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比特币与产权独立的承诺

Ajian   |     |   1376 次阅读

Default featured image huge

1

我们将在本系列的第二篇文章中介绍比特币是如何成为新一代社会经济制度的(上一篇文章在此)(编者注:见文末超链接《比特币与社会契约》),现在的问题在于谁会使用比特币这一制度?在现有制度下,是否有比特币生存的空间,如果有的话,在何处?比特币是否如媒体所说,仅仅是 PayPal 或 VISA 的低效竞争品呢?


要将比特币与其他制度相提并论,首先我们要理解人类为何要建立社会制度。

人类自身有着各种限制。没错,我们可以不断学习,但我们无法像计算机硬件或者处理器升级那样升级自己的头脑与身体。事实上,自从我们开始在地球上打猎采集,人类的生理与心理能力并没有多大的改进。改进更大的其实是我们的协作方式。所有的科学突破、生产力的进步与繁荣基本上都源自个体间的合作。

合作也存在可拓展性问题

然而,这个世界在根本上充满了不确定性,这导致人类合作难以开展。我们需要浪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来预测其他人对自己行为产生的反应,并判断他人的反应会不会对自己产生负面影响。

在我们无法有效预测其他人行为的情况下,我们的生活就像是囚徒困境,不知道自己是该与别的小哥哥合作去打一只雄鹿还是自己去抓一只野兔好,我怎么知道小哥哥会不会在打到雄鹿以后一锤子把我打蒙,然后把鹿据为己有呢?人类的发展与繁荣之路就在于找到打破这种囚徒困境的方式、加强合作。

博弈论给了我们应对囚徒困境的两条路:第一条路是将单次博弈变为多次(或叫“迭代”)博弈,如果你跟你的潜在打猎合作者第二天还会见面,你们肯定会好好表现,因为你们都不想被对方报复。但根据人类学家罗宾 · 邓巴(Robin Dunbar)的理论,这种多次社交体验在特定一段时间内只能发生在有限的群体中。

邓巴数Dunbar’s number)指能与某个人维持紧密人际关系的人数上限,该理论的支持者认为超过这个人数上限的团队,需要更加严格的规则,法律以及强制性规范来维持稳定性和凝聚力。

通过制度来合作

邓巴指出的第二条路,就是管好自己的手,不要做伤害别人的事。走这条路的其中一个方法是采用共同的道德规则(morality),并保证这些规则能够普遍实施。

但对于大于邓巴数的群体,我们仍需制度保障(institution)。

所有制度的终极基础都是一种对暴力的垄断。通过赋予某个群体以特殊的权力来保护你的城市,你才能更高效地发展自己的企业,因为这样一来你就不用担心如何去保护你的企业成果了。建立一个仁慈而强有力的暴力垄断还有助于强化共同的道德信念,且有助于将道德要求正式融入法律体系中,使得规则更有公信力,毕竟有一个权力高于任何个体的机构来保证无人能够“凌驾于法律”。

暴力垄断者和法律系统保护着所有制度中最重要的一种:对私有财产的权利。一套由国家(state)保护的私有产权系统,给予了你对某项经济资源的排他性权利、使你可以按自己的意愿使用。现有的研究已经表明,繁荣(prosperity)与财产权利是息息相关的

财产权利

所有高等系统的基础都是清晰界定且受严格保护的财产权利。市场能够撮合买家与卖家的需求,促成劳动的专业化与劳动分工,而货币可以促进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产生更精准的价格。

我们的确需要一个暴力垄断者来规范法律体系,也的确需要法律体系来保护我们的财产权利。对财产权利的保护使我们能有市场与企业,进而拥有资本化体系。正是通过建立各种新制度,人类文明才能进步。下图简要标注了各个制度在整个系统中的关系:

-左图演示的是一个稳定的制度堆栈:法律系统、产权和市场经济等依次在暴力垄断的基础上建立。右图则是不稳定的制度堆栈。-

通过将人们的互动流程化,社会制度就能打破囚徒困境,使人们不必总是担心被同类伤害。这就能增进互动时双方的可预测性,让我们能够信任陌生人,将可合作的人数增加至大于邓巴数。

比特币制度

如果我们把比特币看作一个新型制度,这会让我们解锁什么技能呢?我们来回忆一下比特币社会契约规则是怎么说的:任何人都可以无需许可使用比特币网络(无需审查),有且只有持币者本人可以使用(无法没收)。此外,不存在一个可以不按计划超发的中央实体,因而无人能够窃取他人的购买力(无通胀)。最后,任何人都可以在收款前验证款项是否符合比特币规则(无法伪造)。

