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large

关于比特币的大一统主义、货币和平台的网络效应

shaoping · 于 发布 · 484 次阅读

最近比特币社区流行“比特币大一统主义”的理念,该理念认为多种竞争的密码学货币环境是不受欢迎的,发行另外一种新币是错误的,比特币将在密码学货币领域取得垄断地位,这是正确的、不可避免的。

需要注意的是,这种理念不同于简单的支持比特币和使比特币更好的渴望(这种动机是好的,我个人也通过Python库pybitcointools继续为比特币做贡献)。

相反,比特币大一统主义认为,只有基于比特币之上建立一些东西才是唯一正确的方式,做任何其它事情都是不道德的(看这个例子)。

比特币大一统主义者往往使用“网络效应”作为辩论的武器,声称和他们对抗是无用的。

然而,这种意识形态对密码学货币社区是好事吗?它的核心主张–网络效应是偏好已有货币的统治地位–真的正确吗?即使是正确的,那些论证能带领我们到我们认为它该领导我们到的地方吗?

技术细则

首先,介绍现有的技术策略。一般而言,建立一个新的密码学货币协议,有三种方法:

  • 使用比特币区块链,但是不使用作为货币的比特币(被称为元币【metacoins】,例如合约币)
  • 使用作为货币的比特币,但是不使用比特币区块链(侧链)
  • 创建一个完全独立的平台

相对而言,元币协议容易描述:它们是向某种特定类型的比特币交易指定第二种意义,目前的元币协议的状态,可以通过浏览有效的元币交易区块链,和循序地处理有效的元币交易确定。

最早的元币协议是万事达币,合约币是后来者。

元币协议使得它可以更加快速地开发一个新的协议,使得协议直接从比特币区块链的安全中受益,虽然代价很高:元币协议与轻客户端协议不兼容,所以使用元币协议的唯一有效方式是通过一个值得信任的中介。

侧链更加复杂一些。它的核心理念以“双向锲入”机制为中心,“父链”(经常是比特币)和“侧链”通过将一种币转换成另一种币,分享同一种货币。它的工作原理如下。首先,为了得到一个侧链的币,用户必须将父链的币发送一个特殊的“锁箱脚本”(lockbox script)中,然后向侧链提交一份该交易发生过的密码学证明。一旦这笔交易被确认,用户就拥有了侧链币,可以任意地发送它。当任何持有侧链币的用户想将它转换成父链币时,他们只需毁掉侧链币,然后向主链的锁箱脚本提交一份该交易发生过的证明。然后,锁箱脚本将确认这一证明,如果一切通过检查,它将向侧链币破坏交易的提交者解锁父链币。

不幸的是,同时使用比特币区块链和作为货币的比特币是不可行的。基本的技术原因是,几乎所有有趣的元币都需要在更加复杂的条件下(超出了比特币协议的支持范围)转移币,所以一个独立的“币”就是必须的(例如万事达币的MSC,合约币的XCP)。

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每一种方法都有自己的优势,但是也有自己的缺陷,明确这一点非常重要。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最近许多比特币大一统主义者庆幸合约币分叉了以太坊,这一行为被误解,因为基于合约币的以太坊智能合约并不能操控比特币货币,他们推广的资产是XCP(合约币)。

网络效应

现在,让我们开始进入主要的争论点:网络效应。

一般而言,网络效应可以简单地定义为:网络效应是一个系统的属性,当有更多的人使用该系统时,这个系统将更加有价值。

例如,语言就具有很强的网络效应:即使世界语在技术方面优于英语,但是世界语在现实中用处很小,因为语言是用来与其他人交流的,没有许多人说世界语。

另一方面,一条道路有消极的网络效应:更多的人使用它,它将变得更加拥堵。

为了更加合理的理解,在密码学经济情景下,网络效应究竟在发挥什么作用,我们需要精确地理解这些网络效应是什么,每一个效应与什么相连。让我们先来列出几个主要的(看这里这里的原始资源)。

