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上的下一代金融市场,及比特币的归宿

曹艾米   |     |   654 次阅读

币币交易、法币交易形成了行业两个分叉。大体来说,可以认为法币定价BTC,BTC定价其他数字币。以BTC计价的传统可能成为“比特币黄金”神话的发端点和现实基础。可能被忽视的一点是,以太坊生态中的“置换稳定币”合约很可能是“黄金通往货币”的必经之路。值得关注的是,从逻辑上看,这种机制之于金融市场是放大波动还是趋向维稳?
与此同时,关于区块链能做什么、在货币之外还有什么应用的讨论越来越消极。主导研究央行数字法币和证券交易系统的业界牛耳姚前会不会认为,行业一直关注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实质上是下一代金融市场的技术方案?
数字资产托管形成了中心化趋向,中心化使得资产利用效率提高了。下一波的疯牛泡沫会不会源自这个环节的红利释放?

一 、分叉
我们说币币交易、法币交易是行业的一次分叉,背后的原因是中美监管政策的分叉。
2017年之前,欧美的合规交易所屈指可数,数字货币合规市场规模是很小的;三大法币充提的交易所在中国。2017年,美国数字货币交易合规通道取得了很大进展,我国则将比特币赶出国门,原因很明显, 客气一点说,中国缺少最好的项目。
关于什么是最好的数字货币项目,每个时期都有不同的看法和不同的迷惑,但在区块链已经公认为成熟期的今天,我们大约能有比较清晰的结论。代币的功能性编程、保护隐私的技术、金融市场架构、公链性能和下一代技术标准、货币协议或称金融产品结构,都是针对现有金融市场、货币体系的改良和变革性的方向,或者构成数字经济的基础,这些是应该纳入主流,甚至获得政策扶持的事情。但如果缺少这类创新土壤,热衷拉人头炒空气,则监管称“滚,不想见到你”,也是懊恼但没有办法的事情,或许是说“出去留学吧”。

总之,2017年既是行业合规成型的一年、也是全球监管风暴的一年,陆续上演了高速发展、高度管制、最后疯狂的戏码。这短暂的交替时期留给业界的成果,是现有绝大部分品种以BTC定价。行业早已认识到,总量恒定的比特币要承担货币功能,需要通过稳定币合约。比特币区块链上没有智能合约,稳定币出现在以太坊生态。
不管怎么说,数字货币主流化是2017年的主题,它同时带来了另一个转变:数字资产中心化管理。
数字资产的托管主要是管理的方便,我们都知道区块链的安全,突显了人类的不靠谱:比特币密钥一旦丢失就找不回来;ETC和ETH的地址一旦搞错,资产也石沉大海。于是,出现了中心化钱包,极端类似现实世界中的银行,负责管理资产安全,客户用互联网式的用户名密码登录管理。
中心化钱包与没有智能合约的比特币是有联系的。
我们知道现实世界中的银行,一手收存款、一手发贷款。我们也知道,中心化钱包收储的资产是可以挪用的。与此同时我们还知道,黄金退出了支付领域、作为储备存在;比特币也不用于支付,但广泛用于做市的本金,在交易所通过安全收益的量化软件匹配供需、充当做市商。比特币和黄金都退出支付,但是可能归宿不同,比特币在囤币保值的同时、可以承担流通职能。
简单说,用比特币贷款去花,同时比特币还在交易所跑量化,数字货币也可以循环创造。
这是一种观察,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中心化管理可能最大效率的利用资产,也会制造泡沫。以太坊的衍生稳定已经出现了,都带杠杆属性,比特币也可能即将迎来第一代衍生品种:稳定币。

最近有新闻热炒数字美元获批由交易所发行,并对人民币没有计价数字货币世界痛心疾首。但有可能比特币更适宜承担这个角色。值得提出的问题是,比特币价格上一个台阶,数字货币世界的体量就会上一个台阶,估值有杠杆性,比如2015年以太坊ICO时总量1亿枚,但2017年底的ICO项目代币总量普遍都100亿了。这种杠杆是放大了金融市场的波动性,还是在维稳?
从直觉来说,上一轮熊市中,比特币曾经用于购买云渲染农场的算力;这次则拿来置换特供茅台酒,两轮熊市、两个身价。看起来是更有信心了。但是很明显,绝大多数数字币是没有任何流动性的,归根到底是没有实体经济注入,因此业界寄希望于STO的发行,即将证券交易全面移植到区块链上,进而在物联网、数字经济落地,实现行业和技术的内在价值。
粗略的认为,比特币、以太坊兑其他数字币交易对的传统保留下来,计价其他数字币,有可能炒股像买了保险,变成去中心化的大盘股涨最快、中心化的股票向整个市场贡献溢价。其次,可能引起金融界对数字币流动性的高度关注,例如抵押数字币贷款,如果没有足够的流动性,则无法获得贷款、扩张信用,可能是信用管理的另一种方法。

二、去中心化交易所、区块链与下一代金融市场
币圈之外,区块链行业与中国央行的研究团队聚焦的是传统领域,包括证券代币化的基础设施。在最近的一篇文章里,新调任中证登总经理的央行数字货币前领导姚前,对去中心化的证券交易所提出了构想。
为什么要进行“去中心化”的探索,或者应与目前主导金融市场的高频交易、量化交易联系起来。高频交易存在两个问题,第一是抢速度,要在交易所门前买办公室、架专用光纤,拼硬件、拼速度、抢单。这和比特币拼算力抢哈希是没有区别的,虽然是工作量证明,但是非常不环保,而且已经到了绝路、产生了暗池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暗池,不透明,比如交易所可以优待某些客户的订单,坑另一些客户的订单,直到客户赔的要命,要退出了,交易所会透露说其实系统有新规则,你按照这个规则下单,就不会被坑了……这种博弈对于散户来讲是不在乎的,但对于专业交易者来说,则身家性命遭遇了威胁。区块链上的去中心化交易合约规则是透明的,营造了fair play的交易环境。至于说区块链的慢交易对高频交易是一种矫正则未免讽刺,但分布式、随机的共识节点确实使得铺光纤、换办公室、换硬件的竞争变的没有必要了。
关于区块链性能低与成本高的质疑则可能完全不是事情的关键。

三、其他:电子货币、公链和价值网络
我们对发生在身边的电子商务改变世界、杀死商铺、挤压银联已经习以为常,所以没有意识到所谓“价值网络”的含义可能非常浅显,仅仅是指电子支付已成为互联网的必备功能甚至最重要的营利手段。腾讯在游戏业务受挫后,撑起其盈利的重要版块就是支付手续费收入的增长。区块链作为数字币技术,很可能是货币电子化前进过程中呈15度夹角的另一条路径、两者是非常接近的。
在数字货币的世界,公链即银行,可能正因此公链是这一世界重要的概念股。
也正因为如此,将交易“搬”上链结算,搞币改、链改,是行业的诉求。比特币黄金已经诞生了,在漫漫熊市憋在交易所玩多空对赌,没有结算任务。将数字货币定义为“共识信仰”的阶段大约已经是过去了,将比特币降格为普通民间理财产品可能过于悲观,但的确不可能未来还会产生什么“共识币”。

此外,本文讨论了比特币和以太坊生态中的合约,但是没有讨论以瑞波币为代表的货币协议可能带来的现实变革。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