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两种叙事:货币加密派 vs. 技术加密派

Ajian   |     |   716 次阅读

作为 Village Global 的投资者及 Token Daily 加密论坛的参与者,我了解到一件事:只要在鸡尾酒会上提到“加密世界”,你就会卷入一场狂热的辩论。

事实上:我发现当人们谈及 为什么加密世界如此重要下一个风口是什么 ,大家总是从不同的假设和起点出发。而且大家讨论时心中早就有定案,这导致讨论后仍存有一些困惑:

  • 投资者搞不清楚什么样的理论适用于这个市场。
  • 创业公司不确定要如何包装他们的方案,才能满足每个人。
  • 行业新进者很难跟进所有信息。
  • 狂热者(Maximalist)花了大量精力去说服部分群体,却没有顾及大家在一些先决条件上的认知有所不同(或者相同)。

让我试着通过绘制一幅(非常大的)蓝图,来简述现存的两种主要观点:

a)货币加密派(Money Crypto):加密货币的核心是通过(再次)引入一种健全的货币,来重新定义金钱的运作方式。

b)技术加密派(Tech Crypto):通过引入 Web 3.0,重新定义网络的运作方式。

还有些人将这两种观点分别称作“比特神教(Bitcoin Maximalism)” 和 “以太坊神教(Ethereum Maximalism)”,但前两者要比后两者更为广义。

虽然这两种观点有相似之处,但它们的确具有不同的目标、不同的手段,和不同的哲学基础——这使得大家感到困惑。

在本文中,我会详细地定义这两种观点、解释它们之间相同和不同之处,以及给社会带来什么影响。

货币加密派

货币加密派观点相信,加密货币的目标是引入一种健全的货币体系。

健全货币是指:

1)具有固定的供给量,或是可预测的通货膨胀率
2)不会快速增发,并且
3)最重要的是,决策者无法通过通胀或是没收的手段控制。

为什么这很重要

有了健全的货币,决策者将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他们不再有办法寅吃卯粮(通过借贷/通胀),不再有机会挪用未来的财富,来向战争注资或是投资短期政绩项目。

现在我们的货币体系是不健全的,这会带来许多问题。具有印刷货币的能力——从具象或抽象层面——都大大增加了管理者的权利,而所有管理者都期待更多集权的手段。

通货膨胀,实际上是将财富从创造它的人们手上,转移到控制金钱的人的手上——这么做没有为社会创造任何价值,而且是在 大众不知情 的情况下发生的。

换句话说,管理者可以为所欲为:通过没收、通胀、走后门等手段聚拢财富,还能注资万亿美圆到战争中——同时通过加印货币来隐藏成本。起初,群众还很享受这些新的变化(印钞)——但很快地大家会尝到购买力骤减的恶果。货币加密派相信比特币是让我们重拾健全货币的机会,因为比特币是一种无通胀、通货紧缩、抗审查、固定供给量的,无法被任何管理者关停,而且不需要可信任第三方就能运作的资产。

其他核心观点

货币加密派相信,网络是对研究货币本质的错误类比;我们可以直接从经济史和时间长河里货币的演进,学到加密货币可能的未来。

我们从中具体能学到了什么呢?每当人们控制货币,他们就能由此获益更多——在这个过程中,偷偷地稀释了其他人手中的钱。

货币加密派还认为,我们应该将加密货币视为金钱——而不只是什么新的 app 商店或是新一代获得 VC 投资的平台。货币加密派强调 “比特币,而非区块链”。他们认为几乎所有的区块链应用不仅没必要——甚至会比原来的应用更慢、更昂贵。

货币加密派觉得以太坊很是新颖有趣,但它创造的价值(先不提吸引的资金!)比下一代货币(比特币)小了好几个量级。所有的在以太坊上建立的 app/dApp 也许有些价值——但它们不会让以太坊这种货币,变得更好。虽然以太坊的确吸引力更多的开发者加入,但货币加密派认为 1 个共识开发者能顶 10000 个 app 开发者。

货币加密派直截了当地拒绝 实用性假设(Utility Hypothesis ),也就是说数字货币最重要的用能就是价值储蓄,而不是交换媒介。

确实:中本聪使用区块链结构,以其特定的且刻意的方式牺牲大量的速度与成本,来保障我们拥有不容侵犯的抗审查权、去信任化,和社交扩展性(social scalability )

结论:货币加密派相信未来的加密不会是软件导向——而是钱,是货币。

加密货币不是股权,也不会是个网页,也不是公司,也不是社交网络;它是钱。

技术加密派

另一方面,技术加密派认为我们应该从互联网的历史和其权力结构进行研究——而不是货币历史——来帮助我们了解加密货币的发展,了解如何引领下一代互联网,也就是互联网 3.0 的发展。

技术加密派观点如下......

