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 信任的 7000 年历史

Ajian   |     |   2292 次阅读

对中心化记录的维护在文明演进(Civilization)过程中占据何等位置,以及为什么区块链意味着巨大的飞跃

对一般学者而言,有关保存记录(Record Keeping)的观念也许不会像东征西讨或时代巨变那样搅动他们想象力的漩涡;但根据麻省理工学院的 Michael Casey 的说法,维护记录以及这一活动所产生的信任关系(Trust),在文明演进的发展过程中占据了根本性的重要位置。这个主题构成了他最近出版的书的关键部分。这本大受好评的书名为《The Truth Machine》,是 Michael Casey 与作家 Paul Vigna 共同写成的。这本书将区块链放在记录保存和信任制度化(Institutionalized Trust)的语境中加以考察,而后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 7000 年前。

从早于汉谟拉比法典(Hammurabi’s Code)在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颁布的时期、到属于美第奇银行(Medici Bank)的文艺复兴(Renaissance )时期、再到区块链现象浮现的今天,信任、真相(Truth)和共识(Consensus)的理念也一步一步随着文明自身的演进而发展,让包括债务及信用(Credit)系统、地理大发现时代的金融活动、现代摩天大楼的建设与居住在内的一切事物成为可能。Michael Casey 也是 CoinDesk 顾问委员会的主席,我们且跟随他,一同探索千年来信任破土而出的历史、以及为什么区块链对文明演进来说意味着深刻的转变……

对记录保存活动的历史学分析可以回溯多远?

如果回到我们走出亲属关系群体、形成更广泛的部落社会的那一刻,哪些制度是我们创造出来以形成信任关系的呢?弗朗西斯科·福山(Fukuyama)认为:语言以及类似事物实际上就是让信任关系得以产生的制度。我基本上将语言看作是协议。它建立了一系列规则,人们遵循这些规则便可以交流,因此我们可以通过分享同一门语言来培养信任关系。这也是为什么在语言不同时我们会感到不信任,对吧?

所以基本上,语言是从一开始就存在那里了。然后我们演化到苏美尔人(Sumeria)和美索不达米亚人早期的交易记录,第一批账本可以追溯到 7000 年前。那便是文明的基础。可以进入经济贸易的能力意味着我们创造了新事物。除非我们能够相信彼此对我们债务的求偿请求,否则我们就没办法做到这一点;这些请求会造成一种围绕债务的信息的通用排序——这是一种追踪债务的工具,也是货币的本质。所有的一切都从此处发源。

那么,从巴比伦到现代银行业,我们又得到了什么呢?

另一个值得思考的关键历史因素是 15 世纪末的文艺复兴运动;那时候,复式记账法成为银行业和商业组织普遍接受的标准,用这种基于余额的方式来反映他们的簿记内容。这也让现代支付系统得以成型。一旦银行可以借记某人的账户而贷记另一个人的账户,银行就可以创造出一种支付系统,最终成为我们创造货币的工具。

文艺复兴、工业革命、现代世界,都是在银行作为簿记维护者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在此基础中,银行作为中心化的账本维护者,记录着我们所有的债务关系。只是货币交换的形式发生了转变,我们的支付手段就变得比以前可能出现的要更加广泛和国际化。从黄金硬币、纸币,到银行成为我们货币系统的基础,所有事情都成为了现实。问题只在于,中心化的账本维护……这就是中本聪的全部意义所在。

中心化账本维护对信任关系的影响是什么样的?

数字变成了你信仰的某种东西,一种宗教信仰。放到今天来看情形也是完全一样。我们引入审计人员、在不同账户之间调解然后追踪所有信息,但说到底,实际上,除了信任账本维护者,我们没有别的任何选择。我们可以在 2008 年雷曼兄弟倒台的时候画一条分界线,问一个简单的问题:2007年是雷曼兄弟有记录以来年成最好的时候,获得了现象级的利润增长;然而,9 个月以后,整个银行系统完全破产,几乎将整个全球经济拖垮,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对那些财务报表的信仰就建立在对数字的信仰上。脱离中心化账本是很难的,无论是银行的账本还是审计人员的账本,它们全都会为私人利益而妥协。

现在世界上所有的摩天大楼里都挤满了会计人员,所有人都在协调他们公司的账簿和交易对手的账簿因为彼此之间没有信任。这种调解在我们看来是信任成本(Cost of Trust)最大又最无言的形式。这一点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它会不断深入到我们经济的核心,而我们甚至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一点。我们只是把它当作理所当然的,以为我们应该花钱在重复检查和调解上,还常常拒绝交易。这些全部都是信任成本。我们确实通过中心化账本维护解决了部分问题,但这个方案在根本上是不完美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但关于维护它的成本,我们却没有很好的度量方式。

Casey 本书的协作伙伴、华尔街日报的作家 Paul Vigna,在纽约 2018 年 5 月的 Ethereal Summit 的演讲视频地址

区块链在这条时间轴中处在哪个位置?

