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vcon3:ETHNews 对 Vitalik Buterin 的独家专访

zzzhang   |     |   478 次阅读

以太坊基金会平易近人又年轻有为的首席科学家谈论永生、普遍友好、父亲和量子计算。神烦狗、柴郡猫和独角兽酷毙了;工作量证明有点逊。

在Devcon3的第一天,ETHNews会见了年仅23岁的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他身着一件亮绿色的神烦狗T恤和一条摇滚风的深色紧身裤。Buterin深入畅谈了他的个人兴趣、领导风格和对加密货币泡沫的见解。在言谈中,他经常会采用双重夸张语气(“绝对”似乎是他最喜欢的词之一),而且他经常会用if / then(如果……那么……)句型来分析情况,体现了典型的程序员风格。

为了清楚起见,本采访稿已经过删节和少量改动。

彼此寒暄之后,我们进入了正题。

M: 你认为以太坊的文化是什么?

V:对于如此庞大的社区来说,绝对存在很多种以太坊文化。我最喜欢的是普遍友好(general friendliness)。人们感兴趣的是科技进步——而不仅仅是“哎呀,这是软分叉还是硬分叉?”,以及稀奇古怪的政治事务。这里接受所有不同的优秀想法,并且认识到这是一项正在推进的技术工作。而且,我认为以太坊注重打造一个全球化社区,并试着通过不同方式进行兼收并蓄。

M:世界上有哪些地区被忽视了?

V:如果你看一下以太节点图,明显可以看出主要是南美洲、非洲和中东[被排除在外]。我觉得肯定会产生很多有趣的实验。只是就眼下而言,这些地区不是经济中心,所以不会突然出现50个大项目。

M:你有兴趣让这些地区的人加入开发团队吗?

V:很有可能。

M:你现在在自学什么?

V:我在试着学习zk-STARKS的工作方式。这感觉就像是当你在学习zk-STARKS的工作方式之时,从中出现了一个崭新且更为复杂的东西。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它实际上不如SNARKS复杂。

我也试着跟进长寿研究的最新进展。我认为这是个重大难题,很可能还是个举世大难题。我实在搞不通为什么多数人不这么想。

我的论据很简单,想象一下我们能活到80岁。再想象一下,比方说,某个大陆的人只能活到40岁。在那个大陆,有些人想活到80岁而非40岁——但是其他人说:“不,不,不要!你关心这个干什么?能活40年已经很好很久了。你为什么想着要超越人类变成神呢?”

这个大陆实际上是存在的,就叫作非洲。实际上,如果有人要说,将他们的寿命从40岁增加到80岁并不是什么好事,我们就会嘲笑他们。同理,我想从80岁增加到160岁、160岁增加到320岁乃至更高,甚至于到永生都是这样。

M: 人们有一天会变得不再是社会生产力的一份子吗?

V:现在很多人的生产力其实并不高。总的来说,随着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进入并参与某些领域的壁垒也在增多。然而,另一方面,我们用来打破这些壁垒的技术也在增多。

例如,百年以前,人们根本无法通过智能手机学习语言。虽然有技术能帮助人们更快进步,但绝对没有在全世界普及——还有一些解决方案能够让即使无法对其做出重大贡献的人们的基本需求也得到满足,这类技术的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

M:你的父亲对你的人生有何影响?

V:他本身绝对是非常有趣的一个人。他一直都很支持我对数学和计算机科学的兴趣。他很支持我退学和创建以太坊等一切决定。因此,我很幸运能有这样一位父亲。

M:你和你的父亲在思想上有分歧吗?

V:(良久不语)我的父亲比我更倾向于资本主义一些——公平地说,他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也顺利移民离开了前苏联,那里实行的(与资本主义)对立的制度,最后变得非常糟糕。另一个文化差异是:我的父亲不会戴柴郡猫手表,也不会穿神烦狗的衣服,尽管我一直都在努力把我们全家带入坑。

如果越过思想分歧,(探究)性格差异的话,我们解决某几类问题的风格绝对是不同的。我的父亲在人际交往上很有天赋。对于有疑问的事物尽量相信他人,并打造友好氛围——他对个人发展很感兴趣。在他的公司里,他真的很注重帮助自己的员工获得最佳发展。

M:这是你试图效仿之处吗?

