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 | 玩转代币经济学:探索 Work Token

Ajian   |     |   919 次阅读

-图片来源:http://desertbeagle.tumblr.com/post/143123884182 -

Work Token(“工作型代币”)已经作为一种新型交互方式出现,并且应用到去中心化应用(dApp)当中。

在深入理解工作型代币的具体实例之前,我们得先了解早期的代币经济模型。

早期代币经济模型存在的问题

融资工具:许多项目创建代币只是为了将它作为融资工具,用来替代法币或 ETH(并没有成熟的考虑)。对于这些项目来说,与其通过传统的股权或者已有代币融资,还不如发行一种新型代币来得容易。因此,即便这些项目日后完成了他们的技术路线,他们仍然无法解决产品与代币脱节的问题。

交换媒介(Medium of Exchange, MoE)模型:“实用型” 代币(Utility Token)不会因为使用量的增加而自动增加网络价值。即使在产品发布之后,拥有专有支付系统的网络也很难激励参与者持有他们的代币。供需双方都可以买入代币,使用其服务,并且在服务完成后将代币买掉。由于通货膨胀的存在,抛售压力将进一步拉低代币的价格。

Vitalik Buterin(Ethereum)与 Kyle Samani(Multicoin Capital)均对代币的发行速率进行过深入探讨: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个 ‘交换媒介’ 代币的例子。假设有 N 个人对去中心化网络中某个产品的估价为 x 美元;该产品的销售价格为 w < x。他们每个人都在代币发售中购买了价值为 w 美元的代币。开发者搭建好网络之后,一些卖家参与进来,以 w 美元的价格提供商品。 买家使用他们的代币购买这种商品,花去了价值为 w 美元的代币,得到了 x 美元的效用。而卖家投入了 v 美元的资源来生产这种商品,最终却只得到了价值为 w 的代币。

需要有一个持续的买卖交易流才能维持该代币的价格。”

——Vitalik Buterin

空投:我们认为空投是一种新颖的价值分配方式。然而,它并没有真正激起人们对代币的认可和接受。向 “感兴趣的” 地址发送代币是一种盲目的广撒网模式。在这种模式中,有很多地址即使注意到了这些空投代币,也只会将这些代币丢弃,或者向协议提供几乎为零的价值。

投机:投机还导致 2017 年的许多项目忽视了代币经济学,现在仍有很多项目在回避这一点,将重点放在 “实用性” 而非经济激励上。这就导致一些项目无法开发出技术产品,甚至走向失败。即使他们改进了代币经济机制,最终还是被投机破坏了市场平衡。

由于存在以上问题,一些项目从一开始就重点思考代币经济学,以便更好地协调供需双方的参与者。

工作型代币(Work Token)的出现

交换媒介型代币催生了搭便车(Free Rider)的问题,也就是某些市场参与者不劳而获的问题。由于没有利益绑定关系,一部分代币持有者并未积极参与网络活动,却能分走活跃的代币持有者所创造的利益。由于持有代币的动机相对较弱,外部市场/投机行为引起的持续抛售压力将进一步压低代币价格。

工作型代币引入了一种组织网络参与者的新方法。从理论上来说,适当的激励机制能够激励参与者为网络做出积极的贡献。

在工作型代币系统中,网络参与者需要事先质押一定量的代币才能在网络上提供服务,并获得相应的收益。这种模型就类似于出租车牌照,个人先要支付高昂的前期成本来获得出租车牌照,才有权通过驾驶出租车/租赁出租车牌照获取额外收益

-图片来源:https://medium.com/@patrickmayr/improving-network-incentives-through-work-tokens-94193b0dd922 -

工作型代币实例

Augur

Augur 是一种去中心化的预测市场协议,让任何人都可以随时随地创建预测市场。

服务:在预测市场中,参与者需要使用 REP 代币参与播报相关事实、裁定预测市场的结果或对结果提出异议。代币持有者在他们认为正确的结果上下注,也能够对结果提出异议。

激励机制:下注正确的代币持有者将获得与其下注 REP 代币数量成正比的收益。错误下注的代币持有者将受到惩罚。

Livepeer

Livepeer 提供去中心化的转码服务,专为 Web3 堆栈中的实时流媒体创建更低成本的解决方案。

服务:节点通过抵押 LPT 代币来执行转码工作。该过程包括将视频输入转换成适合不同终端用户设备和应用的格式。不想提供转码服务的代币持有者可以将自己的代币委托给转码服务提供方。服务提供方基于费率和过往业绩进行竞争。

