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如何看待分叉币?

曹艾米   |     |   2065 次阅读

在市场增发货币,需要企事业单位包装项目,从领导和银行那里申请。
在块链发行Coins,矿工说了就算?

这里用了“发行”两个字,没毛病。不可能说提“发行”就触犯了国家的货币发行权,没道理块链上的币只能使用“生产”这个中文动词,说“发行”就触犯刑法,不会有这回事。
块链发行Coins(数字币)是个有意思的事,在我们现实世界,通常发生一笔真实的交易(或者捏造一笔虚假的交易),就可以拿着合同、用资产作抵押,去银行贷款要货币,这样市场上就多了流动性。但块链没有这么多的规则,大致的规则就是市场上有多少法定货币、能买得起数字币,矿工就敢分叉出更多糖果来去满足持币待购人民群众的需要。
持有法币急于出手、民众的贬值恐慌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的,是全球央行长期宽松政策导致的。
分叉币则有点像我们传统外汇兑换的逻辑,如果总有外币想要兑换为本位币,当然要多发行一些本位币,还是没毛病。
重要的是,在宣布分叉的当时,利好和利空当时出清,没有人遭受什么重大的损失。
所以看起来,这些也都是正常的市场现象,既然出现了巨大的价值高地值得攀登,就是分叉有名的币、蹭人家美誉分一杯羹;这种情况下拥有算力和交易渠道的币圈高端人士,必然会充分挖掘以至透支自己的营利能力。

值得推理一下看看的,当然是后续会发生什么?

观察发现被分叉的数字币被老韭菜短期看空。
在疯狂ICO时期,无论ICO项目质量如何,币圈和链圈在合力不断在输出新概念、新应用,主流数字币的价格是攀高的。无论项目本身怎么样,融资者创业态度又如何,块链可以有更多的应用是币圈主要输出的概念。
但是ICO被打压了。
如今疯狂分叉币,增加了数字币供应量,省略概念纯炒空气,根据物理定律,空气体量增大、温度降低,币市可能遭遇迅速冷却。
此外,分叉出来的币需要维护投资者,无论新韭菜还是老韭菜,耐心都不超过24小时,抛压压力下,新币币价能否支持一周到一个月,诚然是个问题。
但是,币圈高端人士的思维好像有更多回路,即糖果只为引来社区更多的参与者,新币炒过一把以后可以被抛弃,然而参与者却可能留下来参与到更多的价值投资中。
所以,虽然币圈通过分叉制造通货膨胀、贬压币值,到极端的情况,是泡沫破灭、发生踩踏。但是呢,分叉币可以被轻易制造,也可以被轻易抛弃,只是人群在不断的注意力转移中,发生了更多的聚集、更多的连接,更多社区被建立起来了。

如果是法币,国家随便发行货币是致命的。和分叉数字币不一样,国家不能发行“次品货币”,国家只能发行一发不可收、一模一样的货币。分叉币则不像央行放水,大家停止投资它,分叉币会自然死亡。BTC的2100万枚上限是牢不可破的,再怎么分叉也不会再有第二个BTC。所以分叉币不会对主流币的名誉和价值造成什么实质损害,两者的兼容有些红花、绿叶和败叶的意思。

此外,随意创造货币,并不是一件非常新奇的事。货币的创造其实本来经常是很随便的。
在法币的世界里,“经济刺激”也藉由“直升机撒钱”实现,就是既然经济不景气,大家觉得穷,那么申请信用卡就宽松再宽松、政府就会发起更多的基建创造就业,说到底就是“没事找事干”。所谓“没事找事”,是个什么问题?这指在“货币交换”、你出钱我办事的零和搏弈里,如果没有货币从天而降,双方就无法达成买卖、不愿意合作,宁可永远谈判而不肯下手干活、导致“没事干”。
比如我们国家的PPP项目怎么来的?简单说企业想卖锅炉给国企、想给政府修公路,向政府要钱,于是地方政府就向银行要钱,这叫做“政府预算软约束”。比如把马路挖开、布线、埋上,再挖开、再布线、再埋一次,能够创造巨额的货币,这同分叉币相比,分叉币虽然没做什么事情,但是环保多了。沾钱就容易产生贿赂,或者用于做形象工程、拍脑门工程,称为劳民伤财。于是后来国家出台PPP政策,就是企业出锅炉、政府出批文,企业不要向政府要钱,去挣人民的利润,这不就行了吗?货币的释放就不那么随便了。
但是从传统的“挣钱”的执着认知中摆脱出来,对企业不是件容易的事。长期以来是政府投资、企业挣钱。所以PPP实施中,企业和政府之间的谈判就会时间很长,不到万不得已,企业宁可囤着锅炉,也不愿意给取暖事业做出贡献,或者变相套钱。一旦挣到了钱呢,买房或者买比特币,总要囤起来。应该说我们长期以来对货币太执着、大约对货币的认识不够深刻,法币制度和法币观念一定是有一些问题的。这样才会造成大家着力于抢钱,而不是合作做事,实体经济、生活水平和食品质量的增长一直比较保守。
所以,强制的PPP引导合作投资,这解决了随便释放货币的问题,但并没有解决促进合作的问题。没事找事和匹配有效需求毕竟是两个概念。只要大家都想挣钱以后存起来,那么货币制度与合作意识就是冲突的。

数字币如比特币,也强制性规定了“稀缺”预期即上限2100万枚,这样鼓励“存起来”一定会使BTC退出流通、被大量囤币,价格起落大、交易深度不够、容易被操纵,分叉币可以做为缓冲带。对于近年积累的算力来讲,转移和溢出恐怕是方向,挖矿业总要找到出路。
同时,优胜劣汰的不仅是数字币而已,投资价值观也被检验。想当年挖比特币像白拣的时候,只有对比特币的真正价值有认识的人,才保存好了自己的秘钥。如今,保留在正确币种上的算力,也是投资价值观的体现。
那么我们得到一个结论,就是分叉币“良币与劣币”的分野是明显的,数字币领域没有“放水”这个概念,货币可以自然死亡。这同法币制度相比,大约是一个优化。

那么数字币能不能解决“让无事变有事”,促进合作?大家合作不再是为了囤币?
——比如,而是为了让已发行的币成为“良币”,币值不断增长呢?
从而促成大量的合作?

例如,如果政府可以向企业的锅炉申请次品货币、作为收条呢?
企业可以马上脱手次品货币,也可以选择囤币。这样,企业和政府(往往是当地政府)的合同关系,就变成了PPP企业和全社会的关系。如果当地政府耍赖的话,就会造成系统金融危机,大量买了这个币的人民群众就会受到损失。这样政府耍赖难度增大,招商不会“关门打狗”,企业不敢投资的更深层次的问题得以缓解。
简单一点说,数字币能够表达“币”的来龙去脉,而货币只表达它来自国家信用,其他的信息是公众不可能知道的。而比特币呢,恰恰它全透明的,每个人都能知道,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是数字币与传统货币的本质区别。
此外,“次级币”与证券市场上的ABS资产证券化产品,垃圾债、B级资产,以至A级资产有不少相通之处,但是证券市场上的各类产品之间是不可能像币一样实现互通、互换的关联性和流动性的,尤其是没有投资者社区文化,因此两者不是同一种东西,币好像对证券产品做了更多优化。
证券当然更是醉心于打包、混合,让人浑不知来龙去脉的一种东西。
这样看,币圈给人启示真是可以很丰富,聊为谈资。

 
2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