V:这点对我影响很大,而且我真的很在乎这点。虽然我认为我自己的处世之道更偏向于尝试在不明确思考的情况下与人为善。这就是有策略地帮助他人和天生以助人为乐的区别。二者都是非常现实的途径。

M:为什么每年以太币的发行量以1800万为上限?

V:在最初的白皮书中,我们承诺每年的以太币发行量不会超过1560万。在以太坊的实际运行中,每年的发行量是1050万,如今已经下降至每年630万左右。从根本上来说,一开始的原因是我们希望维护这一系统的公平——避免让早期拥有以太币的人享有太多特权。后来,我们意识到采用权益证明是可行的——因此,在这样(工作量证明)的环境中,浪费大笔金钱在支付矿工报酬上实际并非那么明智。

注:参照以太坊基金会的常见问题网页:“根据2014年预售时经各方同意的条款,以太币的发行量每年以1800万为上限(这一数量是最初供应量的25%)。”

M:发行量上限会随权益证明而变化吗?

V:有了权益证明,每年的发行量绝对会大幅下降。也许会降为零,我们拭目以待。

M:你是如何看待token的?

V:(重重地叹了口气)这非常复杂。大约一周之前,我写了一篇关于交换媒介估值的博文。我认为如果只将token用作交换媒介且没有销毁的方式的话,那么估值可能会变得极不稳定。

我对于这些交换媒介的担心是——首先,如果人们不想持有token,那你就可以通过超高效率的分布式交换来使之变为可能。

因此,如果有人创建了——怎么说呢——一个椅子网络,你必须用椅子币来买椅子,猜猜看会发生什么事?我会用Kyber将一枚以太币兑换成100枚椅子币,再用椅子币买椅子——椅子的卖方会立刻用Kyber将他的100枚椅子币兑换回以太币。或者说,也可把Kyber换成0x 或其他链上自动造市合约。你不能强迫人们持有货币。

M:那你对基本估值的看法如何?

V:对于有销毁方式的token,我这里有一个公式——很简单的经济学公式,即价格是未来预期收益的净现值(NPV)。在有收益的情况下,收益需要用已销毁的token价值代替。我认为这绝对是个很好的开端。

那你就要问了:“这个基本价值会出现吗?”因此,以以太币为例,以太坊每日交易手续费已经超过10万美元,即每年3650万美元。它实际上看起来像具有合理的基本价值,然而,如果你持有的某token的市场价值为10亿美元,而交易手续费仅有100美元,这要么就是因为人们看好其涨势,要么就是毫无道理可言。

如果你持有的token的发行量越来越多,且没有销毁的方式,这些token很有可能根本没有基本价值。在这种情况下,问题就在于如何推测出这些泡沫能有多大了。泡沫位置推测是一项你能够强化的技能,但也是一个危险的游戏。

M:你喜欢看什么书?

V:我一般不看那么多书。我认为如果某个人有两个很棒的想法,他只需写满20页纸就可以阐述这两个想法,但是为了凑成一本180页的书,他会写很多泛泛之谈……

M:我猜是因为出版商要赚钱吧。

V:我会阅读很多博文。 Slate Star Codex写的东西我都看。我会关注一些经济学家的博客,如乔治梅森大学的Cowen和Tabarrok等等。还有Steve Waldman在interfluidity网站上发布的文章。很多时候,我会浏览reddit,找有趣的帖子来看。

M:你担心token发售出现的泡沫吗?

V:我觉得泡沫目前正出现变小的趋势。不过,让我们拭目以待。泡沫的出现基本上是无法避免而最终会停止的,我认为人们的兴趣和信心会出现暂时的下跌。在某一时刻,token不得不需要更好的表现(来吸引人们)。

两年前,如果你想创造自己的货币,你真正需要的只是货币,而且只要说“我们会创造出一种货币,让它大获成功”就行了。只要调整下挖矿算法,减少30%的区块生成时间。给它起个名称叫“美国币”,把美国国旗放上去。(一阵大笑)。

现在,你需要一份白皮书,你还得说你有一个团队。

M:看起来准入标准依然很低。

V:是的,不过标准绝对在上升。对于每个1亿美元的项目来说,还有成千上万的其他人觉得自己也能获得1亿美元(的投资),却只拿到2万美元。我认为(项目的)质量要求正在持续提高,而且会越来越高。

监管的介入可能的确在减少泡沫,但对市场也起了反作用,因为在通常情况下,最有意义的token模式看起来像证券,最没有意义的token实际上是那些交换媒介token,都是些制造泡沫的废物。

为使这一行业良好运作,必须出现一种更好的模式。我已经与一些想提出某种沙盒模式的政府谈过了,如果顺利的话最终能带来很多益处。在那之前,我担心的是合规性利益不会转化为可持续利益。

M: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今后20年你认为以太坊生态系统会发展成什么样?

