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 | 理解 Web 3

Ajian   |     |   1518 次阅读

编者注:文中绝大多数超链接都可以在 EthFans 站内找到中译本,因此统一放到文末,不再一一说明。

-通用标准和新工程带来的网络效应-

因特网又变了。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基于互联网的服务朝着中心化的方向发展。今天,那少数几个大公司,掌握着我们用于信息搜索、存储个人数据、管理个人线上身份、公开或秘密交流的平台。

同时,一些看起来不相关的边缘科技正在发展,包括从加密信息到数字货币。在松散的社区里,“Web 3” 成为了一个包罗万象的术语,描述了一个新一代更好的互联网:一个支付和资金为数字原生的互联网、一个”去中心化“应用程序与中心化应用程序竞争的互联网、一个用户能对自己的身份和数据有更多控制权的互联网。

然而,我们通常难以清楚的表达这一切意味这什么。Web 3 与之前的互联网时代有什么不同?什么是“去中心化”,为什么“去中心化”这么重要?这些新技术如何应用到实际当中?我们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构建让区块链更具扩展性的基础架构,但谁会实际应用这些基础架构,用它们来干什么,以及为什么有人用?

本文试图用清晰简单的语言解释 Web 3 的愿景。我们将讨论构成 Web 3 项目的核心生动的理念,并调查三个主要趋势。

本文不是对未来的预测。未来不是固定的:我们必须做出正确的选择,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世界。本文的重点是描述一个可能的未来,一个足够吸引值得建设的未来,一个足够清晰让我们知道第一步怎么走的未来。

Web 3 变革

互联网之前已经经历过重大的换代,扩展了网路性能、功能和规模。网络已经从纯文本网站变为流媒体视频,从静态网页变为通过浏览器远程提供服务的功能齐全的应用程序,从仅有的几个服务器变为能推动现代政治和文化发展的全球社交网络。

随着网络的成熟,我们越来越多地依赖少数几家大公司。 谷歌打造了又快又方便的搜索引擎,控制了 74% 以上的搜索流量。 Facebook 打造了非常受欢迎的社交网络,获得了 22 亿人线上身份的控制权。

Web 3 与之前的互联网换代 不同, Web 3 的核心不在于速度、性能或便利性。实际上,至少到目前为止,许多 Web 3 应用程序比现有产品更慢而且更不方便。

而 Web 3 关注的是所有权,是关于谁能 控制 我们天天都在使用的技术和应用程序的。它打破了过去十年互联网发展的动态平衡:便利与控制之间的权衡。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这似乎不可避免的:当然,上网就意味着被监视,当然,注册一个社交网络账号将意味着把个人数据卖给广告商或者会更糟。怎么还会其他办法呢?

Web 3 对这种说法是拒绝的。我们可以在 把控制权交给那几个大公司的前提下,上网。上述动态平衡并不是网络的铁律,它只是当时可用技术的产物,也是我们在发展过程中做出的选择。

“Web 3”是一场构建不同技术并做出更好选择的改革。我们不是试图 取代 现在的网络,而是在改变基础架构的同时保留我们喜欢的东西——是改革,而不是革命。

里面的项目看起来毫不相干,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Web 3 是一套重组互联网控制权的技术,从金融项目(加密货币),到基本通信技术(端到端加密消息传递),到大众消费者用例(开放社交网络和P2P市场),到互联网主要基础设施(去中心化 DNS),Web 3都包括。

Web 3 不仅有加密货币,区块链以及其他加密经济产品产品,它包含任何改革集中式互联网的技术,让用户重新控制他们的数字世界。但我们认为这些技术是当今 Web 3 改革的最重要贡献者,因此本文将重点放在这些技术上。

Web 3 的三个趋势

在本文中,我们调查了三种趋势,并讨论了它们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展:

  • 首先,货币将成为互联网的一个原生功能。
  • 其次,“去中心化”应用程序将为用户提供新功能。
  • 第三,用户将对他们的数字身份和数据信息有更多地控制权。

重要的是要记住,上述的趋势都是我的猜测。不可避免地,Web 3 将包含我们无法预测到的技术和应用,而且我们下面讨论的技术和应用将来可能会与我们今天能想象到的不一样。

