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企业代币化

hongji   |     |   790 次阅读

代币是区块链领域的绝对新生事物。正当人人都认为区块链足够火时,他们意识到了代币 一个 web 3.0 商业模型

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在许多流派之间传播控制。它可能会,也可能不会被代币化。代币的主要优势是可以使生态系统中各参与者之间的激励趋于一致。这是代币持有者一族中的一种正和游戏。(如果你选择了这条路,让我们不要忘记代币发行的意外之财。)

到目前为止,只有创业公司推出了代币。但是企业怎么办呢?我们可以把Facebook代币化吗?对于Amazon或IBM呢?怎么办?有什么好处呢?

简而言之:代币将从内部吞噬企业,因为投资者并且整个社区都将从中获利。我们将会看到许多做公司发家的加密部落。这一现象在许多企业中重复进行,意味着对股市的告别。最后,这是对创新者窘境的一种新的回应——考虑到企业保护自己利润的倾向(又称现状),他们该如何竞争?

让我们从更多细节进行探索。

方法

这是一份处方,适用于每个企业:
1. 代币化。股票转化成代币。
2. 去中心化。在更多的人之间传播权力;用户可以为过去和未来的贡献获得代币。
3. 融入整个社区。随着时间的推移,价值和权力进一步扩大。
当一个或几个企业这样做,并且通过这样做实际上为他们的股东赚钱时,其他企业也会效仿。最后,他们都演变成了加密部落。

例子: Facebook

让我们来看看这份处方,使用Facebook作为例子。

步骤零·现状

Facebook与用户的意见相左。Facebook的创始人和股东已经赚了大笔金钱。然而它的用户却没有,尽管他们贡献了关键的个人信息和内容,而这些也正是Facebook的核心。这是一种基本的紧张关系:Facebook偏向于开放,站在了用户“隐私”的对立面。

拥有数十亿用户和高参与度的Facebook已经变得非常强大。然而,它是由一小撮人控制的。这对社会是危险的。特别是当它不能系统地来处理这种巨大责任的时候。

已经有人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建议来改善这种情况。一个想法是让法庭把它看作是垄断者,将其解散。这取决于缓慢的行政手续。

其他的想法来自区块链世界。也就是说,通过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站来彻底取代Facebook,并尝试吸引用户来参与。我们在分散式社交媒体上看到了很多这样的努力。但到目前为止,成功是有限的。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填充网站。这是“鸡与蛋”的问题:人们只有在有朋友也使用这个网站的情况下才会加入。要吸引20亿用户集中在线是很难的。

这里有一种变体:构建去中心化和代币化的网站。这只会有所帮助,因为早期的代币持有者=您的第一批用户,而且他们被鼓励着带着他们的朋友加入。代币持有者们会促进网站的发展。所以,代币化可以加快传播。但仍不能保证可以超过一个拥有20亿用户的网站。

这些想法从零开始,然后以更快、更时尚、更流行的方式从最基础的部分开始进攻。这些想法可能会奏效;但我意识到还有另一种方式。从内部代币化。这是它是如何工作的。

步骤一·代币化

在这个步骤中,Facebook的股票(股票代码:FB)被转换为代币。

Facebook的股票大约有30亿股。因此,Facebook(这家公司)在区块链上发行30亿Facebook代币($FB)。

然后,在一种合约部署下,Facebook将这30亿股股票中的每一股都转换为一个$FB代币(股票→ $FB)。或者,它只需要开始使用区块链作为记录谁拥有什么(股票=$FB)的注册表。Delaware正在努力使后者成为可能。

不管怎样,我们最终会得到一个区块链,它持有所有的$FB代币,而且已经取代了之前的FB股票。它是作为证券的代币。

步骤二·分散化

到目前为止,代币的治理仍然掌握在Facebook(这个公司)手中。仍然是一支股票换一个代币。步骤二是真正发生变化的地方即也向用户传播权力和代币。

以下需要同时发生。

  • 传播治理。改变治理,使社会拥有更多的控制权;然后,$FB并不仅仅是由Facebook这家公司控制。关键的职责是为协议更新(API更改)和代币治理(货币政策)制定规则。有许多可能的治理结构,从(1)完全上链和自动化(仍然很危险,就像我们在TheDAO中看到的那样),到(2)使用一个由20多个看护人控制的传统的非盈利结构,到(3)作为一个传统的非盈利结构开始,然后逐渐变成自动结构(我最喜欢的,比如IPDB)。