我只希望以太坊能获得广泛应用,做很多有趣之事。我希望这一平台在技术上能够支持人们想在平台上搭建的一切东西。我希望围绕这些应用而生的一些想法会变得更加成熟。

我希望我们能看到很多新机制得到试用。总的来说,分布式管理和算法管理等新的社会组织形式让我感到兴奋。我期望看到以太坊能运用于这些方面。当各种社区的成员们因为新的管理机制而选择以太坊而不是因为先有对加密货币的兴趣而选择以太坊的时候,就是我们在这方面取得成功之时。我认为我们已经开始迈向这一阶段。

我们看到基于以太坊的分布式方法被用来改善市场、构建拼车系统、建立信誉体制、建设认证系统、提出投票或其它管理形式……还有一个领域是我很感兴趣看到社区的介入的:我们能否使用加密经济系统打造较不易被利用的媒体形式?因为像点赞和转发之类的只需要一丢丢钱就能买到,而且正如我们在过去几年中了解的那样,有一千种方法可以让人来利用互联网媒体。它将成为下个世纪的主要攻击载体。

我觉得加密经济方法或许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有几个理由能很好地解释区块链对此带来帮助的原因。目睹这一领域的发展,以及从中产生的一些可靠的东西,我会感到很兴奋。

M:你认为量子计算将来会成为(加密领域里)一个问题吗?

V:这个问题不大,其中有一些误解。量子计算机不是什么可以解决所有问题或是为解决一个问题同时尝试各种解决方案的神器。它可以解决经典计算机无法有效解决的某一类特定问题。它可以破解RSA加密算法和椭圆曲线密码。目前,量子计算还无法破解哈希算法,或许能加快工作量证明挖矿的速度。量子计算实际上会为工作量证明带来巨大的风险。然而,这只是我们换用权益证明的次要原因。因为还有一种东西叫作后量子安全数字签名算法。

我们设计Casper的方法对上述问题从一开始就很友好。我为以太坊定下的技术目标是让该系统除了SHA-3和信息论以外不依靠任何密码。如果我们这样做了,我想这确实会带来很多好处。解决方案目前已大致准备就绪。我们只需执行就好。

M:你想看到加密货币的新闻记者多报导什么?

V:有趣的技术就好。比方说状态通道、Joseph Poon开发Plasma、甚至是我们自己的研究团队。总之就是以太坊领域的公司,尤其是一些小公司。

我认为大多数有趣的项目与代币无关。它们值得更多关注。

M:现在有什么特别有前途的项目吗?

V:我会关注那些我认为比较冷门的东西。比如台湾的AMIS,他们为Geth设计了Istanbul PBFT算法。还有L4 ,他们在多伦多有一个状态通道项目。还有Perun网络,昨日发布了一个基于zk-SNARKS的信誉协议。而且,我认为一般而言做学术的人也喜欢受到关注。这些都是我的直接猜测。

M:说点轻松的吧,你最喜欢的Reddit的哪一个子版块?

V:在密码学领域内,我有时喜欢浏览r/bitcoin和r/btc,看看它们是如何回应同一新闻的。在密码学领域之外,我会关注一些经济学板块。我喜欢r/badeconomics。这一子版块实际上汇聚了批评其它子版块中不良经济学理论的经济学家。还有一个子版块叫作r/badmathematics,就是一个完整的糟糕数学系列。它们都很棒。

M:最后我们玩个小游戏吧。你有两次“过”的机会。

词语联想

M:我很荣幸代表ETHNews进行本次采访。感谢你的宝贵时间。

V:非常高兴参加这次采访。


原文链接: https://www.ethnews.com/devcon3-ethnews-exclusive-with-vitalik-buterin
作者: Matthew De Silva
翻译&校对: 神殇 & Elisa

 
1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