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文档” 译后记

Ajian   |     |   838 次阅读

干货 | 创世文档:David Chaum 的 eCash 如何催生一个密码朋克的梦

干货 | 创世文档:Adam Back 如何设计出比特币的引擎

干货 | 创世文档:Wei Dai 的 B-Money,也许是比特币的初稿

干货 | 创世文档:Nick Szabo 的 Bit Gold 与比特币只半步之遥

干货 | 创世文档:Hal Finney 的数字现金探索成果 RPOW


“The Genesis Files” 是 Aaron Van Wirdum 从 2018 年 4 月开始撰写的连载,一共有五篇,介绍了对中本聪发明比特币有所启发的几位 “密码朋克” 的人生经历,以及他们的数字货币构想。

2018 年 6 月,我在 BlockstreamCN 公众号见到两篇译文(12),尝试联系转载而不得。近日,终于在友人 Molly 帮助下,获得 Bitcoin Magazine 的授权,得以翻译及再出版。特此感谢 Molly。

五篇文章,从 David Chaum 写起,展现了密码朋克们在理想的指引之下的探索(实际上,也是比特币的底色);既不是纯粹的技术介绍,也不是人物传奇故事,因而既能引人入胜,又能不落俗套。此外,作者还经常拿这些构想与比特币相对照,使得文字已不仅是介绍,还有了反思的味道。

这种反思气氛,也使我常常思考:为什么这几位密码朋克前辈,没能发明比特币?中本聪的过人之处到底在哪里?

举个例子,“工作量证明” 并不是中本聪首创的,甚至用在数字货币上的 TA 也不是第一个。看 Adam Back 那篇,就明白了。

熟悉密码学的人都知道,比特币中所有的密码学工具,无一是中本聪的发明,在中本聪创造比特币的时候,全都已经存在了数十年(PoW、默克尔树、哈希函数、公钥密码学……)。中本聪只是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将它们组合在一起。

所以,我认为,TA 的过人之处,不是对密码学的理解,而是对经济学的理解。几位前辈的执念,阻碍了他们在数字货币领域进一步创造。

Wei Dai 的例子可能最明显(原谅我对前辈的不敬)。Wei Dai 从一开始,就想创造一个 “币值稳定” 的货币;乃至于日后回想起自己未及时回复中本聪邮件,懊悔之处亦在于未尝试说服中本聪改变比特币的货币政策(我自己相信,中本聪在这一点上是不会改变的)。

但是,世界上没有比 “购买力稳定的货币” 更大更教条主义的虚妄了。世界上从不曾,也永不会存在 “购买力(绝对)稳定的货币”。货币的购买力,总是一刻不停地在变化之中,随着支付技术、交通条件、货币发行量乃至保险行业的变化而不断变化。你觉得稳定,只是因为作为一种适销性最强的商品,其价值变化相当慢而已。

要而言之,价值总是个体的估价,而个体之外,并不存在一套恒常不变的价值尺度(这样的东西是根本不可知的,虽然总有人扬言自己知道),自然也不存在能固着在某个位置的东西。

Wei Dai 可能也没妄想这样的东西,他只想让 B-Money 锚定一篮子商品(若干数量的若干种商品)。这样就算稳定了。但这其实并不能解决问题。

此种货币设想,最早应见于欧文·费雪。包括张五常教授,也提过类似的方法,让 “货币有个锚”,方法更进一步,要求货币成为 “期货市场可以成交的一篮子商品” 的指数,并配以一定的通胀。(见《经济解释》卷四第六章)

但米塞斯早就批评过这种构想:这一篮子商品并无理论上的最优选,因此必定是任意的;也就是说,它也必定会成为政治活动的目标,被有心人改来改去。一样是不稳定的。(见《货币、方法与市场过程》第六章;米塞斯何其老辣、费雪何其天真!)

锚定贵金属的货币,即使免不了贬值,过程也会更透明。也即制度费用会小一些。

Nick Szabo,我认为是最博大的密码朋克了,在这一点上也难免智者千虑。

他的 Bit-Gold,与比特币极其相似,真的只有半步之遥。Bit-gold 的形式与比特币 UTXO 几乎完全一样,就除了一点:比特币 UTXO 只能由区块来发行,而 bit-gold 则是自由提供 PoW 来发行。

Szabo 认识到了直接以 PoW 作为价值标的,会面临通胀问题(因为计算机创造 PoW 的能力一定会越来越强),他的办法是为 bit-gold 加入时间戳,从而不同时代产生的 bit-gold 将本身就是不同质的(历史上的 big-gold 也不再有被通胀的可能),而多个差异化的 PoW 可以打包成价值均一的货币单位(从而解决不同质带来的不便)。

这根本无法解决问题,人们对商品的估价,本质上是不考虑其制造成本的。人的估价只向前看。就以 Szabo 喜爱的黄金为例:你见过人们为不同地层(开采难度和时代不同)的黄金给出不同的价格吗?不,人们只以纯度来考虑单价。一个 PoW,也并不因其是更久远的而更有价值。(Szabo 可能太过相信,人们会把时间戳当成一种收藏品。)

“不可伪造的奢侈浪费”(Szabo 语)、制造成本,是物有价的前提,但不代表人的估价会以这个成本为依据(大多数时候,这个成本也是不可知的)。估价从来只看向未来,考虑其用途、考虑其稀缺性稀释的速度。

所以 Szabo 的办法非但不能解决问题,还徒增困扰。异质的 bit-gold 会带来极大的不便,不因为可以组合而消失,因为组合过程也面临定价问题,而定价要付出信息和判质费用。市场定价的能力不是无限的。

数十年的探索,中本聪成见最少,心思最单纯,最少虚妄(和完美主义),洞见最深刻。他认识到了货币的价值是时间的函数,于是才能创造性地设计出难度调整机制:当年发明用来阻遏滥发邮件的 PoW,摇身一变成为阻遏滥发货币的围墙,我们才有了比特币。

了解这几位密码朋克,不仅是为了了解比特币所吸收的营养,也是为了从他们的尝试中获得教训。仔细阅读他们的设想,你会发现历史真的押韵。他们已经尝试过走不通的路,也还有人奉为创新、跃跃欲试。

唐太宗李世民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这份连载,也可以有这样的价值。

(完)


作者: 阿剑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