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共识机制是区块链扩容的障碍吗?

曹艾米   |     |   1159 次阅读

我们都知道中本聪受了“三式记帐”的启发,在同一笔帐上记载了从哪来、到哪去、余额三项,从而即使这笔帐广播到全网被漏掉了,甚至最终无效了,当前的帐户也没办法把一笔钱分成两次花。

从哪来是历史;
到哪去是未来;
余额是现在。

所以区块链的记载是可溯源的,不仅帐与帐相连、前块与后块也相连,这是经典的块链结构。
虽然全网每个节点都在忙着记帐,可是最后都同步成一本帐、一条链。同一条链的意义在于,只要全网有51%以上的诚实者,有错的链总归要被抛弃的。但相信最长的链这一点,并非所称区块链的“共识”。
很多人包括我本人都曾经有过误会,认为区块链共识是指“把帐记对”的共识,但事实上“共识”的另一含义是:加密数字货币应该以什么标准和程序奖励给谁的问题。
加密数字货币应该如何分配,是块链要解决的共识。
区块链产生的加密数字货币是奖励给矿工的,没有矿工,块链网络无法运行。共识,就是指矿工获得报酬的共识。
只有矿工认为货币的分发是公平的、透明的、可监督的,块链系统才能有矿工维护者,才能广泛的扩大开去。

这是一篇小白文,指向即将发布Demo的一条机器集群协议、去中心化Pow共识的公链Fissioner。
Fissioner在全节点、轻节点之外,还架设了向开发者社区开放的“天文台”共识节点。Fissioner也保留了“块”,将其设计成全网的“心跳”,出块障碍是全网的一个共识,意味着对等网络没有正常工作。
通过标准进程调用接口,Fissioner把共识变成一种可自由采用的测试方法,主链上的矿工组、Dapp、交易者可以调用包括Pos在内的各类共识方法。
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意义上的区块链2.0,它升级的对象是全局性智能合约的共识部分,特色是:

矿工之间可以交易;
主链、DAPP可以设计交易;
共识索引记录人类世界可能存在什么样的交易。

共识在块链和DAPP的运行中无处不在。只要有市场的地方,无论一对一或者多对多,都需要共识。
矿工如果给公链挖矿,掉落空气币(Out of Air,可以理解为货币初始发行);矿工如果提交云渲染算力,交易到的是交换价值(Transaction, 货币流通)。
我们知道比特币网络只记录比特币这个空气币,达世币网络只记录达世币这个空气币。矿工在任何一个块链网络中的工作、贡献,同全世界都无关。

空气币的价值只是来自于交易所。在交易所,数字币变成了黄金,黄金是商品市场,不是价值网络。
引入合约的块链结构才是价值网络、如以太坊。

以太坊虚拟机支持算法的调用,但是随算法调用的、必然是算力,如果矿机一刻不停在挖矿,算力从哪里来?这样的价值网络缺乏硬件支持。
Fissioner扩展矿工间点对点交易,是硬件以太坊的升级版,当调用“算法”时,矿机有空闲的算力可以一起计价出售。Fissioner是硬件版以太坊的2.0版本。

共识称为“Proof of...”,比如Pow工作量证明,无论比特币、以太坊,百兆算力一天能挖到的数字币数量是很容易算的。
如果算出来不靠谱,矿工还会挖矿吗?
当矿工一定要学会读挖矿界面。全世界的开发者也盯着作弊抽水的流氓软件。
一台机有几百兆算力,一测不就知道了吗?
硬盘被占用了几百兆,本机数据和挖矿数据没有出入就是对的。

因此得到共识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区块链解决速度和容量的问题,在矿工层面,根本是没什么障碍的。
换句话说,对等网络记帐该多快就多快,矿工争夺数字币达成共识本身,并不构成交易确认的障碍。

作为竞争者,矿工可以参与任何共识进程——换句话说,就是只要硬件支持,矿工就可以双挖或者多挖。
要实现交易,需要对智能合约的“履行条件”部分进行定义,在这里我们不区分全局性智能合约(矿工共识)、点对点的智能合约(利益相关人共识),通称共识。
矿工机器之间可以协议达成无限的共识,数据共识、硬件资源共识,从而促成无限的交易。
公链加密数字货币可以照此向矿工分发;算力交易也都是这么达成的。
这种共识称为矿工协议。
矿工协议是机器协议,通过矿机间信息交换,形成经济学上真正的完全竞争的、公平的市场;而达成共识不花费额外时间成本。

对等网络记帐速度本应有多快,交易确认就能达到多么快。
合约共识并非块链扩容的障碍,而且是实现价值网络的基础。

当矿工,是身处一个全球完全竞争市场。
完全竞争市场是经济学上的理想概念,矿工市场大约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完美范例。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