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Stellar 的通胀实验

曾汨   |     |   580 次阅读

Default featured image huge

0

每个区块链都有自己的货币发行计划。

有些区块链会把完整的发行计划编码在协议中,就像比特币那样,因此,其最终供给量往往是不可能更改的,因为大家已有了社会共识。比特币区块链是通过按区块把奖励发放给挖出区块的矿工来发行新货币的;而且,区块奖励会按照预定的计划减半 —— 下一次减半预计是在 2020 年 3 月 11 日。

一些别的区块链的货币发行计划则不是这么铁板一块的,有可能会发生改变。以太坊的发行方案自 2017 年以来几经调整,最近的一次是把区块奖励从 3ETH 减到 2ETH。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发行了新货币,货币供给量就膨胀了(我们因此把这个过程叫做 “通货膨胀”)。通胀(至少从理论上来说)会稀释存量货币的价值,除非存量货币中跟新发行货币等量的部分被烧毁掉。

在比特币和以太坊区块链上,新发行的货币是用来奖励矿工的(即为协议延续区块链的人)。但其实新增发的货币也可以被分发到其它用途上。一些区块链,比如 Stellar,会将增发货币的一部分留给一个正式的、致力于协议开发的基金会。例如,Stellar 开发基金会(SDF)就是一个非营利组织,致力于支持 Stellar 区块链的开发和成长

自 2014 年 Stellar 网络到激活协议的第 12 版,Stellar 区块链的通胀计划是保持每年通胀 1%。整个过程是这样的:每个 Stellar 账户都可以指定一个 “通胀归属” 地址,发起指定的账户所持有的 luman(XLM)越多,通胀归属地址所得票数便越多。投票每两周一次,而每个得到货币总供给量 0.05% 的币支持的通胀归属地址都可以从通胀资金池中分一杯羹,数量正比于支持该通胀归属地址的各发起地址的总币量;任何未分发的资金都会在下一周中分发。注意,所有地址都可以被指定为通胀归属地址,但只有那些获得了至少总币量 0.05% 的币支持的归属地址才有资格获得新发行的货币。

除了新发行的货币,交易手续费也会用这种方式来分配。不过,跟通胀的数量相比,手续费只是一点小零头。

在 2019 年 9 月 30 日,社区经年讨论之后,SDF 宣布这种货币通胀方案将被放弃。这个协议变更将在 2019 年 10 月 28 日完成。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通过链上数据来理解这种通胀方案,看看它为什么会被放弃;最后,我们还要评估它对 Stellar 链上指标的影响。

理想 vs. 现实

一封给 Stellar 开发者邮件组的邮件中,Jeb McCaleb(Stellar 联合创始人)列举了使用当前通胀方案的两大理由:

  1. 应对某些人批评 “密码学货币总是通缩”
  2. 为了 “给人们激励合作起来并决定区块奖励的分配”

Jeb 还详细阐述道:“任何在早期伴随初始分发而来的不平等和种种问题都会随时间推移变得越来越不重要,烟消云散。”

但现实恰好相反。

这篇宣布放弃这种方案的博客中,SDF 解释道:新发行的货币本应帮助 “支持整个生态的开发和成长”,却经常被不怎么活跃在开发工作中的个人申领。这是因为人们把他们的资金都汇集在一起(形成 “通胀池”),让某个归属地址突破 0.05% 的门槛,收到奖励后就分发。

通胀支出概览

在这种通胀机制运行的差不多四年(2015 年 10 月到 2019 年 10 月)中,该机制执行了 280 次,只有 23 个收款方分走了 54.82 亿 XLM。

敏锐的观察者可能意识到了,通胀机制执行的次数(280 次)大于这个过程中的周数(4 年只有 212 周)。

这是因为,通胀不是从现在这个 Stellar 网络发布时(2015 年 9 月 30 日)才开始执行的,而是更早,是在 2014 年 7 月 1 日,第一个公开的 Stellar 网络启动的时候开始执行的。

参与者

在通胀受益者的列表中,我们可以使用公开信息分辨出四种类型:

  • Stellar 开发基金会的地址
  • 交易所地址
  • 通胀池地址
  • 未知地址(不为人知的超级大户,等等)

通胀池是小散户(无法独力达到 0.05% 的门槛,约为 5 千万 XLM,按当前价格大概是 250 万美元)从通胀中赚取收益的办法。用户只要指定通胀池为收益地址,就可以根据自己的资金份额收到每周分红。

然后交易所也开始参与进来,币安和 Poloniex 甚至会给他们的 XLM 用户分发通胀收益!

