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Vlad:反对链上治理

Ajian   |     |   352 次阅读

反驳(并斥责)Fred Ehrsam 的《治理》博文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思考区块链治理,最近,(我认为)我对(治理)这一过程的理解已经清晰很多了。

我一直在构思一篇标题为“区块链治理 101”的博文,我希望有朝一日这篇文章可以为关于治理的论证分享一些基本的只言片语。

在我完成之前(研究一直在进行,而且它也并非我的当务之急), Fred Ehrsam 发表了一篇博文《区块链治理:用编程迎接未来》,将该话题的讨论框定为一个主要的设计问题。(译者注:中译本见文末超链接)

我实在并不认为区块链治理(或者普遍来说,治理)可以被理解为一个设计问题。我认为,想象你可以设计并创制一套治理体系基本上总是一个错误,尤其是对于一个已有现行体系的已成型的区块链社区来说,而且是在我们对现行治理体系没有充分的认知的情况下。

这篇博文并不是一篇区块链治理的导论(还在构思中),我不会给出一个关于关键概念、话题或说问题的概述,也不会提供任何区块链治理的解决方案或者建议。本文旨在反驳 Fred 在他的博客中的核心观点,并提出一个警告:此种建议——认为人们应该尝试去创制他们最喜欢的、正式的治理模型,却没有对现行的区块链治理体系的明确关注——中蕴含着危险性。

我认为 Fred 的动机是好的,他在博文中表达的观点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我还是认为那篇博客忽略了一些重要的概念和范畴,以至于我认为它是有害的;因此一份长篇的回复是非常必要的(即在推特以外的回复)。

区块链治理并不是一个设计问题

Fred 和我都同意,区块链治理是极其重要的。我认为这是第二重要的(而不是最重要的)决定区块链是否最终会成为公共福祉(Public Good)或是一个公共威胁的因素。它的第二重要性只排在区块链社区的共同目标(合法的治理基本上被假设为去承担这一目标)之后。

毫无疑问,治理决策是重要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如此。而一个区块链治理体系的结构可以显著地影响治理结果。然而,这不会让区块链治理变成一个设计问题。

治理是一个过程。它涉及到参与这个流程以产生可以影响治理资源的决策的玩家。这些决策可以对许多利益相关者产生长期影响。

参与者们围绕这个流程进行协作,并且建构起关于这个治理流程、关于彼此、关于彼此的动机以及关于彼此的知识状态的了解。这些知识可以是心照不宣的或是正式的,它可以是个体的知识或是共同的知识。参与者可以制定出强有力的规范(比如:没有意见相左的硬分叉)。

参与者的信息和激励会限制他们的参与,而它们需要被放到深层文化的环境中、以及他们个体的环境中去理解。参与者的信息和动机会随时间发生变化,但它们并不会瞬间改变,也并不独立于彼此的激励和知识状态而变化。改变治理事物方式的过程并不是魔法,在我们这个案例中,它是非常人性化的。

所以,即便有可能为“治理设计问题”拿出一个理想的解决方案,参与者也未必会采用。参与者协调采纳提出的治理解决方案的能力受着预先存在(pre-existing)的制约。这些制约因素甚至也许就在他们的大脑里,以个人的或默认的知识、规范或常识的形式存在。

所以,当你在做治理提议的时候,现有治理系统中的参与者就会问他们自己“比起我们正在使用的系统,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吗?”、“系统中的其他参与者也这么认为吗?”、“要从我们现有的系统转换到这个系统,需要做什么?”以及“值得破坏现有的系统吗?”

