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个人见解:早期互联网vs当今区块链

hongji   |     |   3011 次阅读

我很早之前就开始使用超文本标记语言(HTML)了,认为这是一种很酷炫的文档发布方式。早在1993年大学期间,当我第一次在工作站的 /usr/local/bin 目录下发现 mosaic 可执行文件时,就发现了这种语言。

直到1994年,我的大学导师让我关注国家计算机安全协会(NCSA)最新发布的 CGI规范 时,我才真正开始认真研究网络应用。在那之前,我在深入研究一个企图利用 C++ 语言搭建一个复杂网络化多媒体前端却毫无进展的项目。

我时常将区块链的现状与互联网的早期状况作比较。我一直表示区块链在2013到2015年间的状况和1994年互联网的情况很相似。而近年来首次代币发行(ICO)狂热和1995年时美国网景公司(Netscape)首次公开募股(IPO)让众人趋之若鹜的情形类似。

我认为我们快接近1996年时的状态了,人们仍然疯狂,虽然许多酷炫的事物正在出现,却在这种疯狂下黯然失色。

当然,这种类比并非毫无瑕疵也根本不是线性的。

因此,要对这些年的情况持保留态度。然而,从当时互联网技术的采用中可以学习到不少有益的教训。

早期对解决方案而非问题的迷恋

当复杂的新技术令我们着迷时,我们经常如此热衷于解决方案的精确和创新,以至于最终我们解释和推广这种解决方案就变得困难了。

1994年的我对人们这般解释自己对互联网的痴迷:

互联网是一种绕过审查制度的数据传输方式。这种数据传输方式为:收集数据,将这些数据拆分成数据包,并将这些数据包从一个节点发送到下一个节点,直至到达最终目的地,然后将这些数据包再次组合起来。多酷啊!!!!

2013年的我对人们如此解释我对比特币的痴迷:

比特币是没有审查制度或“看门人(gatekeeper)”的情况下任意个体间的金钱传输方式。这种金钱传输方式为:你持有一把私钥,可以通过私钥将某个交易传输到一个点对点网络,在该网络中,数以千计的计算机互相竞争交易的打包权,以将该交易以加密的方式包含到该网络中所有人信任交易块中。

就两者而言,问题陈述对于许多人来说实际上并不算个问题。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专制制度下和发展中国家的偏执且倾向无政府主义的自由主义者来说的确如此。但是对于发达国家的大多数“正常”人来说如何呢?

那么对于解决方案的解释呢?就互联网而言,如今已没有人在意。而就区块链而言,未来,这一天也会到来。

这些故事的共同关键点在于它们都是事实;但是相比于实际问题而言,人们对于解决方案的痴迷程度远远高于前者。

开创性解决方案的产业化

尽管互联网在1994年的确很火热,当时并未出现互联网产业或商业的真实概念。美国网景公司首次公开募股之后,直到1995年8月份,互联网处于兴盛时期。

AltaVista

美国数字设备公司(DEC)Palo Alto研究实验室的一名研究员】在1995年12月发布了 AltaVista 搜索引擎,这就是个一夜成名的故事,为撰写网络故事提供了素材,同时也是同时期最重要的搜索引擎。

这个曾经非常具有创新精神但是现在死气沉沉的DEC公司的管理层意识到我们是互联网公司,而且和美国网景公司一样酷炫而有价值。

DEC公司已经拥有大量成功的网络化产品组合,他们将这些产品出售给企业、政府以及高校。从路由器、网卡到防火墙、电子邮件服务器(支持X.400协议),应有尽有。

这些产品几乎一夜之间进入了匆忙组建起来的互联网事业部,全部以AltaVista的名称得到重塑。

1996年1月份之前,我居住在牙买加金斯敦,运营 CaribWeb 及一系列成功的旅游相关网站。

新诞生的各种“网络管理员(Web Master)”职业对于稍微对HTML、CGI及PERL有所涉猎的人员有极大的需求。招聘人员已经努力了数月,但是我对于扔下公司去加勒比海享受生活一点也不感兴趣。

最终,我作为该团队首批入职的人员之一,接受了为 AltaVista 担任公司网络管理员的这份工作。数周之内,我们已经雇用了大多数从 Lotus 离职的销售主管,Lotus 刚刚在办公软件包之战中败给了微软。

我们的准则就是互联网,互联网,互联网。我们在这个领域是最有经验的,拥有最广泛的产品组合。我们的主要目标市场就是所有其他极度渴望将自己重新定义为互联网公司的企业。

当然,互联网成为解决方案的同时,其要解决的问题并未如此明显。因此,就像业内的许多其他早期企业一样,我们向其他建立互联网解决方案的人出售互联网解决方案。

虽为“泡沫”,众人受益

那时候,理智之人也称互联网行业为一个巨大的庞氏骗局,这是可以理解的。

你可以轻易地认为,1995年到2000年间互联网行业的主要商业模式就是上市以及通过发布与其他互联网初创公司进行合作的新闻来提高股价。

但是,我不想对这种过程加以批评。如今的我们都从出自这个过程的这种疯狂且看似毫无意义的创新中获益。我们目前仍在利用的大多数核心技术和开发人员知识都是来源于这股互联网狂热。

