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我因何改变了对 token 的看法

Ajian   |     |   513 次阅读

治理代币(虽然我更喜欢 “股权代币(equity token)” 这个词,真的)指的是会给其持有者分发项目的手续费分红,同时使持有者在治理中获得一定的投票权的代币。

以 SUSHI 为例,这是 sushiswap 交易所的原生 token。你把 SUSHI 锁进 Sushibar 合约内,就能获得与交易所整体交易额的 0.05% 成比例的分红。同时,你还能获得 “Sushipowah”,代表在 Sushiswap 的链下治理系统中的投票权。

过去一年来,像 SUSHI 这样的代币,可谓是最火热的辩论话题,也使得密码学货币世界的爱好者们研究者们分成了两个阵营。一方认为,这种代币就是一种债务,越少越好,通常他们的质疑会这么来表达:“XYZ 要这个代币有什么用?”。我曾经也坚定地支持这一方,现在我发现我倒向另一边了,我认为代币既是有必要的,也是一种重要的激励机制。

我解释一下我是怎么改变看法的。

我先列举一下反对代币一方的说法,主要有三种意见:

  1. 治理程序自身就是一种攻击界面,因为坏人也可以更改协议的规则,而且在最糟糕的情况下,能偷走用户的存款。这就跟使用智能合约的初衷背道而驰。
  2. 我们建设密码学货币世界,就是为了打败那些寻租的大公司和机构,代之以开放和公平的协议。从用户处收取租金是开倒车,违背了我们的信念。
  3. 因为协议是开源的,任何人都可以复制过去,所以均衡状态下,租金总会是 0。而趋向均衡只是时间问题,所以治理代币的价值最终总会坍缩为 0。所以,今天兜售这种代币的人无一例外都是骗子。

治理与安全性

先说清楚,我认为第一个论点是非常合理的。密码学货币网络和应用的大部分价值都来自于其本身 “难以更改”。这使得用户能够信任这些应用,相信它们会忠实地执行承诺,而开发者也可以放心在上面开发,无需担心平台风险。

将治理加入到一个并不需要治理的系统上,会颠覆上述优势。如果我们允许人类自上而下地改变一个系统,那就没有上述的保证可言了。而且,因为治理程序确实能通过对用户非常坏的改变,所以用户要用治理费用来贿赂参与者,使他们倾向于采取善意行为而非恶意行为。换句话来说,一个应用的安全模型,就此从密码学模型转变为经济模型(由经济激励来保证) —— 绝对是更糟了。

这种想法可以追溯到 BTC 本身。一些批评者指出,我们是给矿工支付了很多钱来保护网络,但也只有矿工自己能攻击网络!所以我们为什么要给这些暴徒保护费呢(这不是养虎为患吗)?

如果我们能完全不要矿工,同时保护我们的货币,那肯定是更好的选择。但如果不能,比特币就还需要 人类输入 来排序交易和区块。所以我们需要给人类工作者足够多的钱来激励他们保持善良。

(需要 人类输入 -> 需要激励 -> 需要手续费)

对 DeFi 内许多系统的当前版本来说,上面这条式子都是对的。Compound 或 Maker 必须依靠人类输入才能运作,因此需要收取手续费。这是因为变化所产生的风险不是孤立的。新增质押品时需要有人进行把关,否则一旦质押品出现问题,将会危及整个系统。

Uniswap 和 Sushiswap 则不同。每个流动性池都是一个独立的实体。如果某个流动性池因其中一种代币归零而干涸,风险不会蔓延到其它流动性池。因此,在创建新的流动性池方面是不需要进行治理的。

因此,一些项目需要人类输入才能运作。那么,“收取手续费是不道德的”和“手续费过于昂贵”等论点对于这些项目来说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不收取手续费的对等项目是不可能存在的。

这并不意味着 Uniswap 和 Sushiswap 不应该发行代币。事实上,我将明确表达我的观点:它们应该发行代币。追求代币价值最大化,不应该仅仅因为开发者想给自己的代币加个功能就走向治理最大化。即使项目发行了自己的原生代币,治理最小化依然是王道。

寻租的道德问题

偶尔也该提醒一下人们,资本主义制度是如何创造财富的。资本主义的优点在于实现社会激励和个人激励的高度统一。资本主义顺应人们自私的天性,同时让人们通过互相服务来造福社会。

有人认为,为他人提供服务(例如,开发一个密码学应用)来获得报酬的行为是“不道德的”。我认为这个观点很不符合逻辑。我认为,DeFi 能成为创新速度最快的市场不足为奇。之所以有那么多人才涌入 DeFi,是因为他们可以在这一过程中致富。

如果我们在这个领域负有道德责任,不应该尽可能减少寻租,以此摆脱资本主义制度。相反,我们应该确保我们为该领域设定的道德标准符合人类的行为倾向,并引导这股力量为所有人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市场机制(竞争、开源代码等)将确保租金始终维持在必要水平之内。

