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 | 如何实现一个去中心化的 Dropbox 存储

说白了是传统信息论的东西,举个存储2个bit的例子,现在要存储2bit的数据,要保证在单存储坏掉的前提下不丢数据,简单办法就是再存一个hash值,这个hash值为2个bit的异或,将这3个bit数据分别存储到不同的存储位置,这样任何一个存储位置出了问题,都可以根据另外2个bit的内容获得原始的2个bit的内容。

文章里面说的算法就是当存储可靠性要求变大,分区变多情况下,通过一些数学算法来计算原始的内容值。

干货 | 如何实现一个去中心化的 Dropbox 存储

不考虑中间那堆数学算法,事实上逻辑很简单:
1. 去中心化的文件存储最大的挑战是当文件被分割成储存在不同物理位置的块以后,如果其中有个存储块被损坏或者被人为处理掉,怎么还能保证整个文件有效?
2. 然后通过一堆数学方法来把信息冗余在不同的块上,这样即使坏了一些块,只要有足够多的块还能用,整个文件还是可读的,同时这种方法也能够识别其中某些块给的脏数据。数学算法没完全看懂,但是我觉得真去专研一下应该不会特别难,而且真要专研的人应该不多。

汇总国内社区对于 DAO 问题的意见,传达给以太坊基金会

就我看来DAO黑客事件的后续解决方案的分歧本质上来说就是照顾当前投资人/用户利益还是考虑未来潜在用户的分歧
照顾当前投资人、用户的关键目标是:保护这些人的投资;
考虑未来潜在客户的关键目标是:证明以太坊提供的智能合约在订立后是不能被人工干预的

逻辑:
1. 因为以太坊现在仅是个POC,如果未来这个POC成功的话,用户数是现在用户数的百倍甚至千倍;和未来用户比,现在的用户仅是个小众;
2. 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如何决策,实际上关键点还是未来用户会怎么想,什么样的以太坊才是这些用户需要的;
3. 标准的做法是找寻关键用户,用户画像等,在现在现成的情况是已经有一些用户的情况下,那么问题是用户的观点汇总是否能代表未来的目标用户观点;这只要分析现在的用户构成和未来的用户构成是否一致,可能的观点是否会有其它影响?
4. 而当前情况是:现在的用户群构成和目标用户群构成是不一致的:现在的用户群总的来说是偏IT的,而未来的用户群总的来说应该是偏业务的;
5. 尤其是当前用户群里面DAO投资人占相当一部分,原则来说他们的意见应该归为第二类:相关stakeholder意见,如果放在统一意见里面,会对统一意见造成失真。

其它事实:
1. 如果不能证明智能合约执行结果可以不被人工干预,需要一整套人工干预措施(仲裁、陪审团制度云云),那么现代人类社会类似的合约已经很多很多,并不需要一套新的合约系统;
2. 相对于人工合约的随意性,智能合约的精确性是个优点;合约执行完全不受人工干预会引起用户的担心,完全可以靠增加检查点来解决。
3. 无论以太坊的代码质量多么好,未来合约构建的多么认真;被发现漏洞出现问题是迟早的;今天发生只是损失较大而已,靠修改代码来解决问题只是程序员方案了。

观点和建议:
1. 在以太坊通过代码修改来解决DAO的问题是不正确的,只能一时之快;最终代价是整个以太坊是否能做好智能合约这个问题的出现?
2. 与黑客谈判,看在硬分叉之外有什么其它解决方案;毕竟黑客也不愿意血本无归;
3. V去找些金融界、法律界业务人士沟通,听取他们的意见;
4. 如果还是想听取当前相关人的意见,至少DAO参与者的意见分开来归为一类。
5. 事实上在这两个选项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在修改代码做分叉以外还是能找出一些别的方案即保护现在用户利益,又坚持自身价值的。

汇总国内社区对于 DAO 问题的意见,传达给以太坊基金会

@55447578 完全同意这点,现实世界不是玩游戏,商鞅变法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南门立根木头,智能合约的闪光点仅在于大家能够相信他不会被人为修改结果。

在大义的名义下,多数人暴政我们见得太多太多。现在情况下,就像一个人在和一群人下棋,旁边一群看客,那个人使用了些阴招赢得比较厉害,而阴招确实不对,那群人就和看客跳起来说,不对不对,我们重新改下棋的规则,你不被允许将你赢的钱带走。那以后谁陪你下棋?

汇总国内社区对于 DAO 问题的意见,传达给以太坊基金会

我支持软分叉,不支持硬分叉

理由:
1. 首先硬分叉直接危及了以太链存在的基础,那就是证明“以太坊所运行的智能合约是可以不受人工干预而执行”。人类历史上已经有过各种各样的合约,在计算机上运行的合约并不是新鲜事物,智能合约相对这些其它合约唯一的优点仅在于“结果不受人工干预”这点。
2. 其次硬分叉这样的处理方法也有失公允,现在的问题是出在DAO的合约上,而不是执行合约的以太链上,最后结果是以太链靠修改代码来解决DAO的问题,那么明天任何人或群体在以太链上的合约出了问题,是不是都可以指望在以太坊通过修改代码来解决?
3. 再次不进行硬分叉,本次事件对于未来是个很好的参考:之后,以太坊可以着力开始研究欺诈合约的解决方案,并规则化;所有合约的编写人会努力提高合约的编写质量,也会进一步强调合约审核人的作用;关键点是所有人都能够相信以太链上运行的合约不会因为其它任何原因而撤销。
4. 反过来,如果进行了硬分叉,那么至少发出了这么一个消息,在足够利益之下(现在大概是4500w USD),以太坊是会出来修改交易结果的。实话说中国国内每年电信诈骗的数字都远不止这么多,也没见中国国内的银行出面来想办法冻结账户,解决问题。

个人感觉,当前这个事情的后续就是以太坊成人还是成神的分界线,如果能够接受DAO投资人损失带来的信誉挑战,坚持以太坊本身作为智能合约执行方的中立性,并提供规则来降低未来类似问题的风险,短期势必受到投资人的责骂,但是长期收获的是完全的信誉。

观点 | 关于 The DAO 智能合约被攻击事件的反思

仔细读完,对于“智能合约需不需要有一个可追责的业务owner?”的分析深以为然,在智能合约的世界里面,我们可以相信代码能够按照他的含义执行,但是谁来保证这个代码完全正确地反应了编写的真实目的。

谁能能负责任的世界就是一个谁都不负责任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