  • 使区块链面向公众。任何人都可以读到它,也可以从它上面写;没有一个单一的实体在运行所有的服务器。这意味着Facebook关键协议的功能性是开放的,特别是那些代币授予与使用的协议(见下两节)。理想的情况是,开源整个Facebook。这不是很酷吗?这不仅仅是一个白日梦,因为开放资源实际上将会使Facebook公司在这个新体制中受益。在区块链领域,价值最终存在于胖协议(fat protocols)中,而不是在实施中。

  • 针对过去的增值的代币。Facebook (这家公司)向Facebook现有用户发超过30亿美元的$FB代币。它将按照用户在Facebook上的历史互动程度按比例奖励用户。你每发表一个帖子、分享一张照片、点击一个链接都可以获得$FB。或者可能更符合商业模式的现状:你有一个分散化的服务,要求你用你的数据作为营销目的,以换取其他价值。

  • 针对未来的增值的代币。Facebook设立一些规则,比如Facebook上的价值创造行为可以获得$FB的代币。例如,每次我发布一张图片,我都会得到$FB。有一种新兴的设计实践是关于如何做好这一点的(例如避免垃圾信息),有先例,例如SteemitBrave’s basic attention tokenuserfeeds。此外,人们还可以通过其他增值获得代币,比如添加特性或提高性能。

这样做的时候,像Kraken或Interledger这样的加密交易就会很明显地上市$FB代币。因此,在步骤一和步骤二中,FB价值已经从传统的交易所(股票市场)转移到了新的加密交易所。

Facebook这家公司的出路是什么呢?一个选择是解散它。从广义上来说这种方法是可行的,因为员工们持有$FB会激励他们继续贡献;尽管我承认有一些混乱的细节需要整理。另一种选择是让Facebook公司只做一个服务提供商,向公众提供$FB区块链;它有足够动机改善服务,因为这样做可以代表其员工挣得更多的$FB代币。现在请注意,其他个人和组织也可以改进服务。

在我的例子中,我给现有股东50%$FB,另外50%给了用户。这可能是另一个比例。但是作为出发点,“一半”是一个很好的经验法则——每个方面都在一个数量级之内,并且避免了吹毛求疵的争论。

步骤三·将$FB融入到社区中去


到了该去融入的时候了。[图片来自 CCo]

这一步骤是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发生的。在这一步骤的开始,一半的$FB代币由前任股东持有,另一半由用户持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可以传播得更广,因为用户出于使用目的会去赚取$FB代币,或者会有更多的人因为其低交易摩擦而购买$FB代币。

还有一些人将继续为亲爱的生活而坚持下去。HOLD这些$FB代币。Facebook神教。这是你在这里第一次听到。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Facebook的股东会选择这个方案。主要的原因是这个方案会让他们赚到钱!这是一个典型股东的主要驱动力。如果Facebook公司找到了一种不与用户意见相左的存在方式,那么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增值。事实上,这不仅仅是一种中立的关系;用户们被鼓励去增加价值。此外,它把Facebook从季度收益报告中解放了出来,这个季度结算是做长期规划和处理紧急资金的祸根。因而,在构建业务和构建社会之间会存在一种平衡。仅这一项就可以使其价值超过2倍,从而付清改造成本费用。还有额外的好处,由于购买$FB代币的摩擦比购买FB股票要低,因此有了改善的流动性;最后,由于每个人都可以改进代码库,所以增加价值的瓶颈也就更少了。

例子:Amazon。业务单元代币化

在这里,使用Amazon作为示例,我描述了一次性对一个业务单元进行的代币化。它与一次性对整个企业进行代币化具有相同的结果和相同的优点,但是风险更低。

让我们快速回顾一下上下文。许多人对区块链和IoT(物联网)技术的发展感到兴奋,这些技术可以帮助改变供应链,从汽车到药品,再到知识产权。它可以为以前不透明的行业带来透明度,减少欺诈,从而降低保险成本,并开启新的商业模式。

