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的未来取决于打破关于货币历史的虚构谎言

牛仔裤没皮带   |     |   2183 次阅读

想打破现有金融体系?从这里开始。

图片来源:Chris George
这很常见。在房间的前面,一个热心的未来主义者或企业家正在建立一个未来融资的场景,所有的钱都是数字化的,银行越来越多。无论是在fintech会议还是类似活动,这个想法是在我相信是一个关于货币和银行起源的有巨大缺陷的民间故事的背景下被提出来的。这是把钱作为一种准商品和银行只是中介的场景,把这个对象“事物”移动到一起。如果他们只是货币媒介,那么银行可能会面临着更新更灵活的企业的竞争和干扰,对吧?
如果你对历史和-目前的现实-货币有错误的认识,你对于它未来由什么构成的想法一定是有缺陷的。对于大银行而言,数字格式只是像往常一样开展业务的不同形式,这是延续数百年的实践。相信我,银行是没有存在的价值而变得过时。事实上,他们可能变得越来越强。
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能设计有趣的、可替代的货币形式-只要我们开始质疑有关货币过去的标准故事。这并不意味着作为一种迂腐的历史演习,而是作为指出改变金融未来的更深层次的方法。


标准的货币故事不可避免地会像这样:
“一开始有物物交换,人们用鸡换取玉米。然后,人们发明了货币来解决这个交易低效率问题。他们指定一种特定的商品,成为所有其他商品之间的交易的通用“价值储存”和交换手段。珍贵的金属硬币符合这种交易所需的特点,但在某些时候我们开始使用纸币,纸币这不是真正的商品,但仍然是价值的载体。而现在,我们正在转向货币数字化,一个货币“非物质化”的世界,成为信息的一部分......”
这里的想法是,合理地“创造”货币来促进已经发生的贸易。典型的故事总是把古代的物物交换定为默认模式,之后人们因为这种交易模式的低效率而烦恼,所以发明了货币来替代物物交易的模式。
这是一个几乎每一个商业媒体和每一本经济学教科书(有时是从黄金错误演变来的,坚持认为衡量财富唯一真正的标准是贵重金属)都会重复的故事。看看在《连线》上由Michael V. Copeland发表的[思想作品](http://www.wired.com/partners/bnymellon/futureofmoney/Michael, V. Copeland是顶级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他说:
“有一段时间,人们高兴地使用鸡、猪或一大堆木材来交换一头牛、一些衣服或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然后一些聪明人突破这种交易模式的困难-他们引入了货币。”
你应该对这一切深感怀疑。
第一个警告标志是物物交换的故事。从表面上来看,这似乎是有道理的,但是很少有证据表明它一直是主要的交易形式,而且你对此的思考越多,似乎越荒谬。 例如,你有没有注意到人们总是用农产品来如何说明历史上的物物交换?研究基础人类学的人都认识到,在许多古代农业社会中,人们大部分是自给自足的。您不可能发现自己处于奇怪的情形,不知何故在忽略生长谷类作物的情况下增加养鸡。
但是假设说你确实发现自己有过剩的鸡和玉米短缺。在古代社会,许多人是没有拥有土地的,因此并不“拥有”他们所生产的东西。这就是说,他们不在交易形态中。相反,他们可能会在一个层级的顾客系统中进行生产合作,一名首领将拿出盈余物品并重新分配,就像一个父权制的父亲决定谁在家里得到什么。如果人们之间的交换被认为是公平的,则更有可能通过正式赠送或非正式互惠制发生。
当今存在的互惠是在彼此认识和相互信任的人之间的非正式业务记录。它符合以下原则:我现在可以帮你建房子,几个星期内你可以帮我建房子。如果你没有,我们之间的关系会变得很尴尬。
17世纪和18世纪的哲学家,如约翰·洛克(John Locke)和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他们在研究思想所在的地方凝视着窗户外,“我好奇的是在我现在知道陌生人之间在没有货币的情况下是如何进行专业交易的”-普及原始的物物交换模型的想法。他们并没有真正想到,在陌生人之间进行专门商品的贸易可能是货币的结果,而不是需要发明的东西。也许货币催化的贸易否则货币不会存在。
物物交换的神话顽固坚持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它是一个范式的一部分,有一致想法的团体在经济学中作为一个整体一起工作。物物交换的神话对于建立货币是一种特殊的商品的想法至关重要,反过来又是维护关于作为在商品交换中起着中介作用的银行是至关重要的。传统银行的101故事告诉我们,银行通过储蓄存款获取资金,然后借给借款人,并且-作为这个行为的一方面-使这些存款人能够通过“支付系统”把他们的资金转移到他人。这是一个明确的故事 使企业家能够预测银行可以从付款和借贷系统“中断”。
做你自己认可的,且放弃现有的这种模式。特别是如果你想参与改变未来的货币。


