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加密经济学绝非掌上观纹

Ajian   |     |   802 次阅读

一般而言,经济学是一门不简单的学问。原因在于,经济学研究的是一个大群体中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而这并非你用数学建模就可以模拟出的东西。然而,传统经济学可以发挥作用,因为其研究的是一个建立已久且变化缓慢的系统中的行为。主流经济结构的运作方式是多年来研究,管理和社会动力学的产物。在某种程度上,你可以说它是人设计出来的,但是更好地看待它的角度是:经济学是人的设计、对规律的发掘及经济学自身发展而来的。

因此,加密经济学更非易事,原因恰恰在于每个独立的加密资产的经济变量从一开始就是设计出来的,这包括了供应、通胀、奖励、罚款等等。本质上来说,代币的加密经济学是某种区块链上程式化实施的规则和人类与其所有互动的混合体。设计好的规则需要理解人类和这些规则互动的方式。

我们并不习惯于设计经济结构。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这篇文章试图阐述一些人们在这条道路上遇到的非常微妙的问题,这些问题经常是不容易甚至不可能顺利解决的。

比特币

比特币让人们感到困惑。有些人认为,功能性加密货币只要出现就有价值。这种观点出现之后,大量的山寨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其中一部分甚至声称拥有优于比特币的特性。有些货币可能真的已经占据优势。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哪种货币比得上比特币的价值,直到 Zcash 的出现(约持续了一天)。许多山寨币出现之后短时间内就消亡了。发生了什么?

我在这里进行个类比,这有助于阐述上述现象纯粹是社会动力学的一种反映,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何比特币仍然是当下市场价值最高的加密货币。

设想这样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大家喜欢一大群人一起出门玩,而只有……拥有建造大型公共场所的技术。那么自然,所有人都会去由……建造的大型公共场所消遣。然而,存在一个问题:……偶尔会做一些讨厌的事请。他们有时毫无理由地就将人们驱逐出去,或者使人们越过重重关卡才能进入他们的场所。

你瞧,有人发明了一种……方式来轻松地建造大型公共场所,而且他们着手建造了一个。这个场所一开始是无人问津。有些人看到后说:“我为什么要去你盖的场所娱乐,那里都没有人!”同时,其他人说:“你建造了一个不受……控制的公共场所?真厉害!我想进去逛逛,看看它有多新奇。”另外还有个群体说:“一间不受……控制的公共场所?我来啦,我要在里面单独坐一会儿,但是我确信别人也会发现这里的价值,都会来的。大家很快就会都呆在你这里,我可以等!”

最终,来了几个人,然后越来越多。现在,这个新建的场所突然变样了,一小群人在这儿消遣,然后之前的第一群人看到之后说道:“噢,这屋子有人啦?我也许会进入待会儿。”有些人叫他们的朋友一起来这所新房屋中享受时光。各种报刊文章对此进行宣传。越来越多的人来这儿。人们爱上了在这儿共享时光,这个地方也就突然间替代了由政府运营的公共场所。

某一天,有人了解了这项技术(毕竟它是开源的),然后建造出类似的房屋。但是那儿却不像第一个那样热闹。他们的娱乐场所几乎无人问津,因为这不再是新事物了,所以都是空荡无人的。没有了 “成为首例” 之类的广告宣传,就像在主流新闻中,未曾有人耳闻过莱特币。

这就是比特币散发出来的光环和神秘感。这其中有它自己充分的道理:人们想要在其他人消遣的地方消遣,又为什么要去另外一间空房子呢?

加密资产价值

原则1 某种加密资产的价值由对参与者能够如何处理这种加密资产的期望而决定。

如果你可以用比特币交换到某种有价值的东西(一美元),那么比特币就和其美元价格等值。如果你可以用 Filecoin 交换到一种去中心化存储服务,那么它和这种存储服务等值。

当你意识到某种“期望”可以适用于将来的一段时间,因此该”期望“是投机的,这就又更加复杂了。投机的期望从一开始赋予了比特币其价值,而且这些期望仍然在决定人们愿意为其花多少钱方面起着主导作用。

不要有任何误解。如果你提供某物来交换你的加密资产,那么你必须扪心自问其对于用户来说有什么用处。如果你期望别人提供某物来交换你的加密资产,那么你必须扪心自问他们为何要那么做。除非你亲自保证你的资产是有用的,不然很可能事与愿违。你不能简单地将比特币视作一个好的模式。

所以我们来讲讲原则2。

原则2 如果你发行或在你自己的加密资产上预挖矿,你只是创造了某种零价值的东西。

这毫无捷径可走。如果这样说还不够明显,那么请简单思考一下:如果发行自己的资产是件轻松事,那任何人都可以这样做。他们为何要购买或需要你发行的呢?