即便你 在某种程度上 提出了一个理想的治理设计,在它被成功地接受以前,你也还没为任何人“解决治理”。

Fred 似乎已经错失了这一事实:信息仅仅是“治理的关键部分”,跟激励或者“协调机制”一样重要(从我的角度来说,后者是一个更泛的”关键组成部分“的子集,称为”治理结构“)。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号召……之前,请你看看现在的系统

当你提议一个另外的治理流程的时候,尤其是在你建议我们需要另外一套流程的时候,你是在宣告:“现有的治理流程还不够好”,并祈求这个问题——“现有的程序是合法的吗?”——的答案。你离公开支持……,也就是取代现有的治理程序,不过咫尺之遥

……并不容易,也不是没有风险的,分叉意味着你将离你的一些同伴而去。当你在号召……的时候,你最好确认这场……会成功,确定新程序会是高效且合法的。

Fred 的博文几乎没有承认无论比特币还是以太坊上现行的区块链治理流程。他只是拍拍脑袋就将它们否决了。也许是因为 Fred 知道读者有可能已经假设比特币的治理已经破裂,而 Vitalik 控制着以太坊治理。

他对以太坊治理流程的运作过程了解甚少。不过这也还好,因为以太坊治理流程并没有很好地明文化;不主动参与进去的话,的确很难理解。这些治理流程随时间演化,并不是一个正式模型的制度化,也因此没有固有的理由是易于辨识和交流的。

没有人对涉及的流程结构有全面的信息。一部分原因是将事实记录下来是一件难事,交流和教育亦然。一部分原因是这些流程仍在演化之中。还有部分原因是人们不可避免地只能靠自己来学习他们参与其中的流程。大多数观察者并不参与,不能期待他们理解这个流程,至少在清晰的文献出现之前不能。

澄清一下 Fred 博客中关于以太坊治理的错误信息:权益证明(Proof-of-stake)完全不会改变以太坊治理流程,在今天矿工对治理程序也没有强大的影响力。不仅如此,Vitalik 并不具有接近 Fred(以及很多其他人)假设他所有的那种影响治理结果的权力。治理程序的结构限制了 Vitalik 的权力,正如它会限制每一个人的权力

不幸的是,对好奇的读者来说,记录以太坊治理流程超出了这篇博客的范围。保持耐心!:)

反对链上治理

“链上治理”指的是这样的观念:当一个链上治理流程决定一个升级的时候,区块链节点会自动升级;并暗示是时候该建立这样的机制了。(这将使得)不再需要硬分叉。

采用链上治理是风险极大的,因为它总是代表着一场变革。这并不必然是对将代码融入软件库的治理流流程的反抗(因为可以想象它们可以在链上编码,虽然通常来说这非常地不受建议),但一定是推翻治理全节点的机制的……。

使用链下治理(即现有规范),一个节点的运营者必须有意识地决定是否要安装一个硬分叉以使 TA 的节点可以与决定安装该硬分叉的运营者的节点达成兼容共识。

使用链下治理,节点运营者的决策过程是区块链治理的绝对必要的部分,也因此,节点运营者是区块链治理的必要参与者

链上治理让节点运营者对治理的参与变得毫无必要。这使得节点运营者无需做任何决定,而只是遵循链上流程所做出的决策。默认值是非常强大的:越多节点遵循了默认值,就会使(对分叉)有所担忧的节点运营者拒绝分叉的行为越不可行。(从技术上来说,链上治理的升级实际上既不是硬分叉也不是软分叉,虽然在一个链下治理模式中它是硬分叉或者软分叉。)

为什么这很重要?该协议对节点运营者(或者对其用户)没有抵抗女巫攻击(Anti-Sybil)的措施。这意味着,链上治理提议必然将剥夺走节点运营者(因此包括用户)对治理的参与。

全节点在链下治理中的地位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检查点以平衡更改软件体系的权力。链上治理移除了该检查点,以及它提供的平衡。

除非治理流程能够从节点运营者处获得女巫攻击免疫,链上治理会因此总是有可能剥夺区块链节点运营者(以及用户)的权利。如果你是一个区块链节点运营者(或者用户),或者如果你关心区块链的节点运营者(或者用户),我希望你可以学会以极端的忧惧来审视链上治理提议。

