区块链的“Mozilla时刻”之前,以至于它简单到奶奶可以使用它,我们只需要凝视我们的水晶球,就能知道事情的发展方向。

这就是Naval的推文。这一切都将发生。

让我们从头开始:
“区块链将用市场取代网络”
他到底什么意思?要理解这一点,你必须明白他所说的网络是什么意思。

字典将网络定义为“一个相互联系的人或事物的团体或系统。”其他的定义包括,“任何网像细丝、线条、脉络、段落的组合。”还有一个从“系统视角”的概念,即“将系统中的所有行为看作在其环境下的一个整体。”

但实际上,网络是元模式的(metapattern,编者按:借用Gregory Bateson对该词的解释,元模式即模式的模式,patterns of patterns)。它是一个跨越空间、时间和思想的连接网络。

想象一个大城市纵横交错的街道,或者那些街道下面的下水道纵横交错的迷宫。你的神经系统和你脑袋里密集的树突状的森林都是网络,像蜿蜒的河流一样,在陆地上汹涌而来,像地球的动脉。

但网络不仅仅是物质的东西。他们是“物质、数字和精神道路连接我们所有人。”这意味着从不同个角度看,几乎所有的事物都是一个网络,从我们头脑中错综复杂的信仰体系,到不同人之间的语言相互作用,到金钱、能源以及我们星球上的数字信息浪潮。

“交叉网络创建和组织我们的社会……钱是一个网络。宗教是一个网络。公司是一个网络。道路是一个网络。电力是一个网络。”

有些是显而易见的,有些则不是。道路容易理解,但公司呢?公司是一个致力于共同目标的人的网络。宗教呢?这是一个团结一致的共同信仰的网络。

世界通过这些不同群体的推动和拉动而发展。有共同信仰的人聚集在一起,形成复杂的影响、经济和军事力量的链。早期的部落和家族从未离开过我们,他们只是像池塘里的涟漪一样向外扩张,变得更加错综复杂。

这些大氏族之间互相争斗,竭力扩张。当他们让更多的人以他们的方式看宇宙,他们的网络就 扩大了。他们增加的每一个人都增加了他们的力量。

“网络具有'网络效应'。增加一个新参与者就会增加所有现有参与者的网络价值。因此,网络效应创造了一个赢家通吃的动态。这些网络的统治者成为社会上最有权利的人。”
他们扩张得越多,就越能塑造现实的结构。“优势网络倾向于成为唯一的网络。”他们的网络成为我们生活和工作的网络。如果网络是好的,那么生活就是美好的。如果那个网络是邪恶的,那么生活就是痛苦的。

但是我们如何去建立一个好的或坏的网络呢?

简单。实现网络优势有两种方法:
* 暴力专治和独裁控制
* 开放透明和任人唯贤
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信仰体系。

一个是黑暗的现实。暴躁和愤怒是它的引导性情绪。这些信仰体系将严格的等级制度视为最重要的。只有某些人能够控制其他人做的事情。信奉这种哲学意味着崇拜地位和权利。暴力专治是他们的首要武器。

另一方面,好的网络是“开放透明和任人唯贤”的。他们是协作和包容的。最好的想法是成功的,这些想法可以来自任何地方。等级和阶级制度逐渐消失,理想的方法得以被采纳,并被整个网络所采纳。这是一种务实的哲学,一种不寻求战斗的哲学,但如果被迫去战斗,那么这个网络也将结束。

这些哲学间的斗争是永恒的。

封闭就是黑暗。

开放意味着光明。

世界的历史就是一个封闭和开放的战争、一个集中化和分散化的战争、一个死板和灵活的战争。

钟摆来回摆动,永永远远。

在朝鲜,一个强大的的铁腕人物手握控制权,并建立了一个封闭的系统,将现实扭曲成令人作呕的恐惧和恐怖的噩梦。在世界的另一个地方,在更早的时候,英国启蒙哲学家的学生们把茶倒进海里,开启了一场开放的系统革命,使他们在两百年后成为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

这些都不是巧合。他们是固定的,决定性的结果,就像白天和黑夜一样不可避免。封闭导致衰退和死亡,而开放带来增长和扩张。

每一种哲学都有从他们出发点分叉的可能性。

有些路径是开放的,有些事绝对关闭的。

例如,暴力政权除了酷刑和恐惧的使用外,从来没有创造性。有创造性的分支会枯萎死亡。这种可能性就像密封的门一样(基本上都会衰败)。这就是为什么朝鲜为什么没有向世界提供新的创新,没有新的想法,没有产品。朝鲜唯一的“创造力”就是种族灭绝,因为他们为了最轻微的侮辱消灭了一个家庭里的三代人。相反,他们的注意力转向了内在,偏执,黑暗,受限,就像一棵被绳索束缚的树,迫使它生长发育迟缓。