虽然网络起初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开放系统,但很快地变成了中心化的;目前有五个角色控制这个中心:谷歌、亚马逊、苹果、脸书,和微软。这些中心反过来让用户上瘾、吸引用户的注意力、通过广告赚钱、并吞竞争者,甚至是无下限地抄袭幸存的企业。

实际上,互联网 2.0 也没有实现要回归去中心化的愿景,反而催生了比互联网时代以前的任何时候,都还要大上好几个数量级的权力中心。尽管在网上传递数据包的边际成本为 0 ,且互联网 2.0 产生惊人的经济成长和消费剩余——带来的社会成本已经非常显著:各式各样的不平等、隐私曝露、假新闻、垄断、消息过滤、对民主的威胁,等等

技术加密派相信,只有当权利和财富分配是分布式的,互联网才能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我们能做的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修订激励机制(通过加密网络的手段),并让使用者能够掌控自己的数据。

如果在 Web 2.0 时期就能发展出网络代币模型,整件事现在可能完全不一样。

  • 代币的作用不只是协议的定义,而且能引入一种获换取服务的计价模式。
  • 代币提供经济激励,使得分布式计算能被大规模且去中心化的运作——包含计算、存储、带宽。

股份制公司的演进

技术加密派将代币视为这几个世纪以来,从公司的股份制出现以后,人类协作模式的一项最重大的革新。在股份制公司出现之前,商业活动存在许多天然的限制。这时的公司做为一个整体被完全拥有,而且不具有筹措资金的流动性资产。

股份制公司,还有现在公开上市的公司,它们的出现带来了我们以前难以想象的商业模式。不过我们也已经看到这些类似的系统的缺陷:只有员工能得到报酬。

股票价值是一个利润的函数。而利润则反映出一间公司将数据变现的能力——而非服务的实际价值。当公司达到一定规模,它们获得的激励就会开始和这间公司的用户、开发者的激励产生偏差。

激励所有的参与者

代币的出现,还能够瓦解迄今为止看似无法击败的网络规模效应商业模式。理论上来讲,代币激励大量的贡献者加入这个网络(编者注:中译本见文末超链接《应用代币与去中心化商业模式的黎明》)。这里指的贡献者(利益相关者)——包含用户、开发者、立约人、投机者——而不只有员工。这些网络参与者通过改进底层协议获得收益,而不是股权配息。改进方式有挖矿、验证、构建其他应用或是使用服务。

那么你如何创建出下一代脸书呢?而且能让数百万人享受到它的成功,而不仅仅是几百人。

不只是代币带来了好处。底层区块链的每个方面都成为构建模块,让开发者能够在其上开发一些东西。这种革新的组合,让每个应用能够衍生出更多的应用。比如我们看到的 ERC7210x 标准成为网红,激励了更多的初创公司起家,这些初创公司能为整个网络带来更多创新。

相较之下,互联网 2.0 导致了信息孤岛和垄断问题。代币就是推动协议发展和维护的激励因素,同时保证了运作过程的信任和公开。

其他核心观点

技术加密派认为区块链能消除所有中间人——不仅仅在支付层面(规模达 $5000 亿),还有银行、社交网络、市场运营,等等。

加密技术派还表示,为了让钱成为真正好的货币,区块链(代币)必须被视作金钱使用(编者注:中译本见文末超链接《10 兆美元路上的风景》)。他们更倾向支持以太坊(对于其他竞争项目也很包容),将其视为一种全世界的计算机,并且希望在其上构建和数百万个 dApp;而比特币仅被视为一种数字化黄金。

技术加密派将区块链技术和早期互联网作比较:当时人们也说互联网不过是一种没用的玩具,不会被普及(结果呢?)。

技术加密派还说软件倾向于重构事务运作的规则——“软件正在鲸吞整个世界”——而加密应用也是如此。

而且千万不要跟开发者赌未来的走势,技术加密派如是说。

哪一种观点是正确的?