  1. 安全效应:被更广泛采用的系统的共识,来自于更大的共识群组,使得它们更加难于被攻击。
  2. 支付系统网络效应:被更多的商家接受的支付系统,对消费者更加有吸引力;被更多消费者使用的支付系统,对商家更加有吸引力。
  3. 开发者网络效应:更多的开发者有兴趣为更加广为接受的平台开发工具,更多的工具将使得平台更加容易使用。 4.集成网络效应:第三方平台将更加愿意整合被广泛使用的平台,更多的工具将使得平台更加容易使用。 5.规模稳定性效应:具有更大市值的货币往往更加稳定,更多已建立的密码学货币被认为在未来更可能保持非零价值。 6.记账单位效应:非常突出和稳定的货币,被用做商品和服务的记账单位,用相同的记账单位标价,能够更加容易地记录某人的资金。 7.市场深度效应:更大的货币在交易所中,拥有更高的市场深度,使得用户能够在不对市场价格造成冲击的情况下,将大量的资产转换成货币,或者将货币转换成资产。 8.市场价差效应:更大的货币在交易所中,拥有更高的流动性(即更低的价差),使得用户可更加有效地来回转换货币。 9.个人内心的单一货币偏好效应:因为某一目的已经使用一种货币的用户,还会将此货币用于其它目的,因为更低的认知成本,还因为在所有的密码学货币之中,他们无需支付兑换费用,能够维持一个更低的总流动余额(a lower total liquid balance)。 10.人际间的单一货币偏好效应:用户偏好使用其他人正在使用的同一种货币,避免进行日常交易时的交换成本。 11.营销网络效应:被更多人使用的东西更加知名,从而更加可能被新的用户看到。另外,一旦用户更加了解更加知名的系统,购买自己能够理解的东西,减少上当受骗。 12.合法性网络效应:监管者更加不可能攻击知名的东西,因为他们将使得更多的人忿怒。

首先,我们看到这些网络效应实际上可以被归类到不同的范畴:区块链网络效应(1),平台网络效应(2~4),货币网络效应(5~10),一般的网络效应(11~12)。因为比特币同时是一个区块链、一种货币和一个平台,所以很容易产生混淆,从而在这三者之间做出明确的区分是非常重要的。刻画这三者不同点的最好方法如下:

  • 货币是用于充当交易媒介或者价值储藏的东西,例如美元、比特币(BTC)和狗狗币(DOGE)。
  • 平台是一套可以被用于执行某些任务的、可以相互操作的工具和基础设施。对货币而言,基本的平台,是支付网络,和在网络中发送和接收交易所需的工具所组成的集合,其它种类的平台也可能出现。
  • 区块链是一个共识驱动的分布式数据库,它根据一些事先规定的规则,基于合理交易的内容,不断修改自身。例如比特币区块链、莱特币区块链等等。

为了理清货币和平台是怎样完全分离的,最好的例子是法币世界。

例如,信用卡是一个多币种平台。持有使用加拿大元开户的信用卡的加拿大人,可以在接受瑞士法郎的瑞士商家那里进行支付,双方很少知道有什么不同。

同时,即使他们都是使用美元的,现金和PayPal是完全不同的平台。一位只接受现金的商家,在遇到只有PayPal账户的顾客时,不知所措。

平台和区块链是如何分离的最好的例子,是比特币支付协议和存在证明。

虽然它们都使用了相同的区块链,但是它们是完全不同的应用,一方的用户不知道该如何理解另一方的交易,相对而言,更加容易地看到他们如何从完全不同的网络效益中受益,所以一方可以在没有另一方的情况下,流行起来。

需要注意的是,存在证明的协议和Factom的协议不在讨论之中,它们的目的是将哈希嵌入到最安全的账本中,当一个更好的账本还没有出现时,它们当然是用比特币。

网络效应和元币

现在,在这一模型中,让我们分别检查元币和侧链。

元币的情况非常简单:元币是建立在比特币区块链上的,不是比特币平台,也不是作为货币的比特币。

需要注意的是,为了能够处理比特币交易,用户需要下载一个全新的软件。

虽然,仍然使用相同的比特币架构(私钥/公钥和地址)所产生的认知效应非常微弱,但这是一种ECDSA、SHA256+RIPEMD160和密码学货币概念拥有的网络效应,不是比特币平台的网络效应。狗狗币继承了相同的优势。需要注意的是,合约币有自己的内部货币:XCP。

因此,元币从比特币区块链的安全性的网络效应中,获得益处,但是没有自动地继承所有的平台和货币的网络效应。

当然,元币与比特币平台、作为货币的比特币的分离不是绝对的。

首先,虽然合约币不是在比特币平台上,但是它仍能被说成是比特币平台–人们可以低成本和高效地来回兑换BTC和XCP。跨链的中心化或者去中心化兑换,尽管可能,但是速度更加慢、成本更高。第二,合约币的某些功能,特别是代币销售功能,不依赖于在比特币协议不支持的情况下转移货币,从而用户可以不购买XCP,直接利用BTC使用这个功能。最后,所有的元币交易费用可以用BTC支付,所以在纯非金融应用的情况下,元币实际上能够从比特币的货币效应受益,但是在大多数非金融情况下,开发者习惯于免费发送消息,所以说服人们以每笔交易支付0.05美元的方式,使用一个非金融区块链分布式应用,将非常困难。

