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DigixDAO 解散记

曾汨   |     |   348 次阅读

Default featured image huge

1

- Digix 解散全过程中 DGD/ETH 的价格走势(数据来源于 TradingView )-

在下文中,“Digix” 泛指该项目,“Digix Global” 指 Digix 背后的团队,而 “DigixDAO” 指由 DGD 代币持有者管理的 DAO 架构。“金库(Treasury)” 指 DAO 通过 ICO 筹集的可使用的以太币。

注:为方便起见,DigixDAO 解散投票的相关背景已移至文末。如果你对 DigixDAO 知之甚少,请从文末的 “背景” 部分开始阅读,以了解整件事件的来龙去脉。

51% DAO

简要回顾一下,今年一月份,由 Digix 项目发起的一项提案 —— 建议将 DigixDAO 金库中的资金(从 ICO 中募集到的将近 386,000 个以太币)归还给 DGD 持币者 —— 进入投票表决阶段。DGD 持币者可以质押其代币(作为投票信号)并投出赞同票、反对票或弃权。解散投票必须满足两个条件才能通过:出席率要求(已质押的所有 DGD 代币中必须有超过 40% 的 DGD 参与投票);多数票要求(简单多数原则,赞同票占比必须超过 50%)。更多细节请移步文末的 “背景” 部分。

作为一轮注册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的实时投票,我们可以通过分析 DigixDAO 的合约数据来分析选民的行为。我们的分析调用的数据来源于一个私有的 GraphQL 实现和 DigixAPI。[1] [2]

投票权

由于 DigixDAO 的投票系统采用一币一票制(1T1V,one-token-one-vote),所以我们观察了那些参与了解散提案的选民及其各自所质押的金额。如果你想更深入地了解如何用投票理论来分析链上投票系统,下面这篇来自 Jake Brukhman 的关于 Banzhaf 投票指数的文章不容错过。

区块链选民是哑巴么?

通过按照质押的金额排序,筛选出排在前面的合格选民,可以明显地看出投票权的集中。

2

- 质押量排在前 25 的选民(完整的名单在这)。橙色高亮的部分是前 4 位选民。-

  • 累计质押量(cumulative_stake):从排第一的选民开始累计的质押代币总量
  • 累积质押量占出席率要求的比重(cumulative stake % of quorum):累积质押量 / 出席票数要求 (408K)
  • 累计质押量占多数票要求的比重(cumulative stake % of quota):质押量/累积质押量
  • 累积质押量占出席率要求的比重(从下往上计算)(cumulative stake % of quorum (bottom_up)):从质押量最小的选民开始,累计的质押代币总量/出席率要求(408K)

要想达到出席率要求(基于质押总量,该值确定为 408K),只需要前 4 位选民参与揭示投票阶段即可。更扎心的是,从累积质押量占指定票数的比重(从下而上计算)可以看出,如果前 4 位选民弃权,那么即便其它所有选民都参与了投票,也无法达到出席率要求。

至于要形成多数票,只要前 4 位选民的投票一致,他们就能控制多数票(即大于 53% 的选票)。

因此,如果将前 4 位选民视为一个质押了 440K 代币的联盟,则该联盟完全控制了投票:(a)完全决定了投票能不能达到出席率要求;(b)只手遮天,单方面决定了提案结果。(在投票理论中,这类关键的选民被称为 独裁者。)

3

- y 轴:累计质押量 / 出席率要求票数 -

468K 联盟

请注意,我们的核心假设是那些高亮的地址集合属于同一个联盟,而这一假设在当时不一定站得住脚。没有办法确定最前面的那些地址具体属于谁,也无法确定这些地址是否被非 Digix Global 团队所控制。

有趣的是,随着对链上数据的研究逐渐深入,我们发现了一个由以下地址组成的潜在联盟。

> 0x2479f13aa8cb50ce134fee0f32e837493a115699
> 0xdb569e2a5af89d492bda0d2bd567c5e5c525c94e
> 0x7006e83f868f1ff893053c100a5cfb39ef586002
> 0x741eb925138c2906ca870fd1100ccf4e8e7893e9
> 0xc203f2019054fce9635b4581c00fef50b91c9851
> 0xd5b4f094d0414bed35cb63820895085db8e6687c

我们注意到,上面这一组地址是前后脚(每笔交易间隔几分钟)将其代币质押到 DAO 合约中的。[3] 自从 ICO 以来,这组地址彼此之间发送了大批的 DGD 代币。甚至其中一些地址的交易所 充值/提现 地址都一模一样。[4][5][6]