1. 货币

在 Web 3 中,货币将是互联网的一个原生功能。

在过去,互联网只是线下传统金融系统的门户。但加密货币本质上就是数字化的——发送一笔交易不需要与某些线下系统交互,它 仅仅 需要在网上发送一个消息。我们很快就会习惯,”钱“就是由网络产生的:

  • 收付款现在是 任何软件 都可以做的事情,并且通过扩展,任何人有一部联网的手机就能完成。
  • 数字支付将解锁以前无法实践的新商业模式。它们将大大降低某些交易(例如跨境汇款)的成本,实现新的用例(例如机器支付),并可用于大型新市场(例如以前无法进入传统金融系统的人)。
  • 一个由基本金融原语组成的生态系统——贷款、衍生品、交易所——提供了任何人都能使用的、更复杂的金融应用程序的基本构件。
  • 随着技术人员对加密经济设计领域的探索,我们将创造 新的货币类型。我们才刚开始探索新货币,例如协议代币不可替代数字资产

加密货币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Satoshi发明了一种支持加密货币支付的网络,而且无需将控制权交给任何一家集中式的公司。比特币是 去中心化 的,因为它是由多个参与者“控制”的,包括从大型挖矿公司到个体节点运营者,再到核心协议开发者。他们都以不同方式、不同程度影响着整个网络,但没有一个个体拥有独占网络的权力。

“去中心化”已成为 Web 3 的核心理念。但是,通常它更多地用作口号而不是精确的技术描述。去中心化可以指代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如果一个平台由20个实体控制,那么它是去中心化的吗?100个实体呢?或者1万个? 我们考虑的是什么样的去中心化呢?

去中心化不是二元状态——它是一系列可能性的方向。说一个系统应该“去中心化”就有点像告诉工程师一座桥应该建得很“大”。毫无疑问,但它本身不是一个非常有用的信息——我们还需要知道你想要跨的河和你需要承受的负载。

Web 3 的要点并不在于所有系统都应该尽可能地去中心化,而在于我们能够在去中心化上探索出更多的重点。有用或者说必要的去中心化程度取决于具体的应用程序。比特币就是一个例子:其去中心化程度足以抵抗支付审查,且很难改变加密货币的基本参数,即通货紧缩的货币政策:比特币的总量是有限的。其他人尝试过创造类似的全球加密货币,对其他特征进行去中心化,例如 Dai 这样试图解决币值波动问题的稳定币。

因为比特币是第一个出现的加密货币,有人认为这是加密货币 唯一 可行的设计。结果,“加密货币”已成为某些对于货币的特定政治观点的同义词,例如通货紧缩货币的优点。

理解数字解密货币有许多可能的设计是非常重要的,不同的加密货币可能有不同的用途。 比特币神教认为,加密货币的目的是让人们选择加入他们喜欢的货币政策,其优势是不言而喻的。一个更为谦虚的解释是,加密货币的创新是,人们可以选择任何一种货币政策,什么样的政策都有可能。 他们所需要的只是一个互联网和一部手机。

2. 去中心化应用和服务

现如今构成互联网的产品和服务往往由个别公司生产和控制。如果你用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应用程序,很可能有个合法的实体在某个地方控制着它。这个公司会雇员工,确定优先功能,控制托管应用程序数据的服务器,并决定如何更新产品。

Web 3 的承诺是,可能还有其他选择。也许我们可以构建不受任何一家公司控制的产品和服务,但仍然具有与集中式公司相当的实用性。正如比特币一样,这些产品将是“去中心化”的,尽管不同产品的去中心化理由及其带来的好处可能会大有不同。

例如,想象一下,“去中心化发布平台”可能是什么样子。 这将是一个像 Twitter 或 Medium 这样的社交平台,允许用户分享内容、评论,并对他们喜欢的内容“点赞”。