那么这些规则是否能在现实中存活下来呢?Eric D. Chason 在他的雄文《比特币作为财产法》(How Bitcoin functions as property law)说道:“中本聪创造了一类可以不依赖于政府、中央实体或传统法律体系的财产形式。”

而我会进一步说,比特币网络及其货币促成了人类历史上任何社会经济制度中最高级的财产形式。

财产权利的新时代

这就是比特币最重要的创新之处——将产权与法律体系及暴力垄断分离开来。人类首次能够不依赖于地方政权的保护而拥有财产。比特币有易隐藏、易保护、易分割及转移、易验证等特征,且持有者本人即可独立达成上述特征,赋予了人们最高自主权利。

财产权利在此之前是强烈依赖于社会体系的其他层面的,对暴力垄断与法律体系的依赖尤为明显。一旦社会体系的底层动荡,我们就无法有力保护自己的财产权利。但因为比特币可以完全独立而不依赖任何其他层面,就能够将最高级的财产权利带到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无论此处的基本制度、政府或法律体系是否完善。

3

-中图文字:比特币的产权保护独立于地方的暴力垄断和法律系统。右图文字:比特币提供了全世界最强健的财产保护,并且独立于地方制度。因此,有了比特币,更高级的制度也得以建立。-

比特币给我们带来了完全不同的价值维度。就像船只让我们能够在水上航行,飞机让我们在空中翱翔,比特币作为第一代原生电子资产,为人类解锁了一个全新的储存转移价值的维度。正是这种能够完全存在于互联网世界的属性使比特币彰显出与其他资产的不同之处,因为你无法像攻击其他资产那样在现实世界中攻击比特币。

这个特殊属性所带来的一切会由时间慢慢揭开,但我们已经能够预见,比特币也许对以下人群非常有用:

  1. 居住在产权难以得到保障的地区的人群
  2. 被现有金融体系歧视的人群
  3. 本地货币式微,有高通胀(风险)的人群
  4. 需要储存或者转移大量资产的人群(越高的价值储存/转移需要越高的安全性)

使用比特币给予了人们高效合作、提高生产力以及创造繁荣的能力。使用比特币的人们可以为了远期利益储蓄货币,创造出可以用于给更具生产力的企业投资的资本品,并让产品参与到全球贸易中来。

在竞争中成长

比特币也能为从未使用过比特币的人群带来好处。它对冲了中央银行作恶的风险,使得全球金融系统更加强韧。讽刺地说,比特币可以促使世界上其他货币财产体系的进步。你不是在逗我吧?的确是这样的,这就是竞争给市场带来的影响。如果你是个果粉,每次三星出新品你都会获益,因为这迫使苹果改进产品质量,提高竞争力。

4

-左图:通过竞争,比特币可以给糟糕的地方权威施加压力。右图:经过一段足够长的时间之后,无视公民福祉的行径会得到遏制。-

因此,我们也许能亲眼看到我们货币财产政策的成长,因为比特币加入了竞争,还拥有了自己的市场。这也让我们进一步理解了比特币不是什么:它不是什么 VISA 或 PayPal 的竞争对手。比特币的竞争对手是地方政府、法律体系及财产权利——即现有社会体系中最基础的一环,而不是建立在其上的支付方式。


人类文明在合作中发展,但合作本身就不是件易事。社会制度能够解决囚徒困境,让我们在更大层面上彼此合作。在所有制度的底层,我们需要一个稳定且仁慈的暴力垄断者作为社会体系的底层来执行法律体系并保护财产权利:在比特币发明之前,我们几乎无法在地方政权势弱之处有力保护财产权利。而比特币不以任何形式依赖于现有体系,因而无论何时何处都能赋予我们最高级的财产权形式。


阿剑评:路径虽有不同,但这文确实凝结了二十世纪的经济学对产权和市场经济关系的看法。亮点是倒二段:比特币的竞争对手是地方政府、法律体系及财产权利——即现有社会体系中最基础的一环,而不是建立在其上的支付方式。不过吹毛求疵地来说,比特币可能也不是完全无依赖的独立产权,它至少还是需要一个有法律系统保护产权的地方来使矿工可以安心挖矿、全节点可以安心记账;但更多情况下,它是将各个地方都有的产权保护汇集、加总起来,然后播洒到全世界各地,让比特币的用户在任何地方都能享受到这种强大的产权。


原文链接: https://uncommoncore.co/bitcoin-and-the-promise-of-independent-property-rights/
作者: Su Zhu, Hasu
翻译&校对: Elisa & 阿剑

本文由作者授权 EthFans 翻译及再出版。


你可能还会喜欢:

观点 | 比特币与社会契约
观点 | 密码学如何重新定义私有产权?
干货 | Nick Szabo:货币,区块链与社会可扩展性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