每一种可能性都与之前的一种可能性联系在一起,就像一根弦上的柱子。

正如尤达所说:“恐惧导致愤怒。愤怒导致仇恨。仇恨导致痛苦。”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分支路径向外扩展,滋生更多的绝望或者更多的喜悦和自由。运动中的物体倾向于保持运动的状态。它要么继续黑暗衰退,要么继续成长繁荣,而通向光明。

除非它被中断。

颠覆会带来改变和新的可能性。

即将到来的重生

我们现在比以前更需要瓦解。

最近15年,世界越来越倾向于集权、控制和不平等。钟摆摆得太远。现在,甚至最开始是开放和精英的网络也开始退化。他们也过于集权和专业化。

【视频URL:https://youtu.be/JkZa6PE0SkI

“过度专业化以及发展缓慢,就是慢性死亡”——攻壳机动队

我们现在正看着这发生在这个星球的许多地方,就像土耳其和菲律宾,民主被财阀政治、高层腐败统治或者是直接专制政权取代。这些国家由于不佳的管理,疯狂的经济政策,腐败的管理层以及对现实的扭曲而分崩离析,就像我们在委内瑞拉看到的那样,最糟糕的人上台执政,做出可怕的决定并将他们自己的房子和里面的人一起烧掉。

是什么导致一个系统毁灭而另一个系统胜利呢?

信仰体系。

你的信念成为你的思想,
你的思想成为你的话语,
你的话语成为你的行动,
你的行动成为你的习惯,
你的习惯成为你的价值观,
你的价值观成为你的命运。

——甘地

所有的信仰系统都认为它有一个完整的真相。

然而他们没有。不管是你的,我的还是别人的。

我们只会靠近真相或者越来越远离真相。如果我们拒绝了解我们面前什么才是正确的,我们的决定只可能以失败告终,因为这些决定开始于一个错误的前提。错误的开始导致错误的结果。

每一个人以及每一个群体就像是球上的一个点,被自己特定的角度限制了能看见的东西,但是却认为自己能看到整个球。

群体看到的现实与想象的差别程度决定了他们的痛苦程度。

如果两个群体对现实有不同的幻想,谁会赢?

我们要怎么判决?

我们创造的最强大的系统之一就是市场。如果我认为我有一个人们想要的商品或者服务,这就是我的信仰系统。它可能是正确的也可能是不正确的。我的产品可能是极好的,也可能是糟糕的。

不管用什么方式,市场都将会让我们知道结果。如果没有人买它,我可能做错了什么。可能是我卖的不是好,也可能是这个商品本来就没有那么好,我需要返工改进它?

市场不是完美的,但是它们朝着更好的方向不断的调整,朝着真理迈进。最好的答案会增加整个系统以及个人的财富和价值。玩家在游戏中努力达到一个积极的纳什平衡,就像在《美丽心灵》在书和电影中描述的那样。

最终,市场会得到属于它的正确答案。梵高在世时,世界忽略了他的才华,而在他时候才意识到这些绿色和金色的漩涡是多么的令人难以置信,以至于每幅画都要花上数百万美元。

纵观历史,市场和网络相关联系但又彼此独立。市场只是网络的一种。他们只是交换商品和服务的一种方式。真正的力量存在于氏族的力量,暴力、威压和稀缺性的力量当中。

直到现在。

如今,由于一种全新的市场,(暴力氏族)的时代正迅速进入尾声。

“市场网络。开发和精英”

区块链将市场和网络融合成一个聪明的混合系统。

“区块链是一项新的发明,它允许有价值的参与者们在开放的网络中在没有统治者和钱的情况下进行管理。它们是基于功绩的,防篡改的,开放的投票系统。有价值的参与者就是那些努力工作推进网络的人。就像社会给你钱,你给社会它想要的东西一样,区块链给你虚拟货币,你提供给区块链网络它想要的”。

这些虚拟货币需要不同的工作。每个区块链都有它自己的目的。例如,“比特币用来保证账本的安全。以太坊用来保证(验证和执行)计算”。

这些链常常是支持类UNIX的哲学,即“只做一件事,保证一件事做好”,而不是尝试做50件事但一件也做不好。随着市场网络的发展,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专业网络,一些能很好的完成分布式,防篡改的存储,一些处理分散的身份,还有的执行智能合约和更高级的法律框架等等。