这个平台有内置的激励机制,鼓励用户做出贡献。除了点赞,用户还可以互相发送小额支付,或者为他们想要支持的作者设置定期付款。最好的 Twitter 和 Medium 账户可以直接从平台中获得报酬,而不必通过其他方式来兑现其巨大的关注量。即使每点一个赞只值几美分,这仍然是对像 YouTube 这样的中心化平台的改进,在中心化平台中,每百万次浏览作者只能赚几千美元。在我们去中心化的平台上,没有任何一个中心实体能窃取用户交易的钱。平台甚至可以用通胀资金创造一个奖励池,奖励最高推送。

管理我们的去中心化服务的核心规则是在开源协议中定义的。用户使用他们选择的客户端软件与协议进行 交互。换句话说,会有各种各样的APP,虽然这些APP是由不同的人开发的,但都连到同一个社交网络中。这些客户端软件可能会提供互不相同的功能,但都符合相同的协议,类似于电子邮件客户端使用相同标准收发邮件的方式。

用户可以选择任何一种客户端,不同客户端可以实现不同的功能或三方服务。因为我们建立在去中心化协议的基础上,所以客户端开发者不需要寻求任何中心实体的同意,他们可以安心的构建他们的产品,而不必担心有一天他们的 API 访问会被撤销。用户无需等待 Twitter 公司添加新的反垃圾邮件或反骚扰功能,他们只需要选一个有这种功能的客户端即可。一个服务的生态系统正逐渐在开放协议的基础上发展,让用户可以做在 Twitter 上能做的一切,甚至比 Twitter 能做的更多。

这说明了去中心化平台的一个被低估的好处:可持续的三方服务生态系统。应用程序开发者可以在去中心化协议的基础 之上 构建有用的产品,而不用担心有一天他们的 API 访问将被关掉,因为没有人 可以 关了它。平台保持中立,这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开发者在它上面将投入时间和金钱,开发属于自己的服务。Chris Dixon 的《为什么分布式重要》深入探讨了这一论点。

当然,我们仍将使用中心化公司创建的产品和服务。但这些公司也有可能减少他们对产品的控制 类型,将更多的控制权交给用户。

这在加密的消息通信 APP 中已经存在,其中像 [Signal](https://signal.org(由 Open Whisper Systems 打造的)这样的应用,这些应用看不到、也不保留任何客户通信。通过使用端到端加密方式设计他们的应用程序,他们有意 限制 了自己对用户的控制。

相比致力于“不作恶”的早期互联网初创公司,Web 3 公司有更高的目标,尝试并确保它们无法作恶——至少在特定的方面。Web 3包含一些技术,通过事先拒绝开发者的一些权力来限制他们对客户控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必在某种程度上信任中心化公司,但这意味着我们对他们的信任无需那么多。

3. 用户对身份和数据的控制

在 Web 3 中,用户对他们的身份和数据有更多的控制权。

今天,我们的大多数线上身份属于其他人,比如 Gmail 地址或 Facebook 帐户。 Web 3 正在为个人控制线上身份奠定基础。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加密货币基础架构构建的结果。持有加密货币要求持有私钥,数百万人会使用允许他们这样做的应用程序。但是同样的技术可以让人管理任何基于区块链的数据,包括个人身份信息。我们把这种 APP 叫做 “钱包” 并不是巧合,将来他们存的不仅仅是你的钱,还有你的 ID。

同时,Web 3 使得用户可以保留对自己数据的控制。首先,因为用户有选择使用自己身份而不是由第三方提供的权力,这样就限制了像 Facebook 这样的三方提供者捕获用户数据的机会。其次,由于去中心化服务的出现,意味着在某些情况下,当你用社交媒体、租房或者打车回家时,没有一家中心化公司能收集、存储、售卖你的信息。一般来说,我们将要用的大部分的系统平台收集不到我们的数据。

最后,Web 3 技术提供的新能力,即控制我们的身份和数据信息、以及全球可用的支付网络,将使得个人用户更容易获取内容的价值,使社交媒体公司成为10亿美元企业的价值。

你的数据因为它是有价值的。而在 Web 3 中,是用户收集了这些价值。如果你想卖掉你个人的浏览习惯数据,你可以直接卖掉,是你拿到这些数据信息的报酬,而不是像 Facebook 这样的公司。而且随着我们对数字资产所有权新机制的实验,个人用户会得到实际拥有他们每天用的技术的新方法——目前只有企业家、风险资本家和授权投资者才有机会。