步骤1:打破你对货币历史的认识。
建立一个一劳永逸的货币历史在这里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有兴趣探索,看看InghamGraeberMartin的工作),但设计货币替代品的第一步需要挑战历史的教条。
曾经想过为什么历史学家和博物馆都注视在硬币上?这是因为硬币是由耐用的金属制成的,因此在考古记录中有可预见的趋势。大英博物馆的门厅里装满了物体,但这只是因为在公众观看环境中不可能显示非物体的“记分”系统(如前述的互惠)。这就是为什么几代学生走过神圣的博物馆,被教导说:在过去,金钱都是这些珠子和金属...
标准经济学故事将古代硬币描述为经济必要性的自然产生,但同样有道理的是,他们是与战争有关的政治创作,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硬币被印上强大的君主的面孔,郡主将士兵送到被不相信他们的陌生人包围的地方。胜利的君主要求进贡和税收,或许是在郡主与士兵一起发行的代币支付。你怎么能得到代币?例如通过为士兵提供食物。
那些我们使用的纸质标记呢?人们经常将它们与国家联系起来,但是纸币通常是由富商商人和银行私下发行的,作为最终在贸易中流通的承诺。仅当金融和政治精英聚集在一起建立中央银行时,纸币发行集中在国家。
当我们开始研究货币政策的历史时,我们很快意识到,许多被认为是未来主义的私人发行的替代货币的事实实际上已经存在了。


步骤二:放弃把货币作为“储藏价值”的想法。
其次,你需要挑战一个神圣的想法,即货币是一种价值的存储,或者是曾经存在的。将货币视为一种在社会和政治上构建的价值观念是更有用的。如果你想了解这个论点,我写了一篇关于它的简短的博客文章,但总的来说就是这样:货币是从你获得的东西中获得所有的价值。你不是持有价值,而是可以获得的价值。
想像你走进一家咖啡店。货币交易主要涉及某人交换真实商品或服务的要求或代币,以便日后获得商品或服务的能力。所以,你可以通过给店主一个抽象的价值来获得一杯咖啡,他们可以说,如果他们愿意,以后可以获得啤酒。如果业主决定焚烧这货币,没有价值被摧毁。他们所破坏的是他们日后要获取价值的能力。


步骤3:了解此说法代表的不同方式。
要更复杂一点,我们来区分代表货币要求的两种方式。
a)首先,价值主张可以以物理形式表示,就像纸币在人之间自由流通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变得富有”意味着积累物理代币。想象一下,Scrooge McDuck在他的钱堆里游泳。
b)或者,索赔可以以分类帐系统中的文本形式记录-一个正式的记分帐户,它们被写在某种笔记本或数据库中的特定人员的名字旁边。在这里,“变的富有”意味着在你的分类账上累积很高的分数,你的“流动”的货币意味着发送消息给控制分类帐的任何人,以便他们可以编辑它,从而将货币分给别人。
在我们现在的世界中,国家以现金的形式来控制物理代币;银行以你的银行帐户的形式控制分类帐方法。