但这个网络将比我们现在的系统更有效。

在今天的专业网络中,权利集中在少数军阀式领袖的手中,他们变得越来越强大并切断了世界其余人的希望和梦想。最终,贪婪和愚蠢把他们引入歧途,他们希望通过后门以及破坏网络来操纵游戏。当一个观点控制了所有的其他观点时,社会就开始衰退和崩溃。这个系统对其余的人来说变得无法忍受,最终他们爆发了。

但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系统可以承受敌人对其进行破坏的企图,承受敌人扭曲他们自己有限的现实观点。这是因为没有一组信仰系统控制着王国的钥匙。相反,网络中的每个参与者都持有钥匙,从而有效的分配整个系统的权利。

这导致了一种新的动态:

相互竞争的团队只有通过合作才能达成共识,否则他们将会破坏整个系统并使波及他们自身。

在今天的世界,一个系统可以被一个强大的群体操纵,由于他们对其他群体没有同情心(氏族思想的特点),他们对整体造成了巨大的破坏,造成了广泛的冲击,同时他们还觉得他们做得很好。

我们看到现代银行系统。银行系统拥有所有的资金并制定所有规则。他们购买影响力,并将按他们的意志扭曲联邦的规则。如果他们有自己的方法,他们就会制造出他们所控制的瘫痪的区块链,这样他们就可以继续随心所欲地改变游戏规则的优势。这些是被精英和暴徒控制的区块链:简而言之,是被破坏的、无用的区块链而不是真正的区块链。

“一个区块链被国家、公司、精英或者暴徒控制是荒谬的。”

原因非常简单。只有当银行家、银行股东、银行存款持有人和监管机构同时持有这些密钥时,我们才能实现真正的均衡。因为我们都有不同的利益,不同的信仰体系,以及不同的拼图碎片,所以我们必须达成一项协议使的整个系统受益,否则我们会使系统崩溃。没有人想要使整个系统崩溃,因为一旦这样我们将失去一切,因此我们将找到一种方法来克服所有不平等,达成一致。

这有一点像中本在最初的比特币论文中描述的“51%问题”一样。如果一个矿工或者一组矿工获得了51%的算力,虽然他们不能改变历史但是他们可以拒绝当前的交易。然而,中本明智地认为这是一个无关的问题。如果有人真的投入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来建立这样的算力,他们可以在保持系统平稳运行中获取更大的利益。通过欺骗系统,他们获得了微小的利益,但破坏了整个系统的信心,这使得系统市场化了,并使得他们所有的时间和金钱无意义的花费掉了。

“市场的价值由资源决定。资源就是金钱,是一种冻结的可交易的时间”

没有人想要烧掉所有的“冻结和可交易的时间”,这样做他们来自破坏性行为的能量就会转变为对整个系统有利的行为,并使其平稳运行。

分形宇宙

区块链的可能性是无止境的,从透明的端到端可验证投票到股票和股权发行,“到安全,计算,预测,注意力,带宽,店里,存储,分配,内容”等等。

在这里我不会说太多具体的规则,因为我已经在许多其他的文章中做过这些了,如果你喜欢,但是不用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可能性将只会扩大和浮现,影响生活的各个方面。区块链将产生一个蓬勃发展的围观经济体系,这些微观经济体将被更大的元链联系在一起。

这将改变世界。

今天,我们的网络由“国王、牧师、精英、公司和暴徒”统治。把它想象成权利的游戏。这是一场黑暗而残酷的比赛。

区块链永远在它的头上不断翻转,这将极大地改善地球上的力量平衡。

“区块链的开放性和基于绩效的市场可以取代先前由国王、公司、贵族和暴徒运营的网络。”

遵循库兹韦尔的“加速回报法”,分权的力量将会以指数级增长。

“基于区块链的市场网络将取代现有的网络。慢慢地,突然。先在一件事情上,而后在很多事情上。”

这一转变对许多人来说将是坎坷和震撼的。

这甚至可能是令人不快的,因为垂死的氏族不惜一切代价坚持过去的样子。但最终,他们会像三叶虫一样成为历史的一页。

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没有人会为失去旧的、破碎的、腐朽的、权力饥渴的、充满暴力的国王、女王、暴徒和公司的网络而悲伤。

原文链接:https://hackernoon.com/reflections-on-the-best-blockchain-tweets-ever-written-d488af960d4f
作者:Daniel Jeffries
翻译:贾林鹏
校对:Elisa

 
1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