在一些应用中–特别的,可能非常让比特币大一统主义者气愤的是,合约币的代币销售,低成本和高效来回兑换BTC和XCP,可以直接使用比特币的能力,可能创建出能够弥补它没有安全的轻客户端、区块链速度慢和扩展性升级能力弱的缺陷的平台网络效应,这样的话,元币可能发现它们自己的新市场。

然而,元币肯定不是一个通用的解决方案。相信全节点将拥有处理每一笔交易的计算能力,这种想法很荒谬,所以最终将不得不转移到可高度扩展的架构或者多链(multichain)环境中。

网络效应和侧链

侧链拥有与元币相反的属性。它们建立在作为货币的比特币之上,从而从比特币的货币网络效应中获得好处,除此以外,它们与完全独立的链完全相同,与独立链拥有相同的属性。

侧链有优势也有劣势。从积极的一面来看,虽然“侧链”自身不是一个可扩展的解决方案,因为它们没有解决安全问题,但是在多链,分片(sharding), 或者扩展性策略方面的进步,都能被侧链所采用。

然而,从消极的一面看,它们没有从比特币平台的网络效应中获得好处。

用户为了能够与侧链进行交互,必须下载特殊的软件,而且,为了能够使用侧链,必须将比特币转移到侧链–这一过程的困难度等同于通过一个去中心化交易所,将它们转变成一个新的网络中的新货币。

事实上,Blockstream的员工承认,将侧链币转回到比特币的过程是低效的,以至于大多数人,实际上将使用中心化或去中心化交易所方式,这种方式现在被用于将币转移成一个独立区块链上的不同货币。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有一个独立的网络可以使用的安全方法,但是侧链用不了:权益证明。

有两个原因。

第一,攻击者即使成功地攻击了权益证明,自己也会付出巨大代价,因为攻击者需要存储自己的货币,当市场认识到币被攻击后,攻击者只能看着货币的价值剧烈下跌。因为如果网络中的唯一货币钉住外部的资产(它的价值与网络的成功没有密切关系), 这一激励效应在侧链中就不存在。

第二,权益证明获得安全性,因为为了实施攻击而购买高达50%的币的过程,将增加币的价格,从而使得攻击更加昂贵。然而,在侧链的权益证明中,攻击者可以非常容易地将大量的币从父链转移到一条链中,实施攻击不会引起价格变动。需要注意的是,即使比特币出于安全的考虑,升级成权益证明,这两条理由仍然适用。

如果你相信权益证明是未来,那么元币和侧链(或者至少纯侧链)就变得高度不可信,从而,从纯技术上讲,比特币大一统主义将成为水中亡灵。

再论货币的网络效应

从上面两点得出双重结论。

第一,没有通用的和可扩展的方法,允许用户从比特币平台网络效应中获得好处。任何使得比特币用户容易地将资金转移到侧链的软件解决方案,也能容易地转变为一个新的解决方案,该方案使得用户能够容易地将资金转移到一个独立链的独立货币中。

然而,在另一方面,货币效应是另一回事,它可能是基于比特币的侧链,相对于完全独立的网络,所具有的真正优势。所以,这是效应具体是什么,每一个效应有多强大?让我们再次仔细讨论。

  1. 规模网络效应(规模更大的货币更加稳定)–这一网络效应是合理的,比特币已经表现出比规模更小的货币具有更小的波动。
  2. 记账单位网络效应(规模大的货币成为记账单位,通过价格黏性,较高的显着性,形成更稳定的购买力)–不幸的是,比特币将永远不可能到达足以触发这一效应的稳定程度,我们能够看到的最好的经验例子,可能是黄金的估值历史。
  3. 市场深度效应(规模更大的货币能够支持更大的交易,不用发生价格的滑移,具有更小的买卖价差)–在一定范围内,这一效应是合理的,对于几乎所有类型的交易,市场深度足够好,买卖差价足够小, 进一步上涨(further gains)所获收益也较小。
  4. 单一货币偏好效应(人们偏好使用更少种类的货币,偏好使用其他人正在使用的货币)–这一效应的个人内心和人际间的部分是合理的,但是我们需要注意的是(1)个人内心效应只能应用于个体,不能在两个人之间应用,所以它并不能阻止一个生态系统中存在多种被偏好的全球货币,(2)人际间的效应非常小,当交换费用非常小时,密码学货币交易费用非常低,少于0.3%,在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中,将可能降到0。