然而,这种分散化的梦想可能会被新“八爪鱼”Amazon扼杀。最初的“八爪鱼”是标准石油公司,它的触角和巨大的财富触及了地球的每一个角落。Amazon的模式与之非常相似。(需要证据吗?请阅读关于洛克菲勒和杰夫贝索斯(Amazon创始人&CEO)的书。)

这意味着,现有的去中心化供应链的老牌企业正与Amazon展开全面的战争。目前还不清楚谁将获胜。
.
还有另一个路径。“八爪鱼”本身去中心化。它是有意识选择来做到的。

这只名叫“Amazon”的八爪鱼的处方可能就像Facebook一样,一下子就把整个企业都转化了。但Amazon的风险选择较低。Amazon自身已经有许多独立的业务单元。他们每一个都有自己的API,也有自己的利润和损失。事实上,这种“每一项业务”的努力正是十多年前催生AWS(亚马逊云服务)的原因。

因此,这里有一个更简单、风险更低的路径给Amazon:
1. 将其中一个业务单元进行代币化+去中心化。
2. 如果这样做奏效了,重复应用到其他业务单元。
3. 一旦对所有的业务单元都这样做了,Amazon就已经是被代币化和去中心化了。
4. 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融入到社会中。

更多例子

让我们看看最大的回报会是什么。一个是企业与客户或更广泛的社会发生冲突的地方,因此,通过一致激励措施来获得最大收益。这里有一些例子:

  • Visa。Visa是股东和银行的利益所在。它总是与收取高额费用的商家发生冲突;这导致了数十亿美元的诉讼。所以,签证可以通过代币化来招揽商家。这与其他信用卡公司的情况类似。

  • Uber。让Uber的股东、司机和乘客在代币中联合起来,共同分享价值创造。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让我们将出租车的佣金也代币化,让交易所决定价值的流动方向。但是,自动驾驶车辆不就与司机的利益相抵触了吗?我的回答是:让网络硬分叉同时提供两种选择。以下关于创新者的窘境的部分详细阐述了这一问题;)

  • Twitter,Medium,以及所有现存的社交媒体。这太明显了。如果你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那就读读这个。让我们先将他们代币化,然后继续。

  • 环球唱片公司、索尼音乐、华纳音乐集团三大唱片公司经常发现自己与他们所代表的音乐人有分歧,更不用说音乐生态系统的其他部分了。在代币化和去中心化的时候,我们可以开始调整每个人的利益。

  • Spotify、SoundCloud、Netflix、Getty、Steam,和所有其他媒体分布和聚合/过滤/推荐平台,从音乐和电影到照片和视频游戏。Spotify: ICO 而不是 IPO?SoundCloud:这是你的商业模式。Netflix:让你的社区更加狂热。Getty:带动你的社区。Steam的代币 = SteamIT (呵呵)。

  • IBM、微软、因特尔、银行等等,亲爱的企业已经紧紧拥抱住区块链:这是你的终局。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历史先例

乍看之下,一个代币化和去中心化的企业可能看起来像是一种延伸。也许是一个巨大的延伸。但是,我们有先例向我们展示了这一进程的步骤:

  • 具有代币化核心的业务单元。例如,地球上几乎所有的航空公司都有某种“航空里程”计划。其中许多公司甚至已经分拆为自己的业务,比如加拿大航空公司的Aeroplan。从航空里程到票务,区块链实验应用于此业务的实例比比皆是。

  • 系列化-A阶段的启动,使它的核心代币化。数字转向奖励其在代币领域的数据科学家群体,把科学家间的零和游戏变成正和游戏。接下来——将代币去中心化。

  • 系列化-B阶段的启动,使它的核心代币化。消息应用Kik推出了Kin代币,为其生态系统创造了一种正和游戏。

  • 核心代币化的企业。例如,据报道,大约十年前,一些大的信用卡供应商代币化了他们内部的价值流动(但没有去中心化)。这引起了货币兑换的巨大节省,降低了网络内部的摩擦等等。