4

-质押量前 25 的选民(完整的名单在这)。绿色高亮部分即为问题地址。-

仅仅依靠 Etherscan,我们还无法得知这些地址背后的具体身份。但是通过前面的模型,我们知道一个质押了 440k 代币的联盟就足以控制投票。如果将这组问题地址视为一个联盟,该联盟一共质押了大约 468k 代币,超过了 440k 的阈值。而如果该联盟参与投票,则同样适用于上述模型,因为该组地址行动一致,会对投票结果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2020 年 1 月 18 日上午 3 点(协调世界时),选票提交期结束 —— 因此我们上图所示的选民群体也已经确定了下来。如果这组问题地址真的是一个联盟,他们就会知道解散的结局已经注定,因为他们可以确定自己拥有对投票结果的控制权。市场上任何低于金库资产兑换价(0.193 DGD/ETH)的 DGD 代币都将被成为留在桌子上的钱(译者注:因为 DGD 可换出金库中的 ETH,因此,买入低于这个比率的 DGD 就成了稳赚不赔的买卖)。大约在同一时间,二级市场上的 DGD/ETH 价格从 0.14 飙升至 0.17(回报率为 21.4%)。至于这些买家究竟是联盟成员自己,还是其他感兴趣的第三方参与者,就不得而知了。

事后分析

2020 年 1 月 20 日,赞同票的激增证明了468K 联盟的存在。起初被发现在同一时间窗口内提交投票的这组问题地址,还被发现在一个 20 分钟的时间段内一起连续调用 DigixDAO 合约中的 reveal_vote (公开选票)函数。[7]

5

-公开赞同票的时间顺序-

6

-468K 联盟调用 “揭示,投赞同票(Reveal, vote yes)” 函数的记录-

根据对投票权重的分析和投票结果,在投票结束之前就可以明显地看出,解散提案必将通过,因为没有足够的质押量来推翻简单多数。鉴于此,我们预计 DGD/ETH 的智能合约将于本季度末公布,届时 DGD 的持有者可以将其手中的代币兑换成以太币。

关键收获

着眼于长期价值的治理。DigixDAO 的成功解散表明去中心化治理可以运行,但也绝非完美。链上数据不仅能帮助我们理解整个网络的状态 —— 在某些情况下还能揭露套利型基金的潜在动机。这一次,由于进度迟缓,Digix 社区选择解散该项目。但着眼未来,具有长远眼光的项目方和利益相关者必须求助于长尾的质押者,并提出反对此类解散的理由。

投资者范围。尽管 Digix 背负着旧 ICO 时代的包袱,但如今的团队已经不再采用完全去中心化的融资模式了。相反,各路团队在项目的早期阶段就会出售其股权。如此一来,今天的团队就必须确定这个接受融资的公司在网络中的位置,因为价值究竟如何流转,在最初似乎是由股权投资者决定,但最终是由网络的代币投资者决定的。随着这些网络的不断扩张及其代币持有者的成熟,需要调整相应的激励和分配,使得这些网络和公司在早期阶段有人挺身而出进行引导。围绕着这一方向,风险收益最终会根据风险的不同而归属于合适的类型投资者。

资产市场基础设施。Digix 采用的 ICO 结构及代币分配方式导致其市场流动性相对不足。有了更富流动性的买卖盘,在加上借贷市场,此类治理系统未来会创造出更加充裕的套利机会。由于在这种情况下套利以 ETH 计价,因此基金可以将套利机会包装成 ETH 多头头寸 —— 或者,精明的基金也可以在交易期间对冲 ETH 的市场风险,获得纯粹以美元计价的升值。在未来,交易所支持代币投票将提高持币者质押投票的意识,促进选民的参与。

回顾过去,Digix 是首批定义了资产背书型代币模型的项目之一。今天,我们可以将其视为众多资产背书型代币的前身,而这类形式的稳定币数量正不断增加。DigixDAO 也是第二个举世瞩目的 DAO 项目。这一案例研究讲述了一个独特的加密套利故事 —— DAO 的密码经济学与投机市场相互冲突,进而导致了项目的解散。[8] 当我们再次看到网络及其资产规模开始扩张时,Digix 的案例研究值得回顾一下。

背景

愿景重置

Digix 项目一开始试图在区块链上用 ERC-20 token 来表示现实世界资产的所有权。它构建了一个基础设施和后端来表示用黄金背书的代币(被称为 “DGX”)。[9] 根据 Digix 的白皮书,DGX 代币的持有者可以通过 Digix 网络从将其代币兑换为存在参与者仓库(即所有参与者存放金条的地方)中的金条。

为实现这一愿景,Digix Global 于 2016 年第一季度进行了 ICO,这也是首批基于以太坊进行 ICO 的项目之一。该项目一共筹集了大约 466,648 枚以太币(这在 ICO 时价值约 6 百万美金),并销售了 170 万枚 DGD 代币(总供应量为 200 万枚)。[10] 这是以太坊上继 2015 年 Augur ICO 后第二个明星 ICO ,在 9 分钟内就被抢购一空。

DGD 的价值定位就是该代币的持有者可以投票表决要求金库(用 ICO 时募集的以太币)资助的天。这些提案将推动 Digix 生态系统的发展并为 DGX 创造更多的需求。在 DGX 交易过程中收取的所有交易及逾期费都将返还给 DGD 持币人。[11]

