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什么是以太坊?

月亮🌛   |     |   1383 次阅读

Toya译,如需转载请附此文链接,违者必究

以太坊,像任何高级系统,对于不同的人意味着不同的事情。在阅读本文时,有些部分或许无法引起你的共鸣,有些部分甚至会没有意义。没有关系,跳过这一段,希望下一段会对你更有启发。如果你到了最后还是觉得懵懵懂懂,那么可以跳到论坛上开始问一些问题。

一台世界电脑

“极有可能一个...... 机器会足以解决...... 全部(世界上)...... 所有的问题” - 达尔文, 1946 *

从一个技术的角度,以太坊是一台“世界电脑”。回想主框架之初,,以太坊就可以被看作一台全世界可用的电脑。理论上以太坊只有一个处理器(没有多线程或者平行执行),但是需要多少就有多少内存。任何人都是可以往以太坊世界电脑上上传程序,任何人都可以请求任意已被上传程序被执行。不过这不意味任何人可以要求任意程序做任何事情。相反:程序的作者可以指明程序忽视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的请求。同时,在一个非常强的意义上,每次执行之间每一个程序有他们自己的永久保存。此外,只要还有需求,以太坊世界电脑就会永远存在:它不能被关闭或者关机。也许你会问,“为什么会有人用这样一个系统?” 再次,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主要的原因在于,它会使你想要做的变得更经济,更简单。这个声明需要一定程度的进一步分解,接下来的段落会探索此内容。

一个互联网服务平台

“科技给我们带来了压缩时间与空间壁垒的能力” - 艾米莉 格林 鲍尔齐

在实际的意义上,以太坊是一个保证运算的互联网服务平台。进一步来讲,做为一个平台,它为开发者提供了一组完整的非常有用的功能。

  • 通过无缝嵌入的密码学签名认证用户身份。

  • 完全可定制的支付逻辑;无需依靠第三方通过简单方法创建自己的支付系统。

  • 上线时间100% 抗ddos攻击,由基于区块链的全去中心化平台保证。

  • 不再需要为存储大惊小怪:不用再担心搭建安全的数据库;需要多少存储空间以太坊就可以给你多少。

  • 终极相互协同操作力:以太坊生态系统中任何的都可以与其他所有进行互动,从声誉到定制货币。

  • 无服务器区:你应用的所有部分都可在区块链之上部署,意味着无需搭建和维护服务器;让用户为使用你的服务付款。

特别是过去的20年中,我们见证了使团队工作和经营商务成本更低,更便捷的服务与底层结构的加速发展,这主要得感谢互联网。类似eBay,Drivy,Airbnb的服务让搭建一个店铺,租车公司以及开旅店容易了很多。这些平台使人们可以快速实现他们的想法,只要他们想要提供的与平台的模版相符合的话。以太坊之外,如果因为已存的平台不符合你的需求而想要搭建一个平台是非常昂贵的。以太坊可以被看作一个平台的平台:它使人们可以轻易的创造底层结构从而使在互联网上搭建新的服务变得简单。进一步来讲,任何在以太坊上创作的底层结构与所有其他的人的创造一同坐落在以太坊之上,因此平台之间可以以一种保证和无缝方式互动。重要的是,因为没有一个公司或者任何单独实体掌控以太坊,运营以太坊基础建设的费用不用包含利润,从而使更低的成本更可能实现。

随着Mix IDE和Mist browser的到来,以太坊做为一个部署互联网服务的平台的作用会日益明显。但是这个章节想要阐述的最主要的信息是,以太坊有潜力去颠覆的产业多种多样,从金融到供应链。