股票市场

当一个企业成功代币化后,即为股东赚了一笔,它将激励另一家企业做同样的事情。然后是第三家,第四家,等等。在我们知道之前,大多数企业(特别是公开上市的企业)可能会代币化、去中心化,并融入社会。

也许有些企业会犹豫。或者,领导者也会有自己的自私的理由不去这样做。好吧,我们也许不必等待一家上市公司来给自己代币化。相反,如果一个群体聚集了足够多的资产,它可以简单地购买市场上的大部分(投票)股票,以获得公司的控制权。然后,该群体代币化、去中心化并融入到企业中。这可能会形成一种多米诺骨牌效应:以良好的顺序完成,财富创造来源于代币化,这家公司可能足以在股票市场上购买下一家公司。诸如此类。(唉,这也是企业掠夺者的一个新角度。)

无论哪种方式,结果都可能是:无论选择与否,股票市场上的每一家公司都在实行代币化。据我们所知,传统的股票市场将是空的。新的代币将会在加密交易所上市。推论:买更多的Kraken。或者,运行一个Interledger节点并成立您自己的交易所:)

创新者的窘境

背景

上世纪90年代末,我在加拿大完成了本科学业。我的很多朋友都去了Nortel工作,Nortel是加拿大最大的科技公司。Nortel从提供电话设备到网络设备,就像网络的腾飞一样。这是网络泡沫的顶峰。Nortel的估值处于最高水平。

你如何证明这样的估值是合理的?我的一个朋友是Nortel的高级管理人员的顾问,他在问这个问题。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做,那么出售可能是一个好主意,就像当时的AOL-Time Warner 和NSI-VeriSign那样。

或者,你可以试着去实现它的价值。Nortel志在于此。但他们有一个约束条件:他们只会考虑那些将带来至少10亿美元新资金的机会。那些可以实现目标的东西。这使得他们无法从事非线性的新兴事物(远远低于10亿美元);并且从他们的生意中(不是新的$)中抽离。

就在那个时候,Skype正式上线。Nortel是如何回应的呢?“小市场—pfff”,由于它与现有的电话业务收入重叠,“它不会增加新的收入”。出于反感,我的朋友离开了Nortel,加入了我的创业公司:)。十年后,Nortel消失了。

事实上,诸如“十亿美元或者这不重要”和“我们为什么要把自己吃掉?”这样的限制即使在企业估值不高的时候,也存在于企业中。企业试图维持现状,以保留利润——在面临破产的风险时。Clayton Christensen在1997年出版的《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描述了这一问题。

到目前为止的解决方案

Christensen的建议是让企业分拆一家公司,让该公司自行进行创新,企业不去妨碍它的发展。然后,如果这家公司做得很好,并且获得了真正实现目标的收入,那么企业就可以重新接纳它。

现在,企业甚至通过运行加速器或孵化器项目,在一定程度上将这种方法制度化。这样一来,无论拆分与否,任何实现目标的创业公司都能在企业范围内获得成功。

还有另一种解决方案,尽管它不是为胆小的人所做的:领导阶层大范围调拨人员,当前的利润被破坏。Axel Springer做到了这一点:它用数字业务吃掉了它的印刷业务,在这个过程中,它成为了在线分类广告的世界领导者。现在,尽管它已经成立了有71年了,其60%的收入来自于数字业务

一个新的解决方案

“把企业代币化”是创新者窘境的一个新答案。它允许企业接受变革,因为企业已经变成了社会,反之亦然。社会可以决定是否有勇气接受变革。而且,至关重要的是,如果某个子组织不同意,它就会分裂(是的,分叉)来做自己的事情。然后,10亿美元并不重要。社会可以根据自己的信仰自行组织旧团体或新团体。就像ETC vs ETH。

换句话说:对于代币化的企业来说,硬分叉是新的衍生品。

科斯定理

科斯定理的意思是,如果组织中的交易成本从根本上来说比组织之间的低,那么组织就会变得庞大。因此,成为大型企业。

但区块链改变了这一点。与内部相比,区块链从根本上降低了组织之间的沟通成本。因此,一个组织的自然规模要小得多。因此,一旦大型企业进行了代币化,那么它们也自然会被分割成越来越小的实体;并根据需要重新组合。(感谢Ian Grigg的这种框架。)这是新的可供使用的企业吗?