总共有 1,087,306 个账户指定过归属地址,也就是说,在通胀机制结束以前,只有 18.3 % 的地址参与过通胀。虽然数量不多,但他们的币量占总供给量的比重挺大的,因为有很多最大的大户参与。只有很小一部分账户(6.6%)曾经投票给从来没达到 0.05% 门槛的地址。

来看看收益最大的两个通胀池(Lumenaut 和 XLM 池),我们可以看到有多少账户参与了收益池(并领取了收益),以及几个关键的时间点:通胀机制终结时(2019 年 10 月底)以及 Lumenaut 的用户策略转变(2019 年 4 月,从那时候开始他们只给账户里至少有 100 XLM 的用户支付。

1

这就意味着,虽然 Stellar 区块链上有数百万个账户,只有几万个能定期从通胀中获得收益(考虑到只有 18.3% 的账户曾经指定过归属地址,这个数据也不足为奇了)。

资金流

把这些信息汇总到一起,我们制作出了下面这张反映增发货币流向的图:

2

可以看到,绝大部分(98%)通胀货币都流向 SDF。这里面有两个原因:

  • SDF 控制了 80% 的货币供给量,而且有可能把自己指定为通胀归属者。
  • 他们从未缺席通胀过程。

因为 Stellar 是在 2017 年出名的,那么 SDF 有两年的始创期,几乎是通胀的唯一受益人。

进一步来说,只有一小部分资金(83.4 万 XLM,按现价算是 4.1 万美元)直接进入了社区项目(也就是实现了通胀的初衷)(不太清楚那些未知地址是怎么使用资金的)。然后,因为 SDF 控制了 80% 的货币总供给量,拿走了 98% 的增发货币,通胀实际上加剧了不平等。自 2019 年 11 月以来,Stellar 开发基金会从已批准的总计约 300 亿 XLM 中拿出了 3.4 亿 XLM(约 1670 万美元)用于开发。

对网络指标的影响

看看围绕 Stellar 原生 token(XLM)的活动,就可以看出通胀过程的影响。

3

每周都会出现一次收款峰值。这就是通胀池在给用户分发收益。Stellar 通胀真是一个绝佳例证:网络数据必须放在考虑网络自身特定的语境中来解读。

除了按日观察收款活动,按周观察 Stellar 的活跃收款地址(在一周观察期中至少接收 XLM 一次的地址数量)可以进一步平滑掉不规则发行所带来的影响。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看出它跌到了数月以来的新低:

4

数学之外

SDF 的博文宣布将终止通知,然后尽快公开他们处理手上的 XLM 的计划,其中也包括得自通胀的 54 亿 XLM。

实际上,通胀终止行动之后,几天内,SDF 就从运营资金中烧毁了 50 亿 XLM、从标记用于发放的资金中又烧毁了 50 亿 XLM,使当前的供应量变成刚好是 500 亿 XLM,其中有 2 千万不在 SDF 控制中。

最后,(在过去五年的通胀中)几千万 XLM 流向交易所和 XLM 持有者,只有很少一部分实现了其初衷:帮助社区项目。

Stellar 的通胀历程是一个极有意思的经济学实验。分析这个实验也跟最近很火的话题如坎蒂农效应(Cantillon effect)密切相关。它也告诉了我们,每个网络都有自身的特殊性,要考虑这些特殊性才能更好地理解网络上的活动。


原文链接: https://coinmetrics.substack.com/p/coin-metrics-state-of-the-network-cd7
作者: Antoine Le Calvez & Coin Metrics Team
翻译: 阿剑


你可能还会喜欢:

观点 | 以太币的价值来源及其意义

科普 | 从历次升级看以太坊的足迹所

观点 | 以太坊 token 的演化之旅

 
0 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