步骤4:了解银行的作用。(提示,这看起来很复杂)
过去银行通过在这些分类帐系统字面上写出人们的名字,作为可以分配给任何一个人多少货币的记录。人们通过进入银行分支机构或发送支票(文件指令银行从一个人的账户支付特定数额的钱到另一个帐户)来更改分类帐。如今,通过你的网路银行页面或支付卡,你可以通过向您的银行发送安全信息来改变数据库的数字,这样也是一样的。当银行编辑他们控制的私人帐户数据库时,货币仍然流动。
但抓住这个一点。肮脏(不那么秘密)的小秘密是,商业银行不仅仅是为人们记录和编辑存款数量,还可以创造新的货币。这有时被称为部分储备的银行,或者更准确地说,信用创造货币。实质上,这个机制是这样运行的:中央银行创造基础货币,然后商业银行自己发行自己的资金,通过简单的把它们记录在他们为那些从银行借钱的人设立的已经存在的账户之间。通过一种储备和比率制度来保持对这一制度的信心,因为“无所不在”的技术名称,如“巴塞尔协议III”和“资本充足率”。
如果你还不明白这一点,不要担心。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摆脱困扰,但现在关注这一个含义:你不能将银行与数字电子货币分开。不可能将数字美元从银行中扣除,因为数字美元是美国银行数据中心记录的单位。
过度兴奋的未来主义者可能会气喘吁吁地说,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相比,货币的实质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成为通过电缆传输的电子货币。数字货币不是再电线中,或者互联网或电信系统的光纤电缆。这些电缆只是传送发往存储货币的银行数据中心的消息,就像已经有几个世纪一样,作为分类帐中的一个科目。
而且数据输入有权力,因为它发现自己在法律,社会和政治体系中,使其成为现实。您可以将资金作为信息记录在物理地址上,卷轴或电脑上,但记录本身不足以使其发挥作用。


第5步:现在你准备好实际的中断了。
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货币是国家和商业银行的混合创造-相互联盟,以管理我们大家维护的强大的社会结构。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叫做“未来的货币”的初创公司通常只是意味着“如何以新的方式与银行数据库进行互动”,无论是通过手机还是由生物指纹识别器触发的信号。现在不要曲解我的意思,这有很多的影响-其中许多是负面的-但是如果你真的在切实改变货币,你需要超越这个肤浅的用户体验层,深入挖掘。
想打破货币?你的选择如下:
而不是添加与银行分类帐进行交互的新方式,而是改变控制分类帐的人的动态权利。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实际上是这样做的,用去中心化的替代集中分类帐系统(至少在理论上)。银行是一个数量有限的银行控制的保存分数的私人数据库的支付系统。比特币系统是一个数量更多的同行维护的一个用于为你计算数字代币公共数据库(称为区块链)。
改变在这些分类账上发行货币的人。例如,查看像Sardex这样的互助信贷系统,小企业互保发放信贷。每个人在系统中都从零开始,然后通过要么接收货物和服务进入或退出短期债务-这产生了未来的义务-要么准备为系统中的人提供货物和服务,这让你赚取对他人的正面要求-否则称为货币。
更改可兑换的内容。查看像正常货币类型的Brixton Pound这样的当地货币,并将其用途限制在当地的独立企业。如果设计得当,这样的系统既可以为当地企业提供客户,同时也为这些商店提供强大的象征,表明他们对当地经济的承诺-大企业零售商永远不会做的事情。
改变货币的内部属性。查看像Chiemgauer这样的逾期费系统,如果你不使用这个货币,那么这个货币的索赔就会崩解。这种制度在人类囤积金钱,从而阻止其他人能够提供商品和服务的经济衰退时期可能会有用。(记住,货币代表价值的索求权,所以如果你停止流通,你就阻止别人提供价值。)这个系统的一个有趣的历史例子是Worgl实验
改变主导标准货币系统的金融体系。如果您能够建立负社会责任的银行和改变标准货币如何发行的金融改革举措,那么你不需要改变资金本身。银行通常向其他金融机构,大型公司和房产提供贷款,往往不了解这种系统性的影响(还记得金融危机?)。具有明确伦理观点的社会银行更有可能负责任地发放信贷,进入长期利益的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等领域。
找到完全绕过货币的方法。诸如Streetbank的礼品经济系统的(重新)设计不是基于明确的衡量交换的系统,而是慷慨的基于人们的需要。浪漫化这些系统没有任何意义,但对于所有必须获得的东西而言,这是一个值得欢迎的变化。
正如我所看到的那样,也许最具破坏性的替代货币形式可以将上述内容与通过民主决策过程(比特币没有的东西)发行的去中心化的分类帐系统相结合; 只有不破坏我们的星球或赞助不公正的企业的货物和服务才能得到可以得到偿付,并得到明确的可持续性原则的金融机构的支持。我们有一些办法,但希望这可以让你开始看到一个真正的替代未来的货币看起来像什么。

这篇文章是我们如何获得未来的货币产生的一部分,2016年3月以来,看到货币的未来。
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请点击下面的绿色核心部分推荐给你的朋友。
TwitterFacebookReddit上阅读更多信息,或者注册我们的新闻通讯

 
4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