因此,单一货币偏好效应好像是最大的忧虑,其次是规模稳定效应,市场深度效应相对而言很小(一旦一个加密货币获得了某个可观的规模)。然而,需要注意的是,以上几点主要的注意事项。

第一,如果(1)和(2)占支配地位,那么我们知道创建一个比比特币更加稳定的新币的策略,即使新币规模较小。从而,这对比特币是不利的。

第二,这些相同的策略可以被用于创建一个稳定的、钉住一个比比特币的网络效应更强大的货币,即美元。美元规模是比特币的几千倍,人们已经习惯于用它进行思考,最重要的是,在短期、中期内,它可以维持购买力,没有巨大的波动性。Blockstream的员工经常用标语“不存在投机的创新”推广侧链,然而,标语忽视了比特币本身就是投机性的,正如我们从黄金的经验看到的,所以将比特币设定为唯一的密码学资产,本质上是强迫所有的密码学经济协议的用户加入投机之中。想得到不存在投机的真正创新?那么我们应该效力于美元稳定币大一统主义。

最后,在交易费用情况下,个人内心的单一货币偏好效应完全消失了。原因是交易费用是如此小(每笔交易0.01~0.05美元),以至于当需要时,一个分布式应用可以非常容易地从用户的比特币钱包中抽取1美元,甚至不用告诉用户其它货币存在,因此将管理数千种货币的认知成本降至零。货币交换是完全非紧急的,这意味着客户在将币从一条链转移到另一条的同时,甚至可以充当做市商,甚至可能从货币交易差价中赚到利润。另外,因为用户看不到收益和损失,用户的平均余额是如此低,以至于中心极限定理保证了峰值和低谷会不断循环,稳定性,相当而言,无关紧要(Furthermore, because the user does not see gains and losses, and the user’s average balance is so low that the central limit theorem guarantees with overwhelming probability that the spikes and drops will mostly cancel each other out, stability is also fairly irrelevant)。因此,我们可以证明一个论点,打算充当“密码学燃油”的竞争币不用遭受货币网络效应不足的困境。让一千种密码学燃油百花齐放。

激励和心理论据

对于为什么使用比特币货币的服务将更好的问题,还存在另一种论据–它可以被称为网络效应,但是并不完全是:比特币社区的营销。这一论据如下:基于作为货币的比特币的服务和平台增加了比特币的价值。因此,如果这些服务采用,比特币持有者将从比特币的增值中受益,从而他们有动力支持比特币。

这一效应发生在两个层面:个人和公司。公司效应是简单的激励问题,大企业将支持或者创建基于比特币的分布式应用,增加比特币的价值。这就是Daniel Krawisz所描述的“投机慈善”策略。

个人效应不是如此直接基于激励的;每个个体影响比特币价值的能力是非常小的。它更多的是心理偏见。众所周知,人们倾向于改变他们的道德观,使之与个人利益一致,所以问题更加复杂:持有比特币的人开始将它看成是比特币的共同利益,所以他们将真诚地和兴奋地支持这些应用。正如结果所示,即使少量的激励也足以转变个人的道德观,创建出不仅能够克服协调问题,也能克服公共物品问题的心理机制。

对上面的论证有几个关键的反驳。

第一,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当货币规模变大后,激励和心理机制效应会增加。虽然,更大的货币规模使得更多的人受激励的影响,但是,规模更小的货币将形成更加集中的记录,因为人们有机会对项目的成功做成实质性的影响。“小部落”中基于激励的道德调整背后的部落心理,可能强于“大部落”,因为在小部落中个体之间拥有较强的社会联系,在大部落中这种社会联系更加弱。在某种程度上,这类似于社会学中的礼俗社会VS法理社会。为了培育一个社区,一个新的协议需要拥有一组中心化的利益相关者,比特币的大一统主义者错误地想推倒梯子,否认其他人有权利沿着他们的脚步爬到梯子顶端。在任何情况下,所有关于最优货币的研究,在更新的不稳定的密码学货币情景下,将不得不重做,结果也可能不同。

第二,网络发行新货币的能力,已经被证明是解决协议开发的公共物品难题的有效和成功的机制,任何不利用从创建新币中得来的铸币税的平台,处于劣势之中。到目前为止,唯一没有通过“预挖”或者“预售”筹到资金的密码学货币2.0公司是Blockstream,它最近从硅谷投资者手里获得2100万美元资金。考虑到Blockstream不能通过发行新币盈利,那么对于投资者的投资,只有三个解释:

