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 | 现代经济中的货币创造,Part-3

Ajian   |     |   228 次阅读


现代经济中的货币创造系列:

Part-1
Part-2


(续前)现实中的货币创造

(续前)广义货币创造的局限性

(iii)货币政策——货币创造的最终决定因素

在英镑市场上,英格兰银行和商业银行可以互相贷款并向其它金融机构放贷,在相似条件下,商业银行期望的贷款利率会受到中央银行为商业银行提供的准备金利率的影响。正如 Clews, Salmon and Weeken (2010) 所讨论的那样,关于英格兰银行如何通过货币市场操作来执行货币政策的具体细节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发生了变化,而且如今中央银行的操作流程在不同的国家之间也略有差异 [22]。银行间利率的变化会大范围波及不同市场和偿还期的利率,包括银行向借款人收取的贷款利率以及向储户提供的存款利率 [23]。通过用这种方法影响信贷价格,货币政策会影响广义货币的创造。

本文关于货币政策和货币之间关系的表述与许多入门教材不同。后者指出中央银行是通过主动调整准备金额产生的 “货币乘数”效应来决定广义货币的数量的 [24]。在这种视角下,中央银行会通过选择准备金额的方式来执行货币政策。此外,在假定广义货币与基础货币的比率稳定的情况下,随着银行增加贷款量和存款量,这些准备金就会“倍增”, 极大地改变银行存款量。

两种表述都未能准确描述现代经济中货币和货币政策之间的关系。中央银行通常不会通过选择准备金额的方式实现预期的短期利率 [25],而是聚焦于价格,即设定利率 [26]英格兰银行控制利率的方式是依照选定的政策利率供应和偿还准备金。准备金和通货(合称基础货币)的供应量取决于银行对准备金在支付结算和客户取款方面的需求——通常由中央银行调节。

相比之下,银行体系中已有的准备金额并非通过放贷行为 [27]限制广义货币的创造。(“货币乘数”论认为)乘数效应的主体有时是由迎合央行的准备金要求而激发的,其中规定银行的最低准备金额必须与其持有的存款额呈固定比例。然而,在如今的发达经济体中,准备金要求并非货币政策框架的一个重要方面 [28]

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可能是通过降低贷款利率和增加放贷量来增加广义货币的存量。随着广义货币的存量增多,经济体中的支出水平也会提高,可能会导致银行和顾客对准备金和通货的需求增加 [29]。因此,货币乘数理论实际上与常情背道而驰。

量化宽松——通过货币政策直接创造广义货币

上一部分讨论了货币政策是如何从根本上 限制 商业银行的货币创造行为的。然而,另一种情况是,商业银行创造的货币太少,无法达到经济体的通货膨胀目标。通常情况下,货币政策委员会可能采取的应对之策是通过降低政策利率鼓励增发贷款,从而创造更多货币。然而,为应对金融危机,货币政策委员会将银行利率降至 0.5%——所谓的有效下限。

一旦短期利率触及有效下限,中央银行就不可能通过降低准备金利率进一步刺激经济体了 [30]。进一步通过货币政策刺激经济体的一种可行方法是开展资产收购计划(量化宽松)。与下调银行利率一样,资产收购也是货币政策委员会放松货币政策立场的一种方法,以便刺激经济活动并达到通货膨胀目标。然而,货币在这两种政策中的作用不同。

量化宽松将重点从货币政策转移到了货币数量上:中央银行先是创造广义货币,相应增加中央银行准备金额,继而收购一些资产 。卖方则持有新创造出的存款来代替政府债券。相比于持有这么多存款,他们可能更想持有其它资产。因此,卖方会想重组投资组合,例如用新的存款购买公司发行的债券和股票等收益更高的资产——造成上文讨论过的“烫手山芋”效应。此举将提升这些资产的价值并降低公司在市场上融资的成本,从而增加经济体中支出 [31]。因此,量化宽松的作用机制有别于对中央银行资产收购的两种常见误解:一是量化宽松为银行提供“免费货币”;二是货币乘数论中所述的,量化宽松的主要目的是向银行体系提供更多准备金来增加银行的放贷量。下文将解释货币和量化宽松之间的关系,并消除这些误解。

量化宽松和货币量之间的关系

由于英格兰银行的资产收购方式,量化宽松会直接影响基础货币和广义货币的数量。该政策旨在从养老基金或保险公司等非银行金融公司处购买资产和政府债券。例如,假设中央银行要向养老基金购买 10 亿英镑的政府债券,一种方法是印刷 10 亿英镑的纸币直接与养老基金交易。然而,要进行如此庞大的现金交易是不现实的。因此,这类交易会以电子货币的形式进行。

图3 量化宽松对资产负债表的影响(a)
从上到下分别为养老基金、央行(b)和商业银行在量化宽松政策实施前后的资产负债表变动。
(a)为了便于说明,资产负债表已经精简:表中所示的资产量和负债量与各部门实际持有的不符。上图仅显示与交易相关的资产和负债。
(b)政府债券实际上是由英格兰银行的资产收购计划向英格兰银行贷款购买的,因此不会直接出现在英格兰银行的官方合并资产负债表上。

养老基金没有英格兰银行的准备金账户,要以持有准备金账户的商业银行为中介。养老基金的开户行会在其账户上记入一笔 10 亿美元的存款用来交换政府债券,如 图3 的第一行所示。英格兰银行会以准备金的方式偿付,记入养老基金开户行的中央银行账户——向商业银行开具一张借据(如第二行所示)。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增加:负债部分新增的存款与资产部分新增的准备金相匹配(如第三行所示)。

