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休克”后的中国币圈跃迁

曹艾米   |     |   1049 次阅读

2017年9月,央行一纸《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下令清退了历年来所有的ICO项目,即所谓一刀切“退币”。当时,国内绝大多数的ICO项目都是“币圈”人发起的,粗糙的白皮书是表象,实际情况是当时币圈还很小,正规企业也不接受比特币,没什么好项目更没有落地应用,“韭菜”只能关心发币后上哪个交易所。当时,最好、最值得投资的加密货币是有独特技术特征的币,比如有全节点奖励的暗黑币,“环签名”隐私保护的门罗币、零币的“零知识证明”等。社区治理也是区块链的一大应用方向,就是说决议事项代码化之后,每个人可以投票参与链上跑什么代码,相当于电子投票。比如游戏里一场灾难要来了,大家可以投票决定这灾难是10分钟以后降临还是1天以后再说,强度又是多大等等。开发者和用户之间的关系,跟现在必须别人写了我们用、遵守规则的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用户可以参与制定规则。这类概念的币也有不少。

退币后,比特币价格却直线上升,辅以官方教导大众认清比特币“真实面目”的强大媒体投放,比特币真正声名鹊起就在这个时候。11月,交易所重启,开放币币交易,BTC、ETH可以用于购买其他小币种,凭空创造出了两大货币,走出有史以来最疯狂的行情,ETH也在这个时期正式脱离“山寨币”的身份,成为比肩比特币的第二个“基础货币”。

但是币圈不再自己从事ICO,而是交棒给了实体企业。当时不成文的规则是,A到B轮的企业、有大量用户的项目,会受到支持在币圈融资,包括写白皮书在内,融资周期短则一周。这造成了两个后果,第一当然是币市进来大量“新韭菜”,支撑了行业,起到救市的效果。第二是有运营经验、经过A轮考验的企业是有相当执行力的,与实体经济挂钩,有一定的几率诞生落地应用。第三点影响可能是非常深远的,即新进饥渴融资的企业没有受过区块链去中心化思想的熏陶,只当生意做,ICO成为简单快速的融资工具,区块链信仰实际上受到了挑战。

BEC美链可以视为是这场撕裂中的“上帝之手”。BEC与美图有合作关系,美图拥有最大体量的用户却没有营利模式,且其用户似乎也完全没有成为优秀韭菜的资质,但还是有足够资格在币圈耀眼上市,于是登陆了OKEX。几个月后,BEC在交易所的价格突然跌到接近零,起因是项目方不尊重韭菜,连发币合约都没好好写,出现了小白级别的溢出漏洞,导致黑客攻击,凭空造出了不可数计的BEC币,砸盘后归零。

一个好项目应该有“面子”和“里子”,割韭菜不是成功。传统上的好项目如以太坊,将公链定义为“永不停机的计算机”,完善了浏览器、域名、BAAS服务,将资产上链,开发了同质代币标准、异质币标准,将组织上链、探索组织治理,投融资管理如DAO、DAICO,改革的是社会的组织形式。中国缺乏这种有顶层设计的IT项目。

币圈生态的实际情况,也对区块链的定性有影响。

本来,区块链技术的属类是“金融科技(FinTech)”,但在我国却被归入“互联网金融”。因为区块链技术发端的圈子以金融代码化为主流、倡导“Code is law” ,但在我国却以数字货币融资为压倒性应用。“商业形态”的异殊,使得我国对区块链的法律对策与思想走出了不同的道路。

瑞士的区块链产业中心楚格(Zug)叫“加密谷”,日本视比特币为货币,我国规定比特币是虚拟商品。无论是商品或者外汇,在金融品类中是一大类、区别于证券,因此比特币登陆的是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ICO往往涉嫌发行证券,因此受证券法约束。瑞士的金融中介机构须比照证券法,遵守VQF自律条约,这些金融中介不仅是比特币等主流币的经纪商,也支持一些ICO融资。

我国“互联网金融”以P2P借贷为代表,不知不觉还成立了“互金协会”,走出了不同于世界的新框架。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也都发端在我国、目前已经安全退出国境了。可以说,我国对数字货币的监管,着眼在融资领域。ICO都是重融资而不是重项目,“一锅老鼠屎里有几粒粥”,这种情况下,监管也对症下药的采取了一刀切和严厉驱逐的态度,有些“这届人民不行”的意思。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