而在四年后的 2019 年,Digix 和 DGD 持币者所面临的情况发生了改变。

美国 KYC。Digix Global 颁布了 KYC 政策,以禁止美国的持币者参与到 DigixDAO 平台中来。[12] 这就限制了可以参与投票的选民数量。

手续费基本面。从 DGD 买家和持币者的视角来看, DGX 平台的低使用率导致大家没有油水可得。只需浏览一下 DAO 的收益管理合约就可以发现,自从 DigixDAO(2019 年 3 月)上线以来,只有大约 1,000 枚 DGX (按发布当天的价格算,价值 5 万美金)被支付到了 DAO 中。相较于项目解散前质押在 DAO 中用于投票的 DGD(约为总供应量的一半) 的价值而言,前者不足后者净值的 1%(以美元计算)。[13]

金库中的以太币价值。最为重要的是,金库中募集到的以太币本身已经升值。以太币的价格相较于 ICO 时(大约 11 美金)已经上涨了 10 倍,并且当初 ICO 募集到的以太币还剩 80% 保留在金库中。金库的市场价值(即 DAO 的 “账面价值”)相较于治理资产 DGD 的市场价值而言已不可同日而语(从 6 百万到 6 千万,以美元计价)。

解散之路

历史上,DGD 的交易价格一直低于 DAO 的账面价值,后者简单来说就是金库中的以太币数量除以总的 DGD 流通量。普遍的假设是:DGD 持币人无法直接从金库中取钱,只能指导金库如何使用这些钱。然而,这只是在玩文字游戏,因为 DAO 没有理由不能把钱退还给 DGD 持币者。这一问题在 2019 年第三季度开始显露出来。

2019 年 8 月,一名社区成员在 DigixDAO 中提出了一项提案(题为 “关于销毁 DGD 换回 ETH 的功能提案”),提议用 DGD 代币换回金库中的以太币。[16] 此前,金库中的以太币一直用于市场营销、社区招聘和业务发展。鉴于上面提到的不断变化的情况,这一提案允许那些利益受到侵害的 DGD 持有者离开这个项目。该提案引发了源源不断的广泛讨论和撤销提议

有趣的是,提议者并没有要求榨干整个金库的资金,只是提供了另一种兼容各方利益的办法。然而,社区成员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项目进展的失望,并强烈呼吁大家投票支持部分解散该项目。[17]

下图是投票的统计数据 —— 高亮的行分别是出席率要求(quorum)、赞同票(yes)和反对票(no)。

出席率要求是进入 揭示投票阶段(Reveal Phase)所要求的最低质押数量(以 DGD 为单位)。多数票要求(quota)是总赞同票数与总投票数的比例,其被设定为 50%,符合简单多数的投票原则。

必须同时满足出席率要求和多数票要求,提案才能通过。

7

-链接-

这轮投票达到了出席率要求,然而因为赞成票只达到了约 32%,该提案只能下架。

但是,仔细看投票数据,就会发现 Digix Global 团队的四个钱包中有三个钱包投票反对该提案。这是创始团队第一次对一个 DAO 提案表示反对。[18] [19] [20]

Digix Global 团队的这三个 地址一共抵押了 124,019 DGD(投反对票的总抵押量为 175K),如果这些不计入反对票的话,实际上会导致投票结果倒向赞同阵营,提案将被通过。这表明,围绕 DigixDAO 金库的管理,不同参与方已成剑拔弩张。

解散提议

值得赞扬的是,该提议被驳回之后,Digix 团队对社区的意见和动态做出了回应,并决定提出一项滚动销毁代币的提案 —— 名为 Ragnarok [21]。

提案公告: Ragnarok 项目(为 DigixDAO 集成一种解散机制)

这一由团队提出的提案将建立一个机制,用于销毁 DGD 并按比例换出金库中的 ETH。金库持有的以太币数量与 DGD 的总供应量的比值大约为 0.193 DGD/ETH,而在滚动销毁提案放出之时,DGD 的市值只有上述账面价值(或者说 “资产净值”)的 50%!

尽管团队声明他们反对项目解散,但其种种行为已经向社区传递了默许的信号。

  • 该解散提案及其参数由 Digix Global 团队提出。该团队起草了正式的提案,并部署了可以销毁 DGD 换回 ETH 的智能合约,
  • Digix Global 声明他们不会参与此次投票,然而他们的代币质押推高了出席率要求。因为 Digix Global 质押了 166K DGD,所以出席率要求提高了 40K。
  • 即便该提案未获得通过,解散提议也会作为一种持续的强制性功能,在每个季度被投票表决。

免责声明:本网站提供的内容仅供参考与讨论之用,不应作为某项特定投资决策的依据,也不应被解读为有关任何投资的要约、建议或招标。作者不为本文中讨论到的任何公司、项目或代币背书。文中展示的所有信息都符合其 “原貌”,保证没有任何形式的明示或暗示,任何过度解读都可能招致错误。CoinFund Management LLC 及其附属公司可能在本文所讨论的代币或项目中持有多头或空头头寸。

(完)


原文链接: https://blog.coinfund.io/digixdao-divorce-story-6ed74b00e2bd
作者: Ryan Youngjoon Yi
翻译&校对: 曾汨 & 阿剑


你可能还会喜欢:

洞见 | 阿剑:从链下治理到理想治理模式

观点 | Vitalik:区块链治理的注意事项

观点 | Vlad:反对链上治理

 
0 人喜欢