尽管发生了这一切,仍有少数公司在从这股狂热中获益的同时不忘初心。其中,亚马逊(Amazon)就是最合适且最著名的案例。

当只一心哄抬股价这类干扰在2000年消失的时候,专注于解决实际问题的互联网企业最终也成功实现这一目标。如今的大多数大型互联网公司差不多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发展起来的。

从技术的角度而言,在2000年崩盘之后,再也没有人可以支付得起 Sun 和 Oracle 的许可费用。Apache、Linux、mysql、Java、PHP等迅速成为了“新宠”。

目前为止,我希望人们可以从我在 AltaVista 的经历中发现一些相似点,也找到与如今的比特币及后来的区块链之间的一些相似之处。

当时,我们都在推行所有这些疯狂的想法,关于的是互联网如何解决每个行业的问题。我们拥有解决方案,同时我们知道,这些解决方案是具有革命性意义的,可以使事物向好的方向发展,也经常因为这些行业没有采用自己惊人的技术而感到受挫。

在错误的时机解决错误的问题

在1995年早期,一名痴迷于互联网的销售员向 Reed Elsevier 集团出售了一家科技会议网站。当我快要完成在威尔士大学的课程时,他雇用了我,因此我获得了自己第一份有偿网络工作。我记不清他是怎样找到我的了,可能是通过一个新闻组

该网站取得了成功,所以我们推荐将其选定为刊载他们的出版物的理想网站。这个问题在一次董事会上被提出,但是据我们的联络人透露,董事会的共识为“为何人们会想要在互联网上查阅出版物”

诚然,我认为这发生在使用SSL的网景浏览器被发布之前或同时。当时不存在支付网关。人们不得不将出版物打印出来,因为没有人想在640x480 VGA CRT屏幕上进行阅读。同时,那个时期的大多数高层管理者从来没有接触过计算机,所以这个想法本身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陌生的。基本上来说,进入市场对于我们来说为时过早。

在互联网能够解决行业所具有的实际问题之前,尚有一堆表面看来毫不相干的技术、市场和行业需要被创造出来。

游客信息

我的确开始从事旅游网站,那年之后,我搬到了英属维尔京群岛,就在同一周,他们有了拨号上网服务。我将我网站的BVI(英属维尔京群岛)版块以购请的形式出售给了当地的一家出版商。我刚查了一下,这个版块在23年后的今天仍然存在。

一个月内,约有15%的人注册入网,主要原因是拨往美国的电话或传真费用高达3美元/分钟,因此,电子邮件解决了这一实际需求。

在搬去牙买加之前的接下来几个月内,我成功向约10到20家酒店或饭店等推销了网站。原因在于,这些企业具有向美国的富裕游客营销自家企业的实际需求。

当然这只是一个范例,然而,互联网立即解决了这些超级简单的问题:

  • 与全球范围内的家人和客户沟通
  • 向国际市场营销你的小型企业

比特币

创造比特币的目的在于解决2个看似迥异却存在联系的问题:

  • 一种去中心化电子价值储存手段
  • 无中介机构或“看门人”的快捷低成本点对点支付方式

到了2011年,无意中增加了另一个重要的用例:

  • 投机性增值资产

到了2013年年初,我放弃了所有其他的项目,专注于比特币作为低成本p2p支付方式的这一方面。我针对发展中国家的支付方式发布了 Kipochi

我们为时过早了。相比于比特币,人们仍然更加倾向于肯尼亚先令的思维。传统支付技术正在竭尽全力阻止我们进行法定货币和比特币之间的来回转换。

换句话说,在比特币迅速发展之前,仍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

在过去的数年内,对于包括我在内的从事国际范围内工作的人来说,比特币作为一种支付系统发挥了很不错的作用,然而尚未在更广阔的群体进行的支付活动中流行起来。

讽刺的是,比特币作为一种价值储存手段和一种投机性增值资产表现不错,因此手续费一直上涨,以至于到2017年底,中本聪原来针对快捷且低成本的p2p支付方式的解决方案不再可行。但愿闪电网络会挽回这个局势。

中本聪的愿景若要实现的话,比特币仍存在一些外部问题需要解决。然而与此同时,比特币作为价值储存手段和投机性增值资产来说表现真的不错。

以太坊

以太坊许诺了一项更加具有开创新的技术。还有一个在早期也许并不是如此美好的口号,叫“世界的计算机”。

我最初对以太坊产生了兴趣,但是看到上述这类口号时,兴趣全无(这造成了我如今的经济损失)。直到2015年底,我一看到人们为了它开始搭建的各种工具就重新开始投以关注。