关于量化宽松作用机制的两大误解

新增准备金为何不是“免费货币”

虽然中央银行的资产收购涉及并影响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商业银行的主要作用是充当推动中央银行和养老基金之间交易的中介图3 中所示的新增准备金只是这场交易的副产品。有争议表示,准备金是由商业银行持有的可盈利资产,新增准备金对商业银行来说就是“免费货币”。虽然商业银行确实通过新增准备金获取利息,但是量化宽松同样以养老基金存款的形式为商业银行创造出了相应的负债,通常需要商业银行支付利息。换言之,在量化宽松政策下,商业银行获得中央银行开具的借据的同时,要向消费者(本例中即养老基金)开具等额借据,二者的利率都取决于中央银行利率。

新增准备金为何没有成倍转化成新的贷款和广义货币

正如上文所讨论的,量化宽松的传导机制依赖于新创造出的广义货币(而非基础货币)的效果。传导机制的开端是在资产持有者的资产负债表上创造出银行存款来代替政府债券(如 图3 第一行所示)。重要的是,银行业创造的准备金(如 图3 第三行所示)没有起到核心作用。如上文所述,这是因为银行不能直接贷出准备金。准备金是中央银行向商业银行开具的借据,虽然可用于银行间支付,但是不能贷给经济体中没有准备金账户的消费者。银行增发贷款之时会创造出相应的存款——准备金额不变。

而且,新增准备金不会机械地依照货币乘数论的预测成倍转化为新的贷款和存款。量化宽松不需要也不会通过直接增加放贷量来增加广义货币的数量。虽然广义货币乘数论的一部分在量化宽松时期是有效的——货币政策机械地决定了准备金额——新增准备金不会有意识地引导商业银行通过放贷行为创造新的广义货币。量化宽松可能会间接影响商业银行增发贷款的动机,例如降低银行的融资成本或是通过扩张活动增加信贷量 [32]。然而,量化宽松同样有可能引发公司的还贷行为,如果公司发行更多债券或股票来融资还贷的话。总而言之,量化宽松可能会增加或减少经济体中的银行贷款量。然而,这些渠道预计并非传导机制的关键部分:相反,量化宽松的作用机制绕开了银行业,旨在直接增加私营部分的支出 [33]

结论

本文讨论了现代经济中的货币是如何创造出来的。流通中的货币大多数都由是商业银行自行创造出来的,而非英格兰银行印刷出来的:每当商业银行向经济体中的某人贷款或从消费者处购买资产之时就会创造出货币。与一些教材所述截然相反的是,英格兰银行不会直接控制基础货币或是广义货币的数量。不过,它仍然能够影响经济体中的货币数量,通常情况下是通过制定货币政策调节英格兰银行支付给商业银行的准备金利率。[[[最近,虽然中央银行受到有效利率下限的约束,英格兰银行资产收购计划认可设法增加流通中的广义货币数量]]]。这反过来影响了经济体中一系列资产的价格和数量,包括货币。


注22:英格兰银行的《红皮书》制定了英格兰银行在英镑市场中的运作框架。这里是《红皮书》的网址 。 Jackson and Sim (2013) 讨论了英镑市场近期的发展情况。

注23:Bank of England (1999) 详细讨论了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注24:Benes and Kumhof (2012) 详细讨论了货币乘数的谬误。

注25:正如 Disyatat (2008) 所讨论的那样。

注26:Bindseil (2004) 详细解释了货币政策是如何通过调节短期利率起作用的。

注27:Carpenter and Demiralp (2012) 显示了美国准备金额的变化与放贷额的变化无关。

注28:例如,英格兰银行目前尚未正式下达准备金要求。(英格兰银行确实要求商业银行持有一定量的无息"现金比率存款"作为一部分负债。然而,这些现金比率存款是非流通性的,仅充当英格兰银行的收入。)Bernanke (2007) 讨论了相比过去,美国目前的准备金要求是如何放松对货币创造的限制的。

注29:Kydland and Prescott (1990) 发现广义货币总体会推动这一周期,而基础货币总体会略微延缓这一周期。

注30:如果中央银行将利率大幅降低至零以下的话,商业银行会将它们的银行准备金换成通货,因为相比之下后者的利率更高(零利率,即使考虑到存储通货的成本也只会略低于零利率)。换言之,对中央银行准备金的需求会消失,致使中央银行再也无法通过调节准备金的价格来影响经济体。

注31:Benford et al (2009)、Joyce, Tong and Woods (2011) 和 Bowdler and Radia (2012) 详细阐述了量化宽松是如何影响经济的。Bridges, Rossiter and Thomas (2011)、Bridges and Thomas (2012) 和 Butt et al (2012) 更具体地描述了货币的作用。

注32:Miles (2012) 中讨论了一种类似机制,量化宽松可能会通过允许商业银行吸引更稳定的资金来增加银行贷款量。

注33:Butt et al (2012) 中有一栏详细讨论了这些渠道以及量化宽松对银行贷款更为广泛的影响。


Part-4


原文链接: https://www.bankofengland.co.uk/-/media/boe/files/quarterly-bulletin/2014/money-creation-in-the-modern-economy.pdf
作者: Michael McLeay、Amar Radia 和 Ryland Thomas
翻译&校对: 闵敏 & 阿剑


你可能还会喜欢:

科普 | 现代经济中的货币,Part-3
观点 | 闪电网络是比特币的TCP/IP 协议栈。
内部PoW攻击者的一个简单模型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