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 | 介绍 Futarchy,Part-1

张亚宁   |     |   377 次阅读

译者注:原文比较长,所以暂时先翻译第一部分。在过去这两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包括TheDAO成为全球最大众筹项目,脱欧事件,软分叉和硬分叉的争议,以及各式各样的统计和投票,包括vitalik对于衍生品金融市场的看法,让我觉得应该有必要让更多的人了解Futarchy,也希望自己将来能有机会参与这样的区块链项目。


一个更有趣的技术和概念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长期的实际的益处是,DAO允许我们非常快速地原型和实验我们社会相互作用的一个方面,迄今为止可以说是落后于我们迅速发展的信息和社会技术的方方面面:组织管理。尽管我们现代的通信技术大大提高了个人的自然能力的限制,包括交换和聚合 以及处理 信息,但是当今社会的管理流程,依然依赖于有缺憾的和武断区分的中心化方式,比如“成员”,“员工”,“客户”和“投资人” - 起初来讲,这些特性是需要的,因为要管理如此多的人是有天然的困难的,但是或许不应该长久。现在,可能建立一种系统,更具有灵活性和普遍性,更能充分利用人们的能力和贡献意愿的规律曲线。有许多新的管理模型来试图利用我们的新工具(指区块链技术)来改进透明度和功效,包括 流动民主holacracy;今天我会论述和剖析futarchy

futarchy背后的理念是由经济学家Robin Hanson最早提出 ,作为一种非常超前的管理方式,口号是:投资价值,对赌理念。在这个系统之下,个人不再是投票是否实现某个特定的政策,而是对度量标准投票,来决定他们的国家(组织或者公司)来如何运作,然后预测市场 来选择最优化度量的政策。政策是执行还是驳回,两个预测市场会建立,每个各包含一种资产,一个市场根据采纳政策来调整,另一个根据驳回来调整。如果政策被接受,所有在“反对市场”的交易将会返还,但是“接受市场”经过一段时间后,根据futarchy选择的成功度量标准,每个人会为单位代币支付一定费用,如果政策被驳回,反之亦然。市场被允许运行一段时间,然后在最后有更高token价格的政策会被选中。

我们对futarchy的兴趣,如之前介绍,是在一种略微不同的形式和情况下使用它,管理去中心化的自治化组织和密码学协议;尽管如此,我首先展示futarchy在国家管理上的用例,因为它是更熟悉的内容。为了了解futarchy如何工作,让我们来看一个例子。

假定成功的度量标准是万亿美金的GDP,且在10年以后。有这样一个提议政策“拯救银行”。两种资产会发行,都承诺10年后会为每1$的token,每1万亿美金GDP支付1美金。市场允许运行两周,在此期间“yes” token达到了平均价格24.94$(意味着市场认为10年后的GDP会达到24.94万亿美金),同时“no” token达到了平均价格26.20$。银行将不会被拯救。所有在“yes”市场的交易将会恢复,在10年之后每一个拥有“no”市场的资产的人将会获得每个token $26.20。

imgimg

一般来讲,在futarchy里的资产是一个零供应资产,类似于Ripple IOUs 或 BitAssets。这意味着token产生的唯一方式,只有通过衍生品市场;个人可以下单来买卖token,如果两个订单价格匹配,token会从卖家转移到买家并换取美元。即使你没有token,你同样可以出售它们;如果那样,卖家值需要存入一些抵押品来支付最终的负奖励。零供应资产的一个重要结果是,因为正和负的数量,所以奖励互相抵消,除了通信和共识的费用以外,市场实际上是免费的运行。

论点

自从这个理念被提出后,Futarch就变成了一个非常争议的话题。这个理论的益处是很多的。首先,futarchy解决了民主中的“投票沉默”和“合理的非理性”问题,个人甚至没有足够的激励去学习潜在的有害的政策,因为可能他们的投票的对结果的影响非常微弱(美国的全国选举估计在1/100,00,000 );在futarchy,如果你掌握了其他人没有的信息,你可以从中获得相当的利润,如果你错了就会损失资金。本质上讲,这简直就是不要空口无凭,用钱来说话。

其次,随着时间的发展市场会有进化压力而变得越来越好;政策结果预测不准的个体会赔钱,他们在市场上的影响会减弱,但是擅长预测政策结果的人会获得收益,并且他们在市场上的影响力会变大。注意,这在本质上和经济学家认为的传统资本主义在私人商品上生产最优化,是相同的机制和原理,不同的是它也适用于普通公有资产的情形。