除了以太坊之外,我在过去2年内搭建了一个去中心化身份认证平台 uPort。所以我现在绝对是个信徒。

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有很多试图将区块链应用到各个行业的事情正在发生,就像互联网的早期情形。

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成功地在区块链空间内建立起最庞大的开发人员和开发工具集群。

无疑的是,在2107年,该技术自身得到了证明,同时也证明了,我们需要专注于对解决方案加以扩展。

因此虽然还没有人用区块链在真正地做生产用地注册,但是离分布式自治组织(DAO)代替公司可能只有一到两年时间了。如今,有真正的应用程序在以太坊运行,解决着实际问题。

例如,我和首次代币发行狂热中的任何人一样持怀疑态度。但是没有人可以否定的是,将ERC20代币部署在以太坊上的简易性已经取得了成功。即使是 CryptoKitties,无论它有多滑稽有趣,也是一种赚钱的“潮流”和一款真实的应用程序。

是的,许多(大多数?)首次代币发行都是建立在荒唐的快速致富观念上的,同样是这种观念让上世纪90年代时的整个世界进入互联网狂热。

然而同时(就像上世纪90年代一样),这笔钱投资在各种各样的重要基础设施以及工具开发上面。从人类的观点来看,随着智慧型开发人员,律师及企业的阵容不断壮大,我们正在创建真正的知识和经验。前往下一次Devcon大会,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

此外,还存在不少由重要的首次代币发行支持(和私人资助)的项目,这些项目是由超级智慧型人才创建的。这些人实际上在沉潜待发,也在真正地为自己所从事的工作仔细考虑经济模式、机制和工具。

我们终会发现这一代的亚马逊(Amazon)、谷歌(Google)和贝宝(PayPal)的。

可扩展性的过去和今天

大家都在担心和抱怨区块链的可扩展性。如今这确是个真实的问题,就像过去那样。

1996年在远景公司(AltaVista)时,我编写 perl 编码,在每个 http 请求上启动一个新 unix 进程。这反过来启动了一个全新的 unix 进程,以连接数据库,生成 HTML,该 HTML 通过管道从我们在 Pal Alto 研究实验室的数据中心传送到世界各地。效率超级低。

很快,快速通用网关接口(fast-cgi)、Netscape服务器应用程序接口(nsapi)、因特网服务器应用程序接口(isapi)和小服务程序(servlet)等工具使其得到了改进,同时这让我们可以持续性连接到数据库。内容分发网络(CDN)已经开始倾向于让静态数据更靠近用户,且编程语言变得更加快速。

数年来,我们从单进程变为多线程,再回到单进程,最终到异步。开发人员变得愈发聪明;缓存变得愈发人性化,而如今,大规模地支持网络应用已是轻而易举的事了。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以太坊身上。第一版有点像早期CGI版本。当前的若干倡议,比如权益证明、分片、WebAsm、Plasma、雷电网络、Truedit等,也将有可能大幅度提升性能。

作为开发人员,我们也想要尽可能运用(我们今天称作)链上逻辑。如今,我们已经了解到,许多信息也可以轻松地存在于链下,同时链上共识的好处也得以保留。

很棒的一点在于,这些多半都是相互独立的改进之处。即使其中一到两个不起作用,我们仍然会从剩余的里面获得好处。

那又如何?

扎根于这个空间的我们相信自己确实可以解决整个世界范围内以及许多行业存在的问题。

也许这些问题的解决不会像人们所期望的那么简单和快速。我认为我们应该专注于建立用来解决实际问题的同时又不需要先采取一堆其他步骤的解决方案。

同时,不必为了向大众推广区块链业务和区块链行业而费太多口舌。

可以利用区块链来轻松解决实际问题的企业有很多,而且这些企业是愿意聆听各种推广的。但是在你推出你神奇的解决方案之前,要花时间聆听他们的实际问题。

除了诸如 Jeff Bezos、Marc Andreesen 和 Peter Thiel 之类的少数企业家,互联网时代的真正英雄还包括 Apache、Mozilla、Linux、MySql 等的创建者以及互联网工程任务组(IETF)那些为了改善和扩展这个疯狂的新世界而孜孜不倦的工程师们。

在当今的世界中寻找出这些同类型的人物吧。寻找出那些为了这项技术不知疲倦地建立基础设施、标准以及工具的人们。

本文受到 /r/ethereum上的一篇帖子的启发。


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pelleb/personal-look-at-the-early-days-of-internet-vs-blockchain-today-590a98cb009f
作者: Pelle Braendgaard
翻译&校对: 张凌 & Elisa

本文由作者授权 EthFans 翻译及再出版。


你可能还会喜欢:

观点 | 区块链十年,世界发生巨变
观点 | 区块链与机械时间的演化
观点 | 区块链:非强制性的共识系统

 
1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