结论

Web 3 不是不可避免的。上述对潜在未来的描述还面临许多障碍,其中一些可能永远无法克服。Web 3 中的一些要解决的问题:

  • 企业家是否真的有动力去构建去中心化应用?谁给他们资金支持?现在,这些应用的盈利和风险回报的途径尚不明确,而传统的“中心化”商业模式更可靠。
  • 去中心化 APP 会比中心化的差吗?由单个公司控制的 APP 可能具有更加一致的产品愿景,并且能快速的迭代更新。中心化 APP 可能会有更好的用户体验,更易于安装
  • 去中心化应用的加密组件对大多数用户来说是否太具有挑战性?用户如何以一种安全可恢复的方式管理私钥?如果不回到中心化的服务,这有可能吗?
  • 去中心化应用的使用成本会更高吗?低层次的去中心化系统(如文件存储、计算、可信数据喂养)是有许多冗余的。这些层会使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过于昂贵吗?
  • 用“智能合约”构建的去中心化应用程序有意义吗?是否有可能编写永久性满足程序需求的“不可变”代码?如果我们要升级智能合约,那么谁来决定这些升级,它又与中心化应用程序有什么不同?
  • 如何“管理”去中心化系统?由拥有完全控制权的中心化公司进行决策,要比在一群拥有不同利益和优先级的参与者之间达成共识容易得多。基础层的治理将如何在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和文化下发挥作用?
  • 是否有足够的用户真正关心隐私、个人数据的控制或开放金融服务的访问?还是说Web 3 的目标总是一个小众的关注点?
  • 政府和监管机构将对 Web 3 做出怎样的反应?实现新功能的技术不可避免的给人们带来紧张。Web 3 里包含避免审查和监管的技术,并且能用来逃避金融监管和执法。
  • Web 3应用程序所使用的底层区块链能够扩展到为数百万或数十亿用户服务吗

即使有这些不确定之处,Web 3 也是一个有价值的未来愿景。对于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爱好者的批评正中要害,我们不应该短视地把注意力集中在技术上,而应该放在技术可以解决的问题上。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本身不会自己结束:它们只有在解决问题时才是有价值的。Web 3 的愿景很有帮助,因为它使我们重新定位到这个问题:互联网已经变得过于中心化,需要开放。

关注 Web 3 的愿景而不是任何特定的技术也能帮助我们走出仅限于加密货币领域里的党派政治。Web 3 并不知道最终使用的是谁的平台,Web 3 的重点在于这种技术 在现实中能做什么,为人们解决了什么问题

以太坊和比特币可能会失败,但即使失败了,web 3 的愿景也不会消亡。我们将使用过去 8 年来我们开发的应用知识体系——加密经济学——来构建新这些系统的新的更好的版本,这将持续下去。

Web 3 不会是一个乌托邦,我们不应该自我幻灭,认为它将会是乌托邦。如果非说有什么,那么过去 20 年应该已经教会了我们,技术不是什么灵丹妙药,人类面临的问题在互联网上同样也到处都存在。政治、权力与控制并没有随着网络的发明而消失,它们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网络中。

Web 3 的承诺是,至少在这一次,对权力和控制权的限制是设计上的要求,而不是事后的补救。我们有第二次机会来构建互联网,可能,不会有第三次机会了,所以让我们充分利用这次机会。

想帮助构建这个未来的互联网吗?L4 正在火热招聘。如果你有兴趣加入我们的团队,可以发送邮件到 careers@l4v


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l4-media/making-sense-of-web-3-c1a9e74dcae
作者: Josh StarkPannshe MahachiLiam Horne
翻译&校对: 刘艳安 & Elisa

本文由作者授权 EthFans 翻译及再出版。


你可能还会喜欢:

干货 | 理解以太坊的第 2 层扩展方案
观点 | 弄清加密经济学
教程 | 剖析 ERC721——了解非同质以太坊代币
观点 | Vitalik:去中心化的意涵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