面向可供使用的企业。[图片来自cc0]

好莱坞实际上已经做了几十年类似的事情:一群金融家、制片人、导演、工作人员和演员组成一个特定的电影项目。他们制作电影,赚钱,然后继续前进。这些团体根据电影的不同而不同。

总结

我所描述的可能听起来很遥远。但是,我们必须试着去想象。仅仅需要一小部分的想象力就够了。

企业融入社会中去。股市融进了加密交易所。创新者的窘境分拆=硬分叉。商业的未来将是代币部落,形成了好莱坞式的风格。

让我们用J.B.S. Haldane的话来提醒自己:未来不仅比我们想象的更奇怪,它比我们能想象的到的还奇怪

你准备好了吗?

FAQs

  • Q:在Facebook将FB股票转换为$FB代币之后,为什么它还能发行更多的股票呢?它不应该能够诸如此般控制货币政策。

  • A: 实际上,我们需要先去中心化,不仅仅是通过Facebook公司进行清晰的治理。然后,只有到那时,Facebook才会发行代币。而且,这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或者,FB有两种代币,一种用于股票,另一种用于使用。实时策略游戏是成功的多代币系统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 Q: 为什么Zuck要放弃控制?Bezos?Page?Ellison呢?

  • A:首先,要记住,他们仍可能是各自部落的领袖。我们已经在像Dee Hock(Visa)这样的假冒的去中心化系统看到了这种现象,像Linus(Linux) 和Guido (Python)这样的开源软件BDFLs,以及像Vitalik (Ethereum))和Zooko(Zcash)这样的新的去中心化系统。因此,这并不是Zuck的世界末日。或者,他们可能会把事情安排得很好,这样当他们退休时,控制权就会转移到网络上。如果他们抗拒,也许他们的控制权就会被买走,然后被代币化。

  • Q:我要用你的建议~y~,好吗?

  • A:我很高兴我的作品激发了你的行动:)我不会阻止你。要知道,有些处方几乎肯定需要改进,需要至少在某些司法辖区内是合法的。我通过文字来描绘一幅景象。想想印象主义,而不是谢尔曼法。

  • Q:说到谢尔曼法,这将如何影响目前(近期的)的垄断?“去中心化”又将如何影响垄断呢?

  • A:记得$FB的例子。现在的这些企业被融进了社会中。在那之后,我们最好确保我们得到的是去中心化和代币化的治理权利。这是一个巨大的讨论。自动化和分叉起着作用;现有的法律和法律结构也是如此。我们面前有很多工作要做。

  • Q:这更像是一种评论:在法律上或其他方面,这听起来不太可能。

  • A:考虑这一点。时间退回到十年前的2007年;去中心化的电子货币的想法看起来现实吗?或者,倒退到三年前,你能预见目前的代币爆炸吗?你能预见到,监管机构会像他们一直在做的那样,对区块链技术进行研究吗?让我们继续问,什么样的情景可以最大限度的帮助整个社会,并在技术和法律的基础上发展。未来正朝着比我们现在想象到的更加奇怪的方向发展。

致谢

代币在时代思潮中如此之多,以至于其他人可能也有类似的想法。如果你在其他地方也看到过类似的想法,我很乐意参考它。

许多的想法都是通过与许多人的交谈而得到启发和提炼的,尤其是在纽约的共识周中。这是一份长长的名单,所以我特别想感谢:Tim Daubenschütz, Fred Ehrsam, Sébastien Couture, Albert Wenger, Maciek Laskus, Marcin Rudolf, Bruce Pon, Dimitri de Jonghe, 和 Carly Sheridan.


原文链接: https://blog.bigchaindb.com/tokenize-the-enterprise-23d51bafb536
作者: Trent McConaghy
翻译&校对: 娇娇 & Elisa

 
1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