激励机制:节点通过提供转码服务收取费用,委托方从各自委托的转码服务提供方处获取一定比例的收益。网络参与率直接影响代币的通货膨胀率,并从另一个层面为网络参与者提供经济激励。不提供服务的转码节点会被扣除押金,并且被其他愿意提供转码服务的节点所取代。

此外,该团队还引入了 MerkleMine 的概念,矿工要通过参与计算 Merkle 证明的比赛来赢取 LPT。虽然在这种模式下代币分布相对集中,但是相比传统的空投模式更加有效。只有具备了计算 Merkle 证明的技术能力,代币持有者才有资格成为 Livepeer 的转码服务提供方节点。

The Graph

Graph 正在构建一种去中心化查询协议,旨在让 dApp 以比中心化索引服务更快、更安全的方式从区块链上获取数据。

服务:节点通过质押 Graph 代币可以成为网络中的服务提供方。为想要查询区块链上数据的 dApp 提供以下服务:为相关的区块链数据创建索引、过滤出感兴趣的数据、验证索引服务等等。

激励机制:节点通过提供索引、过滤、验证服务来收取费用,而这些费用将由提供精确索引和查询功能的 Graph 节点获得。

FOAM

FOAM 正在创建一个去中心化的位置服务平台。

服务:节点通过质押 FOAM 代币可以增加、管理和标注新的地理坐标,并且推出地理坐标的动态证明。

激励机制:TCR 代币的持有者可以对添加到网络中的位置信息进行验证或提出质疑。此外,FOAM 代币的持有者可以通过质押代币来获取提供位置验证服务的权利,以此获取一定的收益。

NuCypher

NuCypher 正在构建一个代理二次加密(re-encryption)网络,专注于解决去中心化系统中的隐私保护问题。

服务:节点提供二次加密服务,使得多个用户能在公链上共享私有数据。

激励机制:节点通过提供二次加密服务来获取收益。NuCypher 扩展了传统的工作型代币,提出了一种 WorkLock 模型。在该模型中,参与者锁定 ETH 到 WorkLock 合约中,换取相应的代币,然后再提供网络服务。如果他们正确地使用代币,就能取回之前锁定的 ETH 。反之,他们锁定的 ETH 将被销毁。

-图片来源:https://blog.nucypher.com/the-worklock/ -

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质押模式,但是我们必须先弄清楚,二次加密服务的收益对节点锁定 ETH 的意愿有什么影响。如果节点必须在提供服务之前先锁定 ETH,他们就得放弃其他机会(例如:通过 Compound 或 Dharma 贷款)。

工作型代币估值

工作型代币是一种能够更好协调供需双方网络激励机制的尝试。代币持有者受到了区别对待,活跃的参与者可以选择质押代币或提供服务,以此获得比其他代币持有者更多的回报。在供给方面,有能力并且愿意提供服务的参与者可以开始提供类似转码、查询的服务,成为这个市场的供给方,让购买方有机会发布他们自己的应用/服务。

随着服务需求量的增长,我们可以预测网络中提供服务的节点将收取多少费用。

开发工作型代币模型时需要考虑哪些因素?

单靠工作型代币模型并不足以让项目实现固有价值增长机制。

1. 潜在市场范围(TAM)与可服务市场范围(SAM)

TAM 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某个项目所面向的市场规模,这个规模通常也就是一项特定产品或服务的收益上限。大型市场为颠覆性项目提供了发展机遇,而且通常会先被人注意到。然而,仅仅依据 TAM 往往会导致判断错误

在去中心化的背景下,为了评估项目价值还需要考虑其 SAM,从而明确去中心化解决方案能够捕获中心化市场的哪些价值。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一个去中心化网络很难做到 100% 捕获一个行业的 TAM。另一方面,SAM 能够揭示 TAM 中的哪一部分是目标市场。

举例而言,Livepeer 的 TAM 可以说是价值 300 亿美元的流媒体市场。然而,由于审查、平台限制等原因,它的 SAM 仅仅是 TAM 中希望转型成为去中心化流媒体平台的那一小部分。并非每一个现有的流媒体平台都需要通过这种转型来降低成本,更何况这还有可能意味着要放弃现有的中心化解决方案所提供的机遇和网络效应。

2. 费用及节点参与率

在经过 TAM / SAM 分析之后,我们就可以转而分析特定的产品或服务有可能产生多少费用。一个节点所分配到的工作量以及对应的费用由其质押的代币量占总代币量的比例决定。如果某项服务的需求迅速增长,费用总额也会随之上升。在理论上,网络参与者将把现金流的增加视为赚取更多收益的机会,因此会购买质押更多代币用于质押。