原则2是一项工作原则,直到原则1(期望)成功地发挥作用。因此,如果你发行了资产,那么任何人在找到想要拥有它的理由之前都不会对它产生兴趣。作为一名加密经济系统设计者,你必须了解的是,原则1是达到原则2的唯一方式。

原则3 价值是相对的。某种加密资产的价格意义仅在于将其价值与其定价的资产价值相比较。绝对价值是不存在的。

当涉及到诸如稳定币之类的事物时,原则3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在这些时候,最容易迷失方向,下意识认为应该作出绝对的价值判定。毕竟,如果你可以创造出一种价值不变的代币,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不幸的是,这种东西事实上不存在。对某种货币价值的控制并非通过某些神奇的编程来实现的。你只有可以控制人们对某种货币的渴望程度才能控制其价值(原则1)。你只有用另一种货币表示其价值(原则3)并且(还是原则1)提供那种货币或其等价物来交换你的稳定币才能使你的稳定币拥有稳定的价值(原则3)。否则,你拥有的就是零价值的东西(原则2)。

事实上,这就是 DigixMaker 在做的事情。Digix确确实实保证你可以用其黄金代币来兑换真实黄金,因此 Digix 相对黄金来说是稳定的。Maker 采用了稍有不同的方式,让参与者提供一份以美元计价的抵押品来保证DAI(一种稳定币)可以用来交换以美元表示的价值的某种东西。(实际上,这是SDR,但是它和美元很接近,所以两者间的区别在这儿也无足轻重。)

因此,推论1A币能够相对 B币 稳定的必要条件就是存在一种可靠的已知机制,这种机制允许人们以一个固定价格用 A 交换 B,且数量至少为 A 所有流通的市值。

这样的机制需要B币形式的抵押品。为了确保整个交易,B币形式的抵押品总价值必须等于以B计价的A总市值。这里的以B计价仅仅意味着“以固定的B的价格计价”。

在这儿明确一点,除非你的系统本身为以B交换A提供保障或为他人提供这种交换的行为给予一些明确的激励,否则A不会相对B保持稳定。

除以之外,还有一个明显的推论2。

推论2如果 A币 相对 B币 稳定而 B币 相对 C币 贬值,那么 A币 则相对 C币 贬值。

这就是 Maker 面临的干扰,而 Digix 却没有。Digix 使他们的货币相对黄金保持稳定,并以黄金为抵押品。然而,Maker以区块链资产的形式来作抵押,却承诺使DAI相对美元保持稳定。DAI相对所提供的抵押品保持稳定,但是如果区块链抵押品在一些相关联的灾难性影响中贬值,那么 DAI 无法保持稳定。(其实,Maker也在设法提供非区块链抵押品。当这一点实现时,大家就不会觉得这是个问题了。)

总结

设计一种加密经济结构如同设计一种将要对一个大群体发布的机器人,其目标不仅在于生存,还要将这个群体聚集起来为这个机器人出力。这个机器人会经历被踢、被浸硫酸、被拔掉插头等等遭遇,方式千奇百怪。但是,这个机器人需要的是供电,维修及其他资源。同时,它需要人们为其提供指示和信息。

比特币对于其他项目来说其实是个糟糕的模式。它意味着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创造一种货币,剩下的事情人们会做。比特币的独特性和新颖性作为其成功的原因是不会被低估的,这也是那些模仿者难以望其项背的。

然而,如果有人设计出了一种带有真正价值主张的经济系统,那么他也许可以期望大量的买进和动力。有了正确的方式,初创企业可以自我筹资,进行低成本且高效率的用户获取,并以新颖、创新且有效的方式来实现许多其它目标。

但是你的经济设计必须同时解释你代币生命期的早期阶段(原则2)和后期阶段(原则1)。你必须确保人们不会以漏损其价值的方式来玩弄这个系统。你必须确保这个系统一开始不会发展得太快,但同时人们不会在使用它时感到挫败或压抑。经济价值是一种社会现象,因此传统编程技能是不足够的。本质上来说,你在试图为一个群体编程。这不是件容易事。


原文链接: https://blog.coinfund.io/cryptoeconomics-is-hard-ad401b2428b9
作者: Aleksandr Bulkin
翻译&校对: 张凌 & Elisa

本文由作者授权 EthFans 翻译及再出版。


你可能还会喜欢:

干货 | Maker DAO与稳定币Dai
Digix 白皮书
干货 | zkSNARKs(零知识证明)简述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