项目启动问题

代币怀疑论者认为,由于协议可以被分叉,均衡租金将是零。我越来越觉得这个观点很离谱。原因有两点。

第一,如果没有租金,那么从一开始就没有分叉的价值:如果无法奖励早期采用者,很难与现有网络竞争。这些奖励需要从某个地方获得。

有人会反驳说,比特币就没有租金。没错,比特币确实没有租金,但不是没有代币,而且从许多方面来说比特币都是为了达到同样的目的。比特币一开始没什么用,但是人们知道一旦它将来发挥用处,那么每个比特币的价值将会暴增。因此,人们买入并交易比特币,以此增加比特币的流动性,并改善其公众形象。

- 一则德国寓言:Baron Münchhausen 抓住自己的头发,将自己带离泥潭。 -

如果你是比特币的早期用户,一旦比特币起飞,你将获得巨大的收益。因此,这会激励人们尽早入场。但是,如果你将比特币与以太坊上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Uniswap 相比,后者没有这种激励作用。如果你是 Uniswap 上的早期流动性提供商或交易者,你反而会吃大亏:用户体验太差、市场流动性太低,而且缺少天然的吃单者。

这并不意味着不会有早期采用者,但是 Uniswap 必须让用户觉得它的系统有用。对于早期网络来说,这是个很大的限制。想象一下,如果比特币的价格无法上升,只有那些立马就需要用它来交易的人才有直接的激励去拥有它,那么比特币根本活不到今天,因为没有哪个用例可以形成一个足够大的体量。

正因如此,对于网络和双边市场来说,让早期采用者从后来的采用者那里获得好处是如此重要。

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由 Synthetix 和 Compound 领头的挖矿一般化是如此重要。这些项目已经找到了一种方法来度过艰难的早期采用阶段,即,将未来接受者的效用付给早期采用者,让双方的效用函数趋于平滑。

吸引并留住开发者

我们已经解释了资本主义制度的优点是顺应人类自私的天性。人们要能相互服务,而不是自给自足,这是不现实的。

这也是代币(准确地来说,预挖矿)能够实现的:它们可以让各个项目募集资金,从而雇佣开发者、设计者和社区管理者等等。否则很难找到这么多志愿者。

这时,人们通常会提出两个反对观点,这取决于他们来自哪个社区。

比特币支持者会说:“但是比特币就没有预挖矿,看看它如今的地位。”比特币致力于解决人类社会最根本的问题之一,即,硬通货。因此,比特币可以吸引志愿者出于意识形态的原因而非赚钱的目的做出贡献(此外,大多数比特币贡献者都在依靠赠款)。然而,并非每个项目都能做到这点,也不应如此。还有成千上万个问题等待解决,这些都能让整个世界大变样。

以太坊支持者会说:“Uniswap 就是依靠以太坊基金会的赠款成立的(确实如此)”。但是,以太坊基金会的资金本身就是靠预挖矿得来的。如果 Uniswap 之后没有拿到风投来雇佣更多人才,Uniswap 绝对无法发展到像今天这样。这些投资者不是因为自己想用 Uniswap 才投资的—— Uniswap 从一开始就计划发行代币,这就是 Uniswap 可以拿到投资并获得成功的原因。

自比特币之后,再也没有其它项目不依靠奖励早期贡献者并且只是模仿比特币就成功实现自引导(litecoin 除外)。即使是有公平发行之称的门罗币,也因为矿机程序问题被斥为变相预挖矿。或许我们不应该予以谴责,只需要承认很少有人会愿意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无偿为某个高度投机行为作贡献。

以网络效应作为壁垒

我们已经可以确定,将后来采用者的效用代币化奖励给早期采用者的协议很有可能会超越完全依赖于自然增长的协议。现在最后一个问题是,如果属于前一个类别的项目发展壮大,其他人是否可以分叉这个项目并去除手续费/代币,将其效用社会化?

首先,请记住依赖于人类输入的协议永远无法去除手续费,因为要靠手续费来激励矿工/治理者。这样一来就只剩下那些不依赖人类投入就能运作的项目(不需要发行代币)了。

新的分叉项目必须打破现有项目的网络效应壁垒。例如,Maker 和 Synthetix 的网络效应以合成代币的形式存在。任何分叉一开始都是零担保品和零合成资产。

如果没有直接的经济激励,就很难让市场上的交易双方共同转移到新的系统上。新的系统虽然使用成本较低,但是品牌知名度低、流动性差,而且没有开发者,没有社区,也没有与其它项目整合。总的来说,我认为超出一定规模的项目很有可能能够抵御分叉。问题是项目如何实现规模化。

结论

相比传统公司,密码学货币项目的一大劣势在于,它是开源的,很难将创新变现。这就是为什么,凡是很成功的密码学货币项目依靠的都是网络效应(通过公链的优越特点实现,如,可信中立性、权限访问等)作为壁垒。

然而,新的网络很难启动。总体而言,代币和流动性挖矿都是很高明的创新之举,可以打破现有网络的网络效应,在双边市场中引导流动性。

不要只顾着想 “XYZ 要这个代币有什么用?”,再想想 “XYZ 如何支撑这个代币?” 如果想通了这个问题,那么 XYZ 成功的概率将大大上升。

(完)


原文链接: https://insights.deribit.com/market-research/why-i-have-changed-my-mind-on-tokens/
作者: Hasu
翻译&校对: 闵敏 & 阿剑


你可能还会喜欢:

以太坊的两个面

Jolestar:智能合约到底是什么?

以太坊为什么是第二代区块链?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