例如,如果使用 Graph 的 DApp 看到交易数量在上升,那么查询量也会增加,从而为创建索引的节点和充当管理员的节点提供更多费用(收益)。

3. 预期增长与净现值

通过预估某一具体服务/应用的发展空间,我们就能够预估它的费用增长空间。预期增长将反映总费用池未来的增长情况,以及成为服务提供商所需质押的资产量。

通过引入适当的贴现率并且对费用调整进行假设,我们可以使用净现值(NPV)作为工作型代币的价值指标

此类分析引入了许多假设,并且这些假设因项目而异,因此需要分清这些项目之间的界限。

工作型代币模型的注意事项

1. 服务提供商集中化/治理问题:

随着某项服务需求增长,势必会有更多节点希望利用不断增长的现金流进入市场。然而,新的参与者会受到准入门槛的阻碍。

除了负担质押成本之外,节点可能需要具备(成为服务提供方所需的)特定硬件或技术。与传统 PoW 或 PoS 网络不同,服务层的工作型代币模型可能只适用于一小部分早期网络参与者,例如能够执行网络所需工作的早期投资人/硬件专家。如果某个节点不能正确地执行工作,他们质押的代币有可能会被扣除。然而,随着准入门槛越来越高,未来能够替换恶意节点的新节点将会越来越少。

这将导致服务提供商呈现集中化趋势,引发新的可攻击面,或是垄断市场行为。

那么,网络治理会不会因此受到影响呢?如果网络参与率已经很低,高度集中化的服务提供商可以选择修改协议,例如,在没有经过充分讨论的情况下,收取更高的费用或者改变质押所需的代币量。

如果工作型代币进一步激励服务提供方参与协议修订,那么问题就变为:哪些代币持有者具有修改协议的决定权?决定权的集中化程度有多高?

例如,纽约出租车市场上购买一个车牌的成本越来越高,仅有屈指可数的几家公司能够参与进来。这些集中化的参与者完全控制了出租车司机的收费以及出租车服务的供应量,因此消费者和出租车司机的体验感都很差。这与工作型代币的运作方式并非 100% 相似,但是一个值得学习的有趣的案例

2. 费用 vs 现金流

成为服务提供方需要具备特定的硬件/技术,因此需要有足够的激励来弥补他们在硬件或时间方面的投入。如果一个去中心化平台试图颠覆寻租模式并提供更低价的服务,那么收取的服务费必须足够低才能说服买家加入。然而,如果费用太低的话,服务提供方就不会为这个服务投入额外的硬件/时间成本,因为他们能获得的收益太低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可能会达到某种市场平衡,但是如果这种经济模式不能在早期为供应方提供足够的激励,这个网络就不能启动

3. 规模经济 vs 去中心化经济

许多工作型代币模型瞄准的都是现有的视频、查询、存储等中心化服务。

现有的中心化企业多数依靠规模经济盈利,即,随着生产总量的增加,单位成本会逐渐降低。例如:亚马逊云服务在过去十年不断扩张,计算和存储需求量也随之增加,但是对应成本已经下降。

-亚马逊云服务数据中心-

去中心化服务无法像这些中心化公司一样很快从规模经济中获益,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吸引愿意从事所需工作的积极参与者。这意味着网络无法在相同的规模下获得相同的成本优势。

因此,项目提供的服务需要具备一个特征——去中心化因素(例如:抗审查性、改善长期规模经济/降低费用、消除交易对手风险等)所能产生的价值需要超过立即转换模式背后的成本与风险。

如果工作型代币模型要在没有明确去中心化理由的情况下颠覆中心化服务,那么它将与规模经济作长期艰苦斗争。

这个想法与产品/市场的契合度相关。为什么需要去中心化服务?代币模型如何帮助网络实现价值增长呢?

结论

工作型代币有助于解决代币经济学中的很多问题。然而,它自身还有一些局限性需要突破。任何工作型代币模型都需要解决的两个基本问题是:

  1. 应用真的需要自己的代币么?
  2. 如何长期激励参与者保持活跃?

随着加密经济领域不断成熟,我们将看到现有的工作型代币模型经过多次迭代后不断发展。


原文链接: https://blockchainatberkeley.blog/stake-to-play-token-economics-exploring-work-tokens-7e1b30ec53dc
作者: Anjan Vinod
翻译&校对: stormpang & 闵敏


你可能还会喜欢:

观点 | Web 3.0 带来的商业模式
观点 | 如果 BitTorrent 协议内置代币会如何?
观点 | 区块链挖矿 2.0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