反对财阀统治及其所有变种

持币者的利益与用户的利益并不是天然一致的。用户必须从持币者那里购买币以使用区块链。如果用户需要支付更多钱,持币者当然更欢喜。但用户会更喜欢他们可以付少一点钱的情况。

认识到“用户”和“持币者”会因他们角色的不同而有完全不同的动机,是非常关键的。不能因为你既是用户又是持币者(或者说,即使大多数现有用户都同时是持币者),就认为我们应该把我们的区块链协议或者区块链治理程序设计成倾向持币者利益大于用户利益的样子。

区块链之间的市场绝对不是完全竞争(Perfectly Competitive)市场。它是高度寡头垄断的,因为区块链具有强网络效应(明显地是因为他们有 P2P 协议;而更微妙地是因为不同的区块链社区拥有不同的文化)。所以,假设持币者会因为担心币价下跌而做出对用户有利的事情是风险很大的。只有在用户承担足量的成本是这种事才会发生。而成本也许是很高的,即便不是很高,我也不希望有任何成本强加在全体区块链用户身上。

如果链上治理对节点运营者和用户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风险,那么财阀链上治理至少具有同等的风险。任何由持币者投票来驱动的链上治理提议都有这个问题。是的,即便它是建基于预言市场(如Futarchy)的,即便币是锁定的,(也都会有这个问题)。

链上基于代币的治理不仅与用户利益不相容,也悖离公有链的价值观。区块链属于公众,为了公共利益服务。它不是为了让加密货币大户变得更加富有。加密货币资产(就像全球社会中的财富)被高度集中在非常小的一部分人手中。区块链并不应该由谁来占有,更不用说一小部分超级富豪了。

区块链治理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以至于我们不能让一小部分加密货币大户做专断的决定。

限制条款

我同意Fred,为实验治理工具和流程,区块链自身是一个极富价值的工具。我是智能合约中不属于区块链协议的链上工具的粉丝(理论上的)。我也认为我们应该尝试一下。我也同意链下工具作为一种参与者与彼此互通信息的方式,可以是非常有价值的。

这些类型的工具(链下工具)可以为节点运营者提供信号,在实际上帮助他们完成决策,相反,链上流程会让他们的决策失去必要性。这些工具可以帮助治理流程中的参与者影响对软件库的改变。

如果我们发现我们可以使用区块链建立有效的区块链治理工具,那当然很棒啦!但是,推翻主导区块链软件运行的流程,或者掌管全节点的流程,极有可能不是个好主意。

最后一些话(结论)

区块链治理并不是一个抽象的设计问题。它是一个应用型社会问题。它是一个在现有治理结构的背景下,在现有的治理体系中,现有参与者的信息和动机的背景下定义的问题

我们需要非常仔细地观察我们已经拥有的区块链治理程序,而不是直接断定他们不存在、不合法、提议替代、分叉或是支持……

当然,提议建制你最喜欢的正式治理模式作为现有治理结构的替代,是你的权利

然而,考虑一下,在这样做的时候你也许是在毁坏现有治理流程的合法性。现有的流程已经随时间演化了,但也许还未被很好地理解和成文化。用你明确认可的东西,取代一些你并不理解的东西,是轻率的。所以,也许该沉住气,直到鲁莽变成唯一可行的选择?

请谨慎一些。我们区块链治理程序的有效性和合法性是非常重要的。不要无谓地将它们置于风险之中!把你对治理问题和建议的表达当成是一把上膛的武器,别在黑暗中射击。


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Vlad_Zamfir/against-on-chain-governance-a4ceacd040ca
作者: Vlad Zamfir
翻译&校对: 阿剑 & Elisa


你可能还会喜欢:

观点 | 区块链治理:用编程迎接未来
观点 | 区块链十年,世界发生巨变
干货 | 公有链的基本挑战: Part 2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