  1. 此资金支持本质上是一种投机慈善行为,硅谷风险投资家希望增加他们持有的比特币的价值,增加他们其它与比特币相关投资的价值。
  2. Blockstream打算通过从他们的区块链获得提成费,获得收益(这是不可行的,因为公众将肯定会拒绝这种明显的、公然的、中心化的抽取资源行为)。
  3. Blockstream打算“卖服务”,例如采用红帽的模式(RedHat model , 这对他们可行,但对别人几乎不可行;市场为红帽类的公司预留的空间十分小)。

(1)和(3)都是有问题的;(3)有问题,因为它意味着没有其它公司能够采用与它相同的模式,因为它给予他们削弱协议的激励,从而他们能够提供中心化的覆盖层;(1)有问题,因为它意味着密码学2.0公司必须采用这种迎合中心化的硅谷财富贵族,这对为自身的高度政治独立和颠覆天性感到自豪的、去中心化生态系统来说,并不是一个健康的动态。

足够讽刺的是,唯一“独立”的侧链项目–Truthcoin–成功地获得两个世界的好感:这个项目通过声明它将成为一条侧链,获得了比特币大一统主义者的好感,但是事实上,开发团队打算向平台引入两种“币”–一种将成为比特币侧链币,另一种将成为独立的货币,这意味着卖币筹资。

一种新的策略

我们看到,尽管货币的网络效应有时候适度地强,会使得人们在一定程度上偏好比特币,而不是现有的其它密码学货币,只使用比特币创建一个生态系统是一种高度可疑的行为,这会导致资金支持总量的下降和中心化(只有超级富豪才有足够的激励进行投机性慈善),安全的封闭性(不能使用权益证明),和甚至不能保证使得比特币乐意。所以,我们还能采取其它策略吗?有办法能够做到两者(货币网络效应和保护新协议发行自己的货币的益处)兼得吗?

有一种方法:双重货币模型。

双重货币模型是Robert Sams首次提出的,不过Bitshares、Truthcoin和我都独立发现了此模型。

此模型的核心理念很简单:每个网络将包含两种(或者甚至更多种)货币,将交易媒介的角色与投机、赌注载体分开。用于交易的货币将会是比特币侧链,或者是内生的稳定币(stablecoin),或从美元(或者欧元或者人民币等)强势货币网络效应中获益的外生稳定币。哈耶克式的货币竞争将决定用户更偏好比特币、竞争币或者稳定币。侧链技术可能被用于建立能够在多个网络中转移的稳定币。

波动币(vol-coin)将成为共识度量的单位,当稳定币被用于支付交易费用时,波动币有时将被吸收,发行新的稳定币。因此,正如稳定币一文所解释的,波动币能够被估值为未来交易费用的百分比。波动币可以用于众售(crowd-sold),保持众售–作为一种资金支持方式的机制–的优势。如果我们认为,“预挖”或者“预售”是“不公平”的,或者它们有不好的激励,因为开发者早早地获得收益,那么我们可以使用投票(如DPOS )或预测市场,以一种去中心化的方式向开发者分发币。

需要记住的另一点是,波动币自身会发生些什么呢?技术创新非常迅速,如果每个网络只能流行几年,那么波动币可能永远达不到巨大的市值。对于此问题的一个解决方案是,将中本聪的思想和来自于线下世界的递归惩罚系统结合起来:建立一个社会规范,每一种新币需要将总量的50~75%,预先分配给之前给新币设计带来灵感的现有币–如果你的币不尊重它的祖先,那么它的后代将拒绝尊重它,相反,它的后代将和最初被欺骗的祖先分享额外的收益,没有人会为此责备它。这将使得波动币在世代间维持连续性。比特币自身也可以被包括到任何新币的祖先之列。这种行业协议可能是推广这种竞争所需要的,友好合作的进化竞争是多链密码学经济真正成功所必需的。

如果六个月以前我们就知道了这个策略,我们会使用波动币/稳定币模型吗?非常可能;不幸的是,在现在的协议水平上,做决策已经太晚了,因为以太币创世纪块分配和供给模型已经定型。

然而,幸运的是,以太坊允许用户在合约内部创建自己的货币,所以这样一个系统可以被很容易地嫁接,这是完全可能的。即使没有这一改变,以太币作为密码学燃料和基于以太坊的保证金的价值贮藏手段,也将保持强大和稳定的价值,因为以太坊区块链的网络效应(实际上是平台网络效应,因为以太坊区块链上所有的合约拥有一个共同的界面,合约之间可以交互)和虚弱的货币网络效应的结合。然而,对于多重链交互和像Truthcoin这样的未来平台来说,采用哪种新币模型的决定实在太相关了。

----

原文:https://blog.ethereum.org/2014/11/20/bitcoin-maximalism-currency-platform-network-effects/
作者:Vitalik Buterin
译者:少平

  • 暂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