货币加密派和技术加密派,在某些方面看起来可能没什么不同——从其信仰到其社区氛围来看都是。不过货币加密派的组成人群,更多是由经济学家转变为自由无政府主义者;技术加密派多由工程师和技术专家组成,他们试图纠正科技巨头带来的一些错误。引用 Murad Mahmudov 的一句话,“技术加密派是更加温和、敏感的,积极且看重社会公正的嬉皮士;货币加密派则是让人感到更具有攻击性、不愿妥协的右翼食肉族群。”

事实上,要判断哪一方正确还为时过早——两派人马彼此也不是特别排斥异己。很有可能他们对于一些结果的判断都是正确的,不过对于如何产生结果的过程有分歧。技术加密派中很多人也同意货币加密派的理论是去中心化系统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双方也有一些想法冲突。某些货币加密派认为技术加密派推崇的很多应用其实没有创造任何价值,而且当 ICO 的泡沫破裂时,这些人对代币近乎宗教狂热的吹捧也会退散;部分技术加密派则认为货币问题远没有那么严重——这里引用 Chris Dixon 在《为什么去中心化如此重要》的一段话:

“举例来说,有时候人们说加密网络提倡的去中心化,是为了抵抗管理者的审查,或是因为自由主义的政治观点;但这都不是去中心化之所以如此重要的主要原因。”

一方面,货币加密派总是从一个宏观的奥地利经济学派角度切入问题,翻找着历史长河中货币化的媒介,然后试图将其特性复制到数字世界(这里的宣言来自 Saifedean Ammous 的《比特币本位》一书)。另一方面,技术加密派认为这些历史示例时至今日已经不适用了;包含货币体系在其中的软件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新范式的大门,开拓新的设计模式,甚至意味着随着时间推演,金钱的发展会走上与历史道路完全不同的方向。

*表1:货币加密派 vs. 技术加密派 *

世界观 货币加密派 技术加密派
比特币/以太坊 比特神教 以太坊神教
向历史学习什么 经济学 Web 2.0
软件 . . . 归宿是货币 …正在吞食世界,并开创从未有过的局面
要去掉什么中间人 银行 所有中间商

为什么他们不同意对方

还有些人不只是不同意对方观点,甚至认为对方观点是有害的。部分货币加密派认为技术加密派混淆了加密技术的“真正价值”——健全的货币——而且 ICO 分散了开发人员对于比特币开发的注意力;也有部分技术加密派觉得货币加密派的表述——常常具有攻击性和敌意——这会阻挠人们在加密货币上建立应用。

这让人回想起著名的、关于派系内斗的 Slate Star Codex 帖子。以严格素食主义派和自然饮食派为例,其实两者应该共同致力于让人们少吃点芝士汉堡,因为不论是哪种派别,都是为了改善现有的饮食状态。

但现实中,人们总会不停的斗争,即便他们的观点是如此相像。这是不是和我们讨论的情况类似?

同样地,我认为货币加密派和技术加密派彼此存在的敌意,都应该转向他们共同的敌人:中心化银行、腐败的政府单位、技术垄断者等。我敢说,任何一方都会因为对方的崛起而受益。

如果缺少货币加密派的帮助,来让加密成为一种良好的货币形式,技术加密派就无法实现他们的目标——让参与者从托管、挖矿、参与过程中获得回报,因为他们需要货币具有价值,才能被视为一种激励手段。

如果失去技术加密派的开发者们,货币加密派就会像在攀爬一座险峰,因为如果有一个基于数字货币建立的全新生态系,会为整个健全货币带来信任和价值(参见下图——当加密技术价值越高,会有更多的人使用钱包;更多的人使用钱包,意味着更多的人可以使用 dApp)。

结论

可以肯定的是,这两种观点——货币加密派和技术加密派——可以被分类为更多分支;但为了方便大家搞清楚,我们不讨论更细的维度。我们只要认清一件重要的事:这两种观点不只能和平共存,我们最终能找到方法让它们互利共赢。

作为区块链领域的企业家,着眼于共同的价值应该比争论意识形态不同更为优先,更何况这些不同点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消失。最终,我们都应该放眼未来,将区块链视为解决世界上最紧迫问题的方法。


原文链接: https://www.atrium.co/blog/money-tech-crypto/
作者: Erik Torenberg
翻译&校对: IAN LIU & Elisa


你可能还会喜欢:

观点 | 10 兆美元路上的风景
观点 | 区块链代币和去中心化商业模式的黎明
教程 | 剖析 ERC721——了解非同质以太坊代币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