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 | Maker DAO与稳定币Dai

hongji   |     |   2910 次阅读

(编者按:12月3日,在亚太区以太坊社区培训及交流Meetup深圳站上,潘超为大家介绍了Maker DAO和稳定币Dai;12月17日,潘超以同样深入简出的方式在Maker微信直播群里跟大家介绍了Maker,并回答了群友的问题。以下为他的演讲内容。EthFans经作者授权发布。文末有白皮书。)


大家好,今天我代表MakerDAO团队给大家做个演讲和关于Maker的介绍。Maker 是建立在以太坊上最早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之一和智能合约系统,提供去中心化稳定货币DAI。

今天的演讲会有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开发稳定货币的原因,第二部分是Maker稳定货币DAI的机制,第三部分是对未来的愿景。

我个人的背景是经济研究和数据分析。我日常会使用Python进行一些编程,但是我并不是智能合约开发的专家,如果大家对智能合约有具体的技术问题,我会尽力解答,同时大家可以查看Maker的紫皮书,里面有关于合约非常详尽的文件。

今天我主要是从经济和货币银行学的角度展开。那我就开始介绍。

我这次的主题是 探索稳定的数字货币,我选择这个标题算是为了向Vitaki在2014年的一篇文章致敬和回应。

在这篇文章中,Vitalki 很好地构想了几种实现稳定货币的方式,而Maker就是其中的一种。我也很推荐大家阅读这篇文章。

在我介绍稳定数字货币的机制之前,我们或许有个问题: 为什么我们需要稳定数字货币?用比特币不好吗?

需要稳定货币的原因

原因很明显。比特币的剧烈价格波动使得其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日常支付和交易货币。

在这张图中,我收集了比特币近4年的价格数据,然后画出每日中位数价格变动比例。灰色的是第五和第95百分位区间,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天比特币的变动都超过了这一范围,这意味着巨大的波动性和极端风险。甚至有几次单日的价格变动超过了20%.

那么问题是,造成比特币价格这一巨大变动的原因是什么呢?比特币不应该是通缩性货币吗。另一个大家经常问的问题是,比特币究竟是货币吗?

我们说比特币某种意思上说是货币,但又不是货币。比特币是外部货币,我们叫 outside money。外部货币不是经济内任何人的债务。这使得比特币更像是黄金一样的资产,而不是通货 (currency),通货是我们日常提到的货币。

而通货是内部货币(inside money),不仅需要是交易媒介,同时也是记账单位。一种能够以标准票面价格兑换某种资产的凭证。

这也是为什么从银行出现以来,货币都是有阶层性的。我们日常说的货币,其实是第二阶层的通货。

金本位时我们有黄金作为最终清算,现在我们用SDR。同时庞大的金融机构不仅仅保证货币的价格同物价保持稳定,同时也保证不同阶层的货币价格之间稳定。(从通货,或者说准备金到存款再到债券)。

不过这样的货币体系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决策的集中化。很小部分的群体为整个经济体制定货币政策。那么挑战便是,我们如何创造出稳定的数字货币,但同时有有着去中心化的结构呢?

在经历了三年的开发后,我们很激动地宣布,我们的DAI的第一个版本,去中心化的稳定货币,将会在本月17号正式发布。

那么在介绍完了开发稳定货币的原因之后。我们想说究竟什么是Maker呢?Maker的体系是什么样的?

Maker稳定货币Dai的机制

在Maker体系中有两种主要的货币。第一个是 DAI,稳定货币。他是一种有资产背书的硬通货,在无需准许的信贷系统中生成。也就是说,任何用户可以锁定他们有价值的数字资产,然后生成 DAI。系统用动态的目标利率去调节DAI的价格。在第一版DAI里,我们会保持DAI的价格在1:1美元左右浮动。

第二种代币是MKR,也就是Maker。MKR是管理型代币。拥有MKR的用户组成一个去中心化的管理社区,他们决定哪种有价值的数字资产可以作为抵押资产,清算比例等等。作为对他们服务的回报,当用户赎回抵押物的时候,他们不仅要返还 DAI,还要加上一小部分费用,其中一部分费用会被用来购买并销毁MKR以关闭抵押债仓。也就是说MKR是信贷系统的燃料。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信贷系统的机制是什么样的。