另外,可以说futarchy减少了在管理过程中的潜在的非理性社会因素。有一个有名的事实,至少在20世纪,身高比较高的总统候选人更容易在选举获胜(,有趣的是在1920年之前,却是相反的偏见;一个潜在的假说是,这种转化是和电视机的增长同时发生的),有一个有名的故事是,投票者选择 George Bush是作为总统是因为“他们更喜欢和这样的人喝啤酒”。在futarchy中,参与政府管理的流程会鼓励人更多的关注到提议本身,而不是个性,最主要的活动是和无关社交的:研究模型,统计学分析和交易图。
一个你愿意一起喝啤酒的市场

这个系统也非常精妙,它结合了公共的参与者和专业的分析人士。很多人反对民主,因为群众的平庸和易煽动性,他们更喜欢让专业的技术专家来做决定。Futarchy,如果它有效的话,允许个人专家甚至分析公司来做单独的调查和分析,通过在市场上购买或者卖出,将他们的发现融入市场,通过他们和公众对信息的不同来获利 - 有点像信息理论的水利发电站或者基于渗透的发电厂。但是完全不像刻板的组织官僚的技术专家,很大的不同的在于它有没有固定的成员,futarchy允许任何人参与进来,成立他们自己的分析公司,如果他们的分析准确的话,他们最终会胜出 - 我们寻找的正是这种广义性和流动性。

反对的观点

反对futarchy的观点在最概括的是有两篇文章,一篇是Mencius Moldbug的另外一篇是Paul Hewitt的。这两篇文章都很长,有几千个字,但是反对的观点总结下来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1. 一个强有力的实体或者联合政府如果想要看到一个预期结果,可以通过不断的买“yes”tokens,然后在卖空“no”token,为了将价格打压到他想要的价格。
2. 市场一般来讲会被认为有波动性,这可能会有很大的波动范围,因为它是“自指示的” - 也就是说,它是由大量的人购买组成的,因为他们看到其他人在买,他们又不擅长收集实际的信息。这个影响会特别有害,因为它可能会被市场操作者利用。
3. 单个政策的估算影响,它的衡量标准相对于外界不稳定的“噪音”很小,最终的衡量结果可能受政策是否执行影响不大,尤其是长期政策时。这意味着,预测市场的结果可能跟单独政策最后的执行关联很小。
4. 人的价值是复杂的,很难压缩成用数值衡量的;事实上,在衡量标准上也会产生很多分歧,就像在是否同意某些政策那样。另外,恶意的实体在这种民主下,不是去游说某个不好的政策,取而代之,可以通过游说提高衡量标准的方式来做作弊,众说周知它和政策本身关联很大。
5.预测市场是零和的;因此,因为参与者必须保证非零的通讯费用,这对于参与者是不合理的。因此,参与者最终会很少,所以没有足够的市场深度,专家和分析公司通过收集信息也没有足够的利润可图。

针对第一个观点,Robin Hanson 和 Mencius Moldbug的辩论视频,后面David Friedman 的插话(Milton的儿子)或许是最好的资源了。Hanson 和 Friedman的观点是,存在这样的组织通过这样的攻击方式使“yes”和“no”的市场价格不会反应真实的市场最佳知识,此时会有大量的收益机会在人们面前,使人们做和攻击者相反的事情,因此价格会慢慢回到正确的平衡点。为了反应真实的市场最佳知识,使价格可议用来决定是否执行政策,需要取某段时间的均值,而不是即时的值。只要市场能使人们从中获利,通过抵消操纵者对市场的操纵,诚实的参与者总会胜出,并从操纵者哪里获取资金。根本上讲,对于Hanson 和 Friedman的设想,恶意的破坏futarchy需要51%以上的攻击。

最能反击这个观点的例子是,Hewitt生动的表达,就是这个市场的“自指示性”。如果“如果拯救银行,未来十年美国GDP的万亿美元”的价格,开始是24.94,“不拯救银行,未来十年美国GDP的万亿美元”价格是26.20,然后有一天,两个价格“yes”的是27.3,“no”的是25.1,人们实际上知道价格已经偏离,就开始在市场交易来做补偿,或者他们会采用新的价格来正确的反应市场意志,甚至会加强它,正如人们经常认为的投机泡沫那样。

原文:https://blog.ethereum.org/2014/08/21/introduction-futarchy/
翻译:@rubyu2

 
1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