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不应该为智能合约留人为操作的后门

flyingforce · 于 发布 · 529 次阅读

这两天随着DAO被黑事件的发酵,论坛里面大家针对智能合约的运行情况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很多人对于智能合约被运行以后,再也不能被人为操纵、改变产生了疑虑,很多人在建议要为智能合约的执行加一个刹车,或者说是后门,能够让人在最后时刻踩一下刹车,来解决合约执行的风险。

窃以为,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对于智能合约的发展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理由如下:

  1. 相对智能合约的精确性,人工操作的随意性、不精确性才是人类社会运作的最大问题。自古以来人类有太多太多各种各样的合约性质的文件,有个人与国家机器签立的合约-法律、个人与个人签立的合同等等,但是在实际运作中,如何保证合约确实按照当初签立时的初始目的来执行,始终是个问题。很多数时候合约多方之间都能够在合约中找到支持己方观点的文字,但是双方观点又是互相矛盾的。为此人类想了很多的办法,比如约定合同的解释权,确立合同的仲裁法庭,要求合约以某种确定文字来撰写,综上所述人类在如何保证合约执行确实符合订立双方的共识上花了很多成本。智能合约的先天优势是,当智能合约签订的一刹那,这个合约的执行结果已经固定,双方再也不能就合约的内容解释上互相各执一词。
  2. 大家所担心的,智能合约执行不符合开始的意图,这个窃以为是合约本身的先天属性,合约订立人的期望不可能百分之百满足。签立合约的多方,在签立前势必有很多并不清楚了解的信息,这客观上造成了在合约真实执行后,随着信息的逐渐明晰化,执行结果并不如完全符合所有订立方的本意。这可以说是合约的先天属性,任何一方都不可能了解全部信息以后再签立合约,本质来说这也是合约签立的目标。 广义的来说买张电影票看电影也属于合约的范畴,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有谁看完一场电影,能够百分之百满意的?智能合约并不能解决这种对于期望的不满足所造成的问题。

因此就我看,问题就变成我们需要不需要引入随意性较大的人类分析判断,来降低精确度很高的智能合约执行能力。我们可以想象,有了人工干预以后,扯皮、互相之间对于合约的解释的分歧,会重新充斥着合约执行后的过程,我们将损失智能合约的精确性。

事实上即使是不可修改结果的智能合约,也是可以完成在最终生效前人工确认的过程,这可以通过合约制定过程的一些方法来完成,比如:
1. 在合约制定时,约定最终事件的执行必须读取某个双方信任机构的确认,或者双方共同的确认。这样就可以给予某机构或者双方最后踩刹车的权力;
2. 在合约执行后,通过传统的法律针对合约执行的结果,对于合约执行人,在线下进行操作。
事实上即使不是智能合约的一些传统合约操作,在银行执行转账操作,也可以认为是一种合约执行过程,账户持有人与银行订立了转账的合约,在确认完一刹那,银行进行执行,执行结果一样不能被随意打断、修改。

综上所述,智能合约作为可能的基于精确性替代人类世界某些合约的新手段,我们不应该剥夺他不受人工干预的能力;我们能够做并应该做的是:
1. 提供需要人工干预的合约制定建议,保证需要被干预的合约能够被干预;
2. 推动各国政府机关完成相关立法,保证合约执行错误可以在合约外纠正;
3. 推动合约的编写、审核的建议机制,确保合约签订确实符合合约签署方的原始意图。

:) 实际上工作1和工作3都是未来比较有意思的创业方向,套句群里面兄弟的话,未来律师是个程序员。

  • 暂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