选择社会合约

“这是一个组织的时代”- 西奥多 罗斯福,1912 **

在一个更抽象的层面,以太坊是一个使智能组织变为可能的技术,在一群人为了一个特定的目标协同工作的意义上。在一个最简单的情境中,我们有两个人为了达成一个交易协同工作。最终,以太坊也可以被用来经营国家。在这之间,会存在想要组织幼儿托管社交圈,电影制作工会,讨论小组,公用房屋,等等等等的人群,他们必须要制定他们进行共同操作的规则。可以说更困难的任务在于实施以及执行这些规则,特别是考虑到人类中存在的多种多样的性格,能力以及动机。换言之,如何才能防止舟私自扣留摄影机,或者确保大卫执行轮流看孩子的任务呢?以太坊提供了一个规则可以随着科技的进步在愈来愈高的程度上被定义以及执行的平台。举例来讲,摄像机可以被设置为听命于区块链,只有电影公会的DApp通过舟的通行码时,摄像机才可以被使用。

众筹是一个组织工具进步的关键例子。它提供了几个特别重要的功能:一个独立个体为了一个特定目标并肩工作的方法(这个情况中通过给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现金来协作)以及一个个体可以真正意义上与潜在的大公司互动的机制(比如说游戏制作室)。前一个从上一自然段的内容中可推导出来,而第二点同样令人印象深刻,因为个人通常只能以大组织的方式与他们沟通,而他们方式的初始设定往往是“忽略”,同你会忽略你皮肤上的细菌一样。目前,你可能已经厌烦了众筹者拿着你的钱把它花在完全不合适且没有效率的地方。让众筹平台替你说话去对付众筹者是很困难的。最终来讲众筹服务的提供者可能是一些大公司。如果他们不想,就不存在让你们有效沟通的途径。以太坊可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通过定义筹后里程碑或条件来分阶段支付所筹款项的全部份额,确保这些条件都得道满足。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太坊会在可以如何和真实世界交互方面更具创造力,以太坊检查里程碑的能力也会大大超出比如“30%众筹项目的参与者已投票表明他们认为项目的里程碑已经达到”。

去中心化革命的一部分

“不论你投票给谁,政府总是当选。” - The Bonzo Dog Doo-Dah 乐队, 1992

哲学上,这是将互联网重新去中心的下一步。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是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单边加入以及参与的系统,一个所有参与者都为其运行和维护做贡献的系统,一个任何参与者随时可单方面离开,并且当他们离开仍然正常运行的系统。互联网在设计之初是去中心化的,然而我们使用它的方法使它日益变得中心化,到了屏蔽和隔绝都被接受甚至被期待的程度。区块链技术,由中本聪通过一个叫做比特币的价值转账系统做为概念验证实践来介绍,代表了我们拥有的最好的(在互联网之后)无需中心化协同或监管便可管理多用户互动的数字系统。效果而言,一个去中心化系统是它自己的执行规则的权威(比如,比特币的“你只能把你的钱花一次”或者以太坊的“按照写进智能合约的规则来”),因此参与者可以有信心的他们期望被执行的规则会被执行,免于腐败,受贿,nepotism,政治偏见,隔绝,随机的预期,人工管制以及缺少管制的任何危险。

以太坊使人们可以通过完全点对点的方式进入中立可执行的合约来进行安全的去信任化的互动。这是,我们必须记住以太坊只能在它自己数字的界限之内确保规则执行;以太坊并不去除调节在它界限之外调解解纷的外界权威存在的需要-“另一方打了我的脸,但是写以太坊合约之后他就不会了”是瞎说八道,但是有覆盖这个领域的规则存在于别处-以太坊做的是帮助我们推动数字世界覆盖范围的边界。

结语

Gavin Wood提炼出了一个以太坊的描述,他说以太坊是一些非本地的单独可编程的数据结构的集合。这意味这什么取决于你来自哪里,但是无论你在哪,那个地方应该会因为以太坊变得更好。

*Copeland, Jack (2006). Colossus: The Secrets of Bletchley Park's Codebreaking Computer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109

Note that T.J.Watson, the former head of IBM, almost certainly never said, "I think there is a world market for maybe five computers", although for a time (late 1940s, early 1950s) it was indeed the case that there was, in the United States, a market for about five computers.

**Presidential speech, Milwaukee, Wisconsin.

原文地址:https://ethereum.gitbooks.io/frontier-guide/content/ethereum.html

 
2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