去中心化账本维护完全改变了这一切,因为现在对真相有了共享的记录。这里我们说的不是绝对的真相,关于美国的 GDP 也没有这样的绝对真相,但我们确实拥有了一种更高效的方式,达致对真相的共识。现在我们有了一个可以开发经济活动的基础层,可以使用强健的以密码学为驱动的共识机制,不断地实时自我更新。这就将记录设置创造性地转化为经济活动的基础设置。

调解活动的消失会有深远的意义。会计人员、审计人员、企业分析师,很多此类工作也许会发现,他们的角色是多余的了。这也会改变我们的经济周期。将账本维护流程去中心化是极为激进的事情。无论你是否同意区块链正成为巨大而摧枯拉朽的力量,光这个概念就是很深刻的。这也是为什么人们都为此感到极为兴奋。

你是说,因为机构变得越来越强大,个人的权利会逐渐地被剥夺吗?

在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为了公共利益而逐步地强化账本保存。我不是个死硬派自由意志主义者,我也不认为政府的存在或强制性的审计在某种程度上让这个过程变得更糟。我只认为它们是解决我们需要的不完美方案,一种提升对系统的信任的方案。监管和审计的出现,实际上是中心化记录维护的权力缩减的信号,但与区块链的意义不可同日而语。这是量子跃迁(译注:即巨大的变化),而不是一次方向上的逆转。

还有没有别的中心化弊端的经验教训要分享?

中心化账本的权力创造了看门人的垄断地位。通过将自身确立为唯一的信任中介,一个实体为自身创造了垄断权力,因为我们都非常依赖这个角色。互联网时代里发生的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认为亚马逊、Facebook、谷歌,等等,都是数据聚合器。他们必须找到不一样的方式,再打包(Re-package)他们获得的数据,但是归根结底,他们的商业模式仍是从互联网中积累起数据、然后把这些数据卖给别人,大部分是广告商。他们充分利用了互联网上可信、去中心化的信任管理系统的缺失所带来的问题。

互联网一开始出现时,我们有了这种分享信息的很棒的去中心化系统,但完全没有能力在其中搭建信任系统,因为我们原本的系统是建立在身份(Identity)上的,在此中不起作用。这也是为什么互联网上有很多化身、机器人和监管者都在利用这个系统。我们现在生活于其中的数据经济中,数据就是通货,Facebook 不是免费服务,我们都在用数据来付钱。

为了给互联网添加功能,我们在系统建设上偷工减料、引入担保的权威机构和域名管理者、又用信用卡将银行带回来。这些全都是旧时代的中心化记录管理者。为了可以管理所有数据并参与交易,我们需要有些人来调解。建立起所有这些数据农场、高效地维护数据以运行服务,都是苦难的;因此我们创造了互联网中的垄断机器。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问题。我不认为逆转潮流很容易,但我确实认为,区块链以及分布式信任架构的原理,就是我们未来会发现的解决方案的根源。

难道传统机构不会为了他们自己的目的而尝试结合区块链技术吗?这对于去中心化精神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们当然会尝试这样做。但他们一旦去做就会发现,他们没法假设所有期待都会实现,因为一旦他们将区块链技术用于他们的最终目的,区块链技术就会摧毁他们的商业模式。整个系统遍布账本和无效率,以至于看门人可以发现一种方式,从他们业务中的一部分提取出效率、解决围绕着他们业务的相互隔离的环境中的信任问题。你可以这么来思考许可账本(概念上等同于私有区块链的)的问题:60 家银行也许会走到一起,形成一个联盟、发现一种方式来消除彼此交互流程中的中介,比如存放记录、清理系统。但这样做也围绕着他们创建了一个屏障,他们必将控制软件、限制创新,也建立了对自己的墙内花园的依赖。

在花园内部,他们互相之间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是去中心化的,从内部来看,这也是个好事情。但如果你在墙外,你就会认为到,如果控制着墙的机构变得比以前更清大,他们也就变成了大而不能倒的区块链。这是比大而不能倒的银行更可怕的是无,因为现在已经有 16 家银行可以游说政府、强迫更改政策——这就是大而不能倒的含义啊,是他的商业模式啊。而现在你干脆拥有了 16 家银行主导的商业模式。我并不是完全反对许可链,只要我们能想出一种可以保护我们自身的有意义方式。这包括组织起利益多样化的市场,让他们永远不能串谋,因为他们的利益会是相互矛盾的。对我来说,这就是一种可能有用的结构。但我们还是得非常小心地关注这些在位者会如何塑造这些系统,因为这些系统不仅会保护他们的传统业务、阻碍创新,还可能让我们的金融系统成为人质。


原文链接: https://media.consensys.net/a-7-000-year-history-of-trust-with-mits-michael-casey-f3356533f7c1
作者: Michael Casey
翻译: 阿剑

本文由作者授权 EthFans 翻译及再出版。


你可能还会喜欢:

观点 | 区块链:将信任工业化
干货 | 区块链经济学:制度加密经济学入门指南
观点 | 区块链与机械时间的演化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