用户如果要借 DAI,他们首先要建立一个抵押债仓(CDP),然后将数字资产作为抵押物,生成 DAI。然后他可以用DAI去做多他看好的资产。最后买回DAI,偿还DAI和一部分费用拿回抵押资产。

我们在这张图中可以看到,抵押物的价值始终大于DAI的价值。这是因为抵押物的价值会有波动,我们要确保DAI有足够的抵押。如果抵押物升值并没有太大影响,意味着 DAI 有更足够的抵押。但是如果抵押物减值,系统需要对此做出反应。

当抵押物价值低于清算值,CDP会被清算。抵押物会被强制平仓,用来回购DAI,以保证DAI的偿付能力。可以想象为 margin call。

那么,在这一次的发布中,我们会用什么作为抵押资产呢。我们叫做pooled-ETH,以太池。在之后的发布中,我们会引入多重资产抵押。目前我们还在开发多重资产抵押的过程中,在这一次的发布中,我们用以太池作为抵押代币。

他的运行机制是:用户首先将ETH放入合同中,然后回收到相应比例的ETH兑换凭证,PETH。起初,PETH和ETH的比例是一比一。但是这一比例会随着系统的表现而改变。

如果系统运行良好,所有的CDP在偿还时会不断产生费用。一部分费用会被用来回购和销毁PETH。销毁PETH意味着剩下的PETH可以兑换更多的ETH。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他们也许会抵押 PETH,用来借 DAI,然后做多资产。用户也可以选择持有PETH,获得费用收益。

当然,也有一个风险。那就是黑天鹅事件了,尽管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概率极小,但是系统也需要对其有应对措施。

当黑天鹅时间发生时,抵押物的价格大幅度下降,甚至低于DAI的价格,清算机制都来不及应对。这时候系统会通过增发PETH来回购DAI以支撑抵押不足的DAI。

当然,这也意味着已有的PETH兑换ETH的数量减少。所以持有PETH有收益,但也有很小概率的被稀释风险。

刚刚我提到,当用户关闭CDP时,一部分费用会用来回购销毁PETH,另一部分费用会用来购买MKR,作为管理费用。

小结一下:

Maker 主要有三种user case。作为普通想使用稳定货币的人,他们可以在交易所用美元或者人民币购买DAI,然后用来交易、支付甚至竞猜。

第二个是比较高级的用户,他们锁定自己的抵押资产,借 DAI进行杠杆交易。

第三个是更深参与系统中的用户,他们持有MKR管理型货币,维护系统,同时如果管理得当获益。

下面是一点点小小的愿景,也算是彩蛋吧。

未来愿景

17世纪的英国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曾经说,要实现文明和平和社会统一,需要通过社会契约建立一个拥有绝对权力的主权力量。他把这种力量叫做利维坦。

但是在主权与赋予其主权的人之间并没有契约。唯一的契约是人们之间同意任命一个主权,然后服从这个主权。类似于参与者和监管者之间的问题。

第一个利维坦的出现是有组织的宗教。当时的理念是,只要人们把所有的信任寄托于主,并依照其意愿行事,他们就会行为得当。

我们可以看到,在现在的美元上还写着:IN GOD WE TRUST。

但是很快,另一个利维坦出现了,那就是国家。其为了处理更复杂的社会现象和经济问题,通过法律和税收。这张图是美国内战时期的林肯绿币。这也是第一次美国脱离金本位。

但是在今天,我们正在见证一个新的利维坦的出现。

那就是区块链网络。虽然我们处于区块链发展非常早期阶段,但是我们有可能改善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方式。从支付到整个银行体系,在去中心化的管理系统下,通过我们分散的知识和恰当的经济激励手段,实现更有效的经济体。

在未来我们也许会看到这样的局面,数千家私人机构发现自己的数字货币,相互竞争。现在已经在发生,一部分可能是资产,一部分可能是股票,另一部分可能是稳定货币。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耶克在40年前设想的局面:最稳定的货币会赢得市场的接受。

以上就是我今天的演讲,大家如果想了解更多可以访问 makerdao.com


附带资源:

Dai稳定货币系统白皮书

Maker DAO微信号:makershequ

微博:MakerDAO

Reddit:reddit.com/r/MakerDAO/

GitHub主站:https://github.com/makerdao


作者: 潘超


你可能还会喜欢:
发布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新一代数字广告平台
Gnosis 白皮书中文下载
